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十九章只若初见
    午饭准备得很简单,每人三菜一汤类似于快餐,但是菜式和餐具都极其精致讲究。张妈陪同三人用餐,然后又吩咐人单独准备了食物给开心送去,药、膳搭配之前还特意请教了钟扬,钟扬略作检查后,并无异议。

    主人终于到来,这是一位八十岁左右的老人,满头银色的短发根根竖立,国字脸、浓眉大眼,彰显一身浩然正气,身后还恭敬地跟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气场十足,令钟扬三人马上站了起来。

    林泉和李扬慌忙给他行礼,“褚老好。”

    钟扬心头巨震,从主人出现的刹那,他就已经将之与一位华夏国曾经的掌舵者联系到了一起,林、李二人的称呼则证实了他的猜测。钟扬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尽力控制着内心的激动,面对这样身份地位的巨头,任谁都不免紧张。

    “你就是钟扬钟医生?”褚老目光灼视钟扬。

    钟扬赶紧回答,“是的,我是钟扬……”

    一时间他竟找不到合适的称呼,脸色微红。

    “不必拘束,我已经退隐多年了,你就随这两位后生吧,在你们面前我当得起一个‘老’字。”褚老最关心的当然还是开心的病情,“跟我一起去见见开心吧。”

    钟扬不禁奇怪,脱口问道,“褚老,您不用问问我,或者考考我?看我有没有资格为大小姐治病?”

    褚老哑然失笑,“该问的不该问的,张澜肯定都已经问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一路上,几人都沉默着。

    小宅院其实非常进深,内院很宽敞,还有一个大约有四、五亩的花园,保存着极其完整的古代格局,花园的东南侧还有一处偏院,建有一个三层木结构的绣楼,便是开心的居所。绣楼的布置很规整也很古典,摆放的物件大多数有些年代,甚至钟扬还能依稀辨认出一些摆放在特殊位置的辟邪之物。

    进入绣楼之后,众人的脚步明显放缓放轻。

    “我跟钟扬一起上楼,其余人就到这里吧。”褚老看见张澜似乎也想跟着,便招了招手。

    三人到了二楼,钟扬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但是你们对待她的方式实在有欠妥当啊。”

    褚老眉头一皱,张澜给钟扬递了个眼神。

    钟扬恍若不觉,继续说道,“我只是就事论事,现在她居住的环境太糟糕了!她需要放空自己,你们也需要放空她。不可否认,她的健康令你们很担忧、很紧张,但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你们的紧张情绪会给她带去更大的压力,心病还需心药医。”

    他的话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褚老的重视,但是还不足以让他信服,褚老说道,“或许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她目前这个情况,让我们如何‘放空’?”

    “她现在正在研读她自己喜爱的书,她很专心,很专注……她对书本上的每字每句都刻意用上了记忆,她希望投入书本中描述的情景或知识中,她有很强的**和执念,说明她的内心并没有放弃自己,没有放弃自己的家人,没有放弃这一切……”钟扬缓缓闭上了眼睛,将紫霄玄功运转到了极致,五感和精神力迅速攀升,仿佛开心就在他的眼前,而他描述的不仅仅是一个场景,更多的是一种意识形态。

    褚老和张澜被这种奇妙的感觉彻底震惊了。

    “难道你有异能?”褚老的眼中精光一闪,戒备地望着钟扬,“我警告你,如果你想对开心有任何不利的举动,你将为此付出沉痛的代价!”

    钟扬睁开眼睛,轻叹一声,“您老还是太过紧张了,放轻松些。我知道您曾经位高权重,我从内心对您有着深深的崇敬,我是医生,我只对我的病人负责,所以,请您放心。”

    张澜欲言又止,钟扬淡淡地笑道,“我想与她谈谈,你们可以留在这里,我保证我跟她的谈话会一字不漏地传到你们的耳中,如何?”

    褚老迟疑了一会,选择了信任。

    钟扬笑着上了三楼,三楼的楼梯非常陡,台阶也很窄,需要人侧身行走,可是根本难不倒钟扬,单手握住扶手用力一撑,飘然稳稳落在楼板上。

    三楼原先三房的格局调整为了一个统间,古朴的云纹门窗间隔着窗纱,朦胧中带着神秘,依稀可见一位妙龄少女静坐在正中的桌案前,右手支起臻首,像是在沉思,又像有些倦怠。

    钟扬轻轻叩门。

    一个非常悦耳的声音传来,“是澜妈吧?我今天已经吃过了,我没事,你放心吧。”

    她的声音如同天籁,钟扬通过神妙的玄力传导给二楼的褚老和张澜,如同就在面谈一般,令二人惊讶不已。

    “我叫钟扬,是林泉和李扬的朋友,今天特意来看望你。”钟扬不知该怎么称呼她。

    “林泉?李扬?”她似乎在回忆些什么。

    钟扬暗笑,刚才这两人开口闭口开心妹妹,闹了半天人家居然要回想老半天,又道,“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钟扬推开了房门,立刻被眼前的女孩所深深吸引了,那是一张完美的容颜,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黛眉微蹙,琼鼻轻皱,自然流露的那种出尘的气质,恍若仙子临凡。

    同时,她也在打量着钟扬,也感觉出了一种卓然不凡,至少在她见过的男子中,没有人会像他一样对自己灼灼相视,然而这种目光是那么的清澈无暇,是那么的平静无波。

    “你好!我叫钟扬。”

    “你好,叫我开心吧。”

    “好名字,”钟扬很自然地进入房间暖阁,暖意中带着淡淡的馨香,不由得问道,“‘开心’这个名字很独特,恐怕不是你的真名,也不像是乳名,或许只是一种称呼,或许是你本人或者家人对你的一种寄望。”

    开心闻言,有一个非常细微的情绪波动,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你说得对,‘开心’是我自己给自己取的称呼,大家久而久之都习惯了,反而忘记了我的本名。不过如你所言,只是称呼、只是寄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