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四十二章授人以柄
    钟扬见孙倩放弃了抵抗,便逐渐松开了手,把她让进卡座,还为她点了杯饮料,周围的人很快散去,不过也有个别人顺势就近找了座位坐下。

    钟扬亲手把饮料端到孙倩的面前,很是客气地说道,“身手反应都不错,现在你还怀疑东西在我身上吗?”

    孙倩不作声,她知道刚才钟扬在不及防备之下索性就放了水,任凭她的搜查。

    可是孙倩的确没有找到任何痕迹,而且她根本不用回去翻视频记录,因为她很清楚地记得,当时钟扬去付款的时候完全没有拿走挂坠的机会,她满腹狐疑,对钟扬产生了很深的戒备,她不知道钟扬接下来会做什么。

    “不用紧张,”钟扬笑着说道,“我对你们的商业行为丝毫不感兴趣,不过既然我们产生了交集,还闹得不太愉快,那我就想跟你谈谈了。按理说,在这样繁华的商业区,又在京城里,做这种事情的风险不小,要么后台老板手眼通天,要么完全就是一种针对,我认为是后者,你说呢?”

    孙倩江湖阅历极其丰富,很快恢复了冷静,淡然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我是柜台的经理,我的职责是看好自家的物件……”

    钟扬打断道,“以及在适当的时候帮助老板牟取更大的利益,用你这双妙手,对吧?”

    孙倩无言以对,但是她坚决不会承认。

    钟扬没有继续紧逼,转换了话题,“我压根就没想在你身上得到任何答案,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马上离开商场吗?你不过也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既然我成为了某人的目标,我好像没有理由回避,相反地,我很想知道是谁在搞鬼。”

    “你惹不起,你也别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消息。”孙倩脱口而出,她对钟扬的来历一无所知,但是在她看来,沈凌就已经高高在上,遑论其他的股东了。

    钟扬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可以回去了,我还会在这里多坐一会儿。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了断的,今天也许还有商量的余地,一旦我们走出了这个商场,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我会找机会一并清算。”

    “你到底是谁?”孙倩从来没见过一个土里土气的外来户有这么大的口气,她有些被钟扬的无知无畏搞得云山雾罩。

    钟扬没有接话,继续和邵雪卿闲聊,孙倩自觉无趣,黯然离开。

    墨镜青年一直都关注着,孙倩的怒火就这么被钟扬轻描淡写地化解了,事态一直没有他预期的那样升级,然而孙倩给他的说法很明确,挂坠不在钟扬和邵雪卿身上,事情一下子变得极其诡异起来。

    能不能直接对钟扬采取手段,这是墨镜青年向沈凌最后的请示,沈凌一时难以决断,拨通了刘济昌的电话,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态度很是恭维,“济昌兄,我的愿意是激怒钟扬,只要他失去理智就给我们机会,少不得让他受些皮肉之苦,也算是为你出口恶气。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油滑,挂坠没了是小事,这个脸面不找回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刘济昌听完,顿时有些光火,闷声说道,“沈凌啊,你可算是长能耐了,谁给你的胆子去招惹钟扬?你难道不知道钟扬背后都站着谁吗?裘中和、褚瑞田是你们沈家能摆平的?向南天虽然现在大不如前,但他的直系万华集团仍然屹立不倒!此事与我无关,你好自为之。”

    刘济昌竟然直接挂了电话,沈凌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沈凌完全懵了,他万万没想到刘济昌会是这样一个态度,他满心以为刘家和钟扬的矛盾无法调和,而且他并不认为钟扬能牵扯出更大的势力,但是从刘济昌的话中,他听出了深深的忌惮。

    沈凌思前想后良久,越是觉得后悔,想打电话给墨镜青年,不料怎么也打不通,他实在有些放心不下,匆匆赶去。

    事情因为萧锴的出现急转直下。

    萧锴对这个商场、这个柜台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因为之前发生过的那次“铁板”事件就与萧锴有关,萧锴的父亲在地方上的一位重量级同盟的儿子来京,误打误撞被摆了一道,不料这人一根筋,不管不顾大闹起来,搅动出不小的风波,当然最终还是理亏的刘家服软收场,从此之后收敛了许多。

    萧锴早猜到钟扬遇到了麻烦,没想到竟然又是刘家,不禁哈哈大笑,“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太好了!”

    萧锴说着打了个电话,然后把这个商场的背景告诉钟扬,是刘家纠结了几个世家子办置的产业,如果他们规规矩矩经营,商场的收益也绝对可观,可是这帮二世祖偏偏还要搞调包来敛财的勾当,早就不是什么秘密,甚至还有为拉关系找靠山的,故意送上门来被宰,成了一种变相行贿,已经成为某些强势重点关注的对象。

    此时钟扬得知此处是刘家的产业,先前的疑惑自然全部解开,可他见萧锴眉宇间洋溢兴奋之情,心中微微一动,问道,“看你这样子,到底憋了什么坏水?看来刘家的处境不太妙啊……”

    萧锴嘿嘿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刘家的近况确实不好,刘希成动用了家族数百亿资金谋夺南天集团的计划彻底破产,带来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导致刘家在多个省份的利益受到威胁和挑战,虽然不至于动摇其根基,但是已经令刘家无暇旁顾。所以王家看准了这一点,轻而易举地取消了婚约,刘家此时连屁都没放一个。”

    钟扬这才想起王馨宁,得知这个情况倒也算了却一桩心事,心想着回头有空给王馨宁这个老朋友去个电话,渐渐地也明白了萧锴的意思,“你是想要落井下石?”

    “看你说的这么难听,我是厚道人,哪会这么干啊?”萧锴面皮极厚,振振有词说道,“不过,既然人家不开眼,自己主动‘授人以柄’,碰巧又让我遇上,不给他来个雁过拔毛,又怎么对得起人家的一番好意呢?正所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钟扬眉头一皱,“你到底想怎么做?我最讨厌就是被人当枪使,要是你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的话,此事免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