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八十二章臂助
    一顿晚饭吃得其乐融融,秦雅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巧妙地为钟扬在言辞上锦上添花,令王家诸人暗暗讶异,苏静文更是频频侧目,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饭后,王家三老把钟扬单独请进了书房,王海峰都没有资格进入。

    王其宗收起了笑容,满脸严肃,“钟扬,今天南天老兄怎么没有一起来?他是看不起我们三兄弟吗?”

    “向老一早就走了。”钟扬忙解释道,但是他有所保留,没有告知去向。

    “走了?”王其信皱紧眉头,“看来他这次的麻烦真不小,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帮他。”

    “我知道他与三位交情很深,临别时特意叮嘱我不可失了礼数。”钟扬很洒脱地说道,“我跟向老交浅言深,我相信他一定会扭转乾坤。”

    “哦?你对他这么有信心?”王其徵微感诧异,“馨宁丫头跟我最亲,早早地把向老哥和你的交集跟我说了,李代桃僵、瞒天过海这种伎俩都用出来了,他应该差不多是黔驴技穷了,原先我以为他病急乱投医,我现在倒是觉得他老年遇知音了,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您老过奖了,”钟扬淡然一笑,“我跟向老反正已经是撇不清了,我都不知道背后多了多少眼光在关注着,我都没有退路,更何况他老人家,有没有信心已经不重要了。”

    “看吧!还是钟扬豁达!馨宁好眼光啊!”王其信早就对钟扬另眼相看,俨然一副自家长者的口吻,“我早说过,这一次的漩涡极大,刘家想把我们卷进去,向老哥也必定想让我们在关键时刻帮他一把,大哥、老三,不能犹豫啊,我们都知道‘国士’的意义!”

    钟扬一惊,“三老也是‘国士’?”

    王其宗哈哈大笑,“我就说嘛,向老哥不会坑得你稀里糊涂的,连国士这种隐秘都告诉你,连他的专属物品黄玉扳指都能交给你,可见你的非凡。”

    王其信接着说,“我们算不上‘国士’,顶多是外围,简单来说,就是国士的信徒,向南天这位国士的信徒。”

    钟扬没想到王家三老与向南天的关系竟然如此密切,一时有些接不上话。

    王其徵解释道,“我们一直不曾犹豫,海峰的意图虽然很明显、很世俗,但是作为家族方面的考虑,在刘家与向老哥决裂之前,在你出现之前,并没有任何问题。馨宁丫头可都是我们的心头肉,同辈中就她最有主见、最有想法,不然,我们会任凭她远走山村?这何尝又不是一种磨练?”

    三老你一言我一语,最后王其信很认真的问钟扬,“你以后要好好对待馨宁,不然我们三个老家伙跟你没完。”

    钟扬顿时满脸黑线,“我跟馨宁姐没什么的……”

    “怎么?吃完抹嘴不认账?”王其信把眼一瞪,“馨宁丫头都告诉我了。”

    “呃?她说什么了?”

    “你抱过她,亲过她,想赖账?”

    “……”钟扬只觉得天旋地转,脑门上定是贴了一个大大的“冤”。

    三老要留钟扬住下,钟扬却执意马上要回省城回长宜。因为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他必须加快节奏,向南天估计已经到了京城,而从与罗璇的短暂接触判断,似乎梁志成没有离开清源,那么说明在清源还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的视线。这是钟扬第一次想扭转这样的被动局面,他甚至开始考虑如何来了解梁志成的动向,然而他也没有忘记身边还有一个秦雅这样的变数。

    刘家父子从来没有如此灰头土脸过,一切都是因为钟扬的出现,而刘济昌的表现更是令刘敬熙万分失望。

    沉默,一路上都是沉默,直到连夜赶回省城的住处,刘敬熙实在忍不住了,呵斥道,“你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吗?”

    刘济昌有些沮丧,但仍不服气,“我知道,但是,很明显,我被阴了。”

    “你也知道你被阴了?”刘敬熙怒哼着,“从钟扬一进来,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刻意在挑衅你?他早就把目标锁定在你身上了!还有王其信这个老狐狸,他分明就是在跟钟扬唱双簧,原本是他们王家的事情,哪容得旁人置喙?可就是留给你插嘴的机会,你呀!”

    刘济昌冷笑一声,“就算没这档子事,就算没有钟扬搅和,您难道就觉得王其信会答应这桩婚姻?”

    “当然不会!至少不会那么轻易答应。”刘敬熙语气稍稍缓和,“王海峰也不是什么善茬儿,若不是我们作局,这个婚约就不存在,现在听说苏静文跟他闹得很凶,一旦他们一拍两散,我们这个局对他就没什么意义了。”

    “您别看我,跟我无关,不是我放出的风儿,以苏静文的精明,要抓王海峰的尾巴轻而易举。”

    “可问题就是其中的关联,明眼人用脚趾头都能产生联想,”刘敬熙叹了口气,“你就不能再稳重一些?今天如果你一直保持沉默的话,他们就没有发挥的空间,至少可以争取一个平等竞争的关系,可是现在呢?王其信直接就悔婚了,而且还下了逐客令!”

    “王家的丫头值得我为她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刘济昌一脸不屑,“她也配?!”

    “可是你要顾全大局,你二伯现在正在紧要关头,大伯也想更进一步,如果与王家能联手自然是一大财力保障,即便不果,至少不能把他们推向我们的对立面。”刘敬熙越想越是恼火,“也是我不好,这个钟扬太邪门了,难怪林泉这个二愣子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哼!不就是一个山里来的赤脚医生吗?我就不信,就算他钢筋铁骨又能挨得住几颗花生米!”刘济昌的占有欲极强,他有婚约,王馨宁即便被他甩到一边也是名义上的未婚妻,这种奇耻大辱令他面目狰狞。

    “济昌,你可别乱来!以前的钟扬就是一只蚂蚁,可是现在你必须考虑到向南天,还有裘中和!慎重行事!”

    “懂了。”刘济昌听明白了父亲的话,心头的恶念如同丛生的野草不可收拾。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