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九十六章典故
    两人找了一个小溪涧,把食物收拾好,钟扬又寻了一处避风的转口,捡了许多枯枝,生起了火,架起了火堆。钟扬准备了两份烤肉,竟还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不少瓶瓶罐罐的调料,不多久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从处理食物到钻木取火,一切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令人赏心悦目,罗璇怔怔地望着他出神。

    “你怎么了?”钟扬觉得很奇怪。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吧。”罗璇的情绪似乎不是很高。

    女人就是这样,有很多种情况总会表现出反常,这种情绪的变化往往会令男人措手不及,莫名其妙。钟扬根本不知道罗璇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来化解,或许在他看来,保持静默是一种最冷静的选择。

    他自顾自伺弄着火堆上的烤肉,嗤嗤的油滴声和不时飘散的肉香刺激着食欲,钟扬又哼上了小曲,不时还拿刀子割上一刀看看火候,还嚼上一小块肉,看得罗璇狠得牙根痒痒,“我说,有你这样的人吗?”

    “我怎么了?”钟扬佯装一愣,旋即割了一大片肉下来,把刀子当成叉子递到她面前,“尝尝味道如何?”

    罗璇轻蹙眉黛,“这就熟了?”

    不料钟扬虚晃一枪,却把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嗯嗯,真不错,这兔子真肥……”

    罗璇顿时一阵腹鸣,算是回应一般,钟扬笑着又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碗一个勺子,细心地从烤架上割下肉块放在碗里,尽量挑选精瘦的,肉块割得很均匀。

    “这是你的,已经熟透了,吃不坏肚子。”钟扬说着,把烤肉都从火堆上稍稍移开,自己取下一整条后腿,全然不顾形象地饕餮起来,还不忘说道,“打野食,吃野味,要得就是这样的感觉,要是有点烈酒就完美了,对了就是上次你请我喝的那个叫啥特啥的?”

    “伏特加,”罗璇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凑近闻了闻确实挺香,拿勺子送了一块肉入口,满口余香,不禁轻咦了一声。

    “怎么样?我可没骗你吧?烤野兔肉是我专长,我可以保证这个水平绝对能在咱八百里陵川排得上号!”钟扬得意地冲她一仰脖,啃肉的速度却没有丝毫放慢。

    罗璇还真没有尝到过这样的美食,碗里很快就见底了,有些不好意思再管钟扬要肉,钟扬早看见了,马上拿了一根串肉的树枝给她,“将就点吧,在山吃山,在水吃水,你要是觉得不习惯,可以拿刀子把肉割下来吃。”

    罗璇点头照做,可是她割了几片肉之后觉得不过瘾,索性放开了,看着钟扬有样学样,果然仿佛吃下去的肉又更香了几分,这种变化还有着深层次的意义,钟扬都看在眼里。

    许是饿坏了,两人很快就把兔肉消灭干净,罗璇见钟扬恨不得把骨头渣子都吞下去,不由得笑道,“看来你还没吃饱,要不要再逮一只试试?”

    钟扬忙一摆手,“别了,再等就该是后半夜了,我可没那工夫。”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罗璇才想起这个问题,现在身处荒山野外。

    “既来之,则安之。翻过前面这道山梁,应该可以找到村落。”钟扬一指西南方向。

    “你怎么知道?”罗璇很是诧异。

    “山里人自然有山里人住居的习惯,山南为阳,阳光雨水相对充足适合居住。就这么简单。”钟扬笑着解释,拉起罗璇开始了山行。

    钟扬选择西南方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靠近峪口的地势相对比较平缓一些。路上,他忍不住问罗璇,刚才为什么突然情绪低落。

    此时的罗璇明显豁达了许多,她考虑了一会,放慢了脚步,“其实,我刚才没来由想起了一个得罪我的人,你也认识他,他没了。”

    钟扬停了下来,“你是说沈斌吧。”

    “就是他。”罗璇叹了口气,“他酒后无德冒犯过我,从那以后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你知道的,在我父亲眼里,我就是他的工具他的筹码,而他不允许我与任何男人有任何亲密的接触,哪怕是误会也不绝对不行。”

    “因为那次冒犯是因蔡骏而起,我觉得让蔡骏来处理最合适,于是他就先把沈斌调任到文保局,又制造流言砸了他的饭碗,这种处理方式相对来说最温和,我也比较满意,至少不会对他的生命形成威胁。但是梁志成来了,邱良是梁家之前就派到我们罗家来的,他告诉了梁志成,梁志成让他给我父亲就带了一句话,他要一个明确的态度。”

    “于是邱良在东山制造了车祸,也等于是我杀死了沈斌。”罗璇的娇躯在风中微微有些颤抖,深吸了一口气,“就这样一条生命没了,刚才我看到了那只兔子临死前绝望的眼神,我从来都没有感到这么难受过。”

    钟扬的语气有些冷峻和生硬,“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可以不说,也可以隐瞒。”

    罗璇无力地摇头,“有些事情,做了就要有承认的勇气,我不是在对你忏悔,我现在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弱肉强食也是一种生存法则。如果沈斌有梁志成这样的身份,他又怎么会这么不明不白死去了呢?如果换做是梁志成死了,那他父母会像沈斌父母那样忍气吞声吗?”

    答案是否定的。钟扬很清楚这一点,蔡骏早就告诉过他沈斌的死是罗家的手笔,他根本就不想再去证实,因为这段恩怨已经随着沈斌父母的离去而烟消云散。

    罗璇突然有些紧张地问道,“我想知道,你怎么看我?”

    钟扬想了一会,回答道,“伯仁。”

    “伯仁?”罗璇一怔,她倒是没想到钟扬用了这个典故,他明显是在强调客观因素而非主观意愿,她慢慢地眼眸中恢复了神采,试探着挽住钟扬的胳膊,钟扬没有任何反应,算是一种默许。

    罗璇开心地把头靠在钟扬的肩膀,轻声说,“谢谢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