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三十四章三个条件
    荐轩辕,出自鲁迅“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名句,从字面上有两种理解,轩辕既可以代指华夏民族,又可以代指道路和方向,褚瑞田年事已高且退隐多年,确实不应自荐,可是他到底想推荐谁,或者又在意指什么方向呢?

    钟扬试着问道,“褚老,您这三个字写得龙飞凤舞,收放自如,却不知其中何意?”

    褚瑞田指着钟扬摇头笑道,“你还真是个实诚人,连拍个马屁都漏洞百出,刚才你还看出了我运笔的犹豫,居然亏你还能说我收放自如?”

    钟扬顿时大窘,讪笑不已。

    褚瑞田说,“这幅字我是拿来送人的,我想用来表达一些我的想法,他一定能看懂我的意图。至于送给谁,也许你以后有机会能见到他,不过现在为时过早。”

    钟扬见他说得郑重,不再询问,盯着宣纸看了一会,似乎是在自语,“如果只有三个字的话,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哦?那你觉得少了什么?”褚瑞田颇有兴趣地问道。

    “是因果。”钟扬认真想了一会儿,又说,“我虽然不知道您会寄语给谁,但是我能感觉到您的态度,在行笔的时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显然您是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才有此举,而非一时兴之所致,然而毕竟没有考虑成熟或者没有十成的把握,所以您出现了犹豫。”

    “因果?”褚瑞田问道,“按你的意思,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呢?”

    钟扬一怔,悄然间对方已经转换了话题,而且有很强的引导性,已经脱离了书道的概念,他琢磨着回答,“开弓哪有回头箭?我认为您犹豫的不是结果,而是自身,或许您想表达的意思超越了您目前的身份,但是我想说,既然有了这个想法并且已经箭在弦上,那有何妨试他一箭呢?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至少您尝试了,尽力了,这何尝又不算是一种本心呢?”

    褚瑞田心头一动,他确实被钟扬的话打动了,他凝视着钟扬,缓缓说道,“你说得很对,是我顾虑多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小怪物,能不断带给人惊喜,我现在越来越嫉妒向南天了……不过,也许不久以后,他会嫉妒我了,哈哈!哈哈!”

    褚瑞田突然得意地大笑起来,话锋一转,皱起眉头问道,“钟扬啊,有个事情老头子我藏在心里好几天了,一直是不吐不快,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钟扬忙道,“褚老有话尽管直说。”

    褚瑞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绣楼,“你看,你跟开心的事情,我是不是要讨个说法呢?”

    钟扬顿时冒汗,刚要辩解,褚瑞田眼睛一瞪,“怎么?想赖账了?现在整个京城都知道了,你跟开心睡在一张床上,整整五天!我是知道你们之间还没有发生什么,可是难不成要我豁出这张老脸,逢人就要辩解几句?这总不是个办法吧?”

    钟扬苦着脸回答,“我是医生,开心是病人,医生为病人看病治疗天经地义,在医生眼中,病人就只是病人。”

    “但是,你们在一张床上睡了五天。”褚瑞田再次强调。

    钟扬又道,“是,这是事实,可是我们真的是清白的,我一直都在昏睡中。”

    “那好,是开心主动陪了你五天,这下你满意了?”褚瑞田语气变得不太友善,又道,“拿出点诚意来,我是在为开心讨说法,你今天必须有个交代。”

    钟扬有些摸不着头脑,嗫嚅道,“这……您想我有什么交代呢?您尽管吩咐。”

    褚瑞田哈哈大笑,“答应我三个条件,你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钟扬苦笑着点了点头,“请说。”

    “第一,从今天起,你必须时刻守护在开心身边,因为开心对我说过,她找到了她的守护神,那就是你!第二,有朝一日,当有任何一位‘国士’表露身份,明确要你做他的接班人的时候,你必须征询我的同意。第三,我决定留给开心。”褚瑞田说完,一边把桌案上的笔砚收拾起来,一边招呼钟扬坐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能给你太多时间考虑,丫头吃完点心肯定会来找你,在她来之前有所决断,我相信对你而言不算什么。”

    “第一条和第三条我都接受,”钟扬非常爽快,其实褚瑞田就差直接挑明要自己迎娶开心了,经历了这次梦境之后,钟扬与开心彼此内心深处的烙印早已难以磨灭,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至于第二条,我不太理解,按理说您曾经是华夏国最有权力的人,想必您与国士中人多有交集,可是到目前为止,我只见过向老一位,要说向老对我确实不错,他连黄玉扳指都交给了我,您为什么不直接点明呢?”

    褚瑞田笑容收敛,“把信物交给你,你就是他的接班人了?哪有那么简单?!国士的交接更替是有铁律的,他向南天根本没有这个权力,而且长老团也未必会认为你适合‘商’道的传承,再者说,其他几脉或许有更适合你的也未可知。”

    “可是,我其实对‘国士’这个特殊的身份并没有太多的兴趣,”钟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哪些成为国士的优势,就连向南天、褚瑞田这样的大人物会对自己青睐有加,“有没有这个身份,跟有没有国士之心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医者仁心,治病济世,这才是我的本心。”

    褚瑞田早已习惯了钟扬时而发出的超越这个年龄层面的领会,不过钟扬看淡“国士”的这种身份,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远远望见开心正在向精舍走来,迅速转换了话题,“这几天我们家可算是鸡犬不宁,我有两份清单,一份是你的朋友们送来的补品,另一份是对你感兴趣的人留下的‘纪念品’,我让人把东西都拿来,你对照一下,咱们华夏最讲究礼尚往来,你可千万不能失礼。”

    钟扬听他说得风趣,忙接过来看,一张赫然写着礼单,裘老、向南天、蔡成章、林泉、李扬都在此列,还有几个陌生的名字;另一张则只记录物品,大多数空白,有几项备注了疑似对象,只有一件“锋刺”的物品详细注释了事情经过。

    钟扬会意地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