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二十二章深远的影响
    钟扬看得傻了,他不知道开心为什么会笑,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开心,他也跟着笑了,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恍然间,他竟发现自己的情绪被轻易左右了,但是面对这么漂亮纯真的女孩,他提不起哪怕半分戒备。

    “谢谢你,真心地感谢你!”开心的脸上一旦浮现笑容,就似乎再也不会隐去,“你给了我一个非常甜蜜的梦,也给了我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生活。这种如同重获新生般的感觉,让我真正感受到了快乐,让我抛开了一切忧愁烦恼……”

    钟扬很难理解她在如此深的睡眠中能获得梦境,但是他没有任何怀疑,“我很好奇,你刚才这种情形下还能做梦。”

    “你是在好奇,我到底做了什么梦吧?”开心想了想,“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钟扬颇感无语,无奈。

    “我决定了,以后就由你负责我的睡眠,我还要靠你做很多美梦,三天一次,每次就这个时间,”开心像一位骄傲的小公主,对钟扬发号施令,“还有,你必须勤加修炼,要确保我每次睡眠都在六个小时以上,一个月算是一个疗程,你不许偷懒、不许请假……”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治疗计划的?你又怎么知道我的能力只能确保六个小时的睡眠?你简直就是……个怪物。”钟扬顿时瞪大了眼睛,临时把“蛔虫”改口成“怪物”,不过他萌生了一个奇怪的感觉,他想到了至尊,暗中与之联系,却杳无回应。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开心很高兴地拍手笑道,“为了感谢你,我决定今天陪你一起吃晚饭。”

    说话间,张澜正好拎了一个食盒上来,听得开心这句话,竟是激动得落了热泪,连忙把菜全部端放在桌上,忍不住把开心紧紧抱在怀里,“丫头,你没事了?”

    “澜妈,你就放心吧,有钟扬在,我以后就真没事了。”开心对张澜很亲很依赖,看做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对待。

    张澜有些哽咽,对着钟扬一时手足无措。

    开心罕有地撒娇道,“澜妈,开心饿了,我现在特别想吃莲子银耳羹,我要多加几颗枣子,少放冰糖。”

    钟扬一皱眉,这才开春时节,这些食材怕还不好找,暗暗好笑这位公主病犯了可真没得治。张澜哪管这些,连忙打电话去厨房吩咐准备,开心却偏说爱吃澜妈亲手做的羹,张澜二话没说,立即下楼去了。

    这顿晚饭,就开心和钟扬一起,大概是真饿坏了,二人竟然把食盒里的饭菜一扫而空。钟扬并不知道,差不多五六年来,开心还是第一次摆脱了“单食”状态,他也不知道,开心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一顿吃过这么多的饭菜。

    张澜端上莲子银耳羹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然钟扬很大度地把这“惨烈”的战绩归功于自己,可是他看到开心还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之时又不禁莞尔,“今天的收获很不错,那就按照我们的约定,三天后我再来拜访。”

    钟扬喊上林泉和李扬一起走了,褚老临时有事走开都没打声招呼。

    回去的路上,钟扬一直在思考,开心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样的际遇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创造了一个亘古罕有的奇迹,她那惊世容颜、俏丽身影不断地在钟扬的脑海中萦绕,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脱俗。

    林泉和李扬见他像是得了癔症,不禁暗暗好奇,却又不敢轻易打断他的思绪。

    玄阴之体只怕没这么简单,钟扬总觉得至尊隐瞒了很多,车子微微的颠簸使他回神,却对林泉和李扬说道,“你们今天需要给我一个交代,这次治疗让我严重透支,我很可能会陷入一个很长的虚弱期,甚至将会对我今后的修行产生难以预估的影响。”

    钟扬故意把情况说得非常严重。

    李扬吓了一跳,顿时内疚之意溢于言表,“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会这样,原本我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当然我们对你有足够的信心,至少在我看来,你的医术绝对能媲美京城里最好的医生。”

    林泉也说,“其实是我不好,我没想到你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以为按照之前你医治好那位营长的事情作为参考,你为开心医治还不是手到擒来?”

    “手到擒来?”钟扬苦笑,“张骁的伤再重也只是外伤,可是你们又怎么会知道,开心的病是先天不足,而更重要的是她有心病、有心结……这能相提并论吗?话又说回来,我为张骁那次救治也不轻松啊,我整整虚弱了一个月!这次你们可把我害惨了。”

    二人听着更是歉疚,林泉问道,“这个虚弱期到底是怎么回事?”

    “力量、速度、反应、五感各种机能都会不足平时的五分之一,甚至有时还会不如老年人,你们看我都得罪了那么多人,如果现在他们来找我麻烦,我只怕想跑都难了。”钟扬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泉,“对了,我以前整治过你,现在倒是一个你报复的绝佳机会,想不想试试?”

    林泉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我林泉度量是不大,心眼也小,但那得看是对谁,你就别试探我了,凭你那身手,就算你趴在地上起不来,我也不敢跟你动手,你少来撩拨我,本少爷已经修身养性打算早点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了。”

    钟扬神色一敛,严肃了起来,“你们既想通过我试图加强与裘老的关系,又想利用我对开心的治疗来争取褚老,这两位的地位身份放眼整个华夏国都是顶尖的,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如果你们不告诉我,我明天就回长宜,我不是在开玩笑。”

    林泉看了看李扬,示意让他回答。李扬摸了摸鼻梁上的眼镜镜框,一边整理思绪,一边用缓慢的语调说道,“每个人都有软肋或者逆鳞,即便是褚老这样身份的人也有开心这样的心病,其实关注开心的人很多,虽然手段不同但都希望能在开心身上找到突破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