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五十六章扭曲的轨迹
    张澜的表情很复杂,她就站在正门外,怔怔地望着黑漆点金的旧时匾额,钟扬站在她的身侧,默不作声。

    张澜抬步迈过大门槛,从门内侧走出一位大约五十来岁的老人,胸前挂着一个工作牌,面相很是和善,笑呵呵地说道,“时间已经不早,公园快关门了,两位是外来客吧?”

    “公园?这是我自己的家。”张澜冷冷看着老人。

    “你家?你是张家的人?”老人打量着张澜和钟扬,颇有些意外,“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早在十多年前就改造成了公园,是张鸿明老先生亲自向政府捐献了这座大宅。”

    “张鸿明?他有什么资格?”张澜重重地哼了一声,又说,“张家什么时候轮得到他张鸿明做主了?”

    老人一呆,不禁小心地问道,“这位女士,不知你是张家的哪一支?”

    张澜跟随褚瑞田这么多年以来,潜移默化之间养成了上位者的气质,尤其是在出现情绪波动的时候,展现出来令人生惧的感觉,她并不知道,这一连串的质问让面前的老人感到了压力和紧张。

    张澜又问,“张家为什么要把祖宗留下的产业捐献出来?现在他们去了哪里?张鸿初那一脉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张鸿初?”老人惊呼一声,“你是鸿初族长家的?难道——你是澜丫头?”

    张澜闻言顿时仔细辨认眼前的老人,依稀觉得有些面熟,“我就是张澜,你是哪位?”

    “我是三和啊!你果然是澜丫头!”张三和喜出望外,眼角有些热泪,“你总算是回来了!”

    终于见到了亲人,张澜也是心潮澎湃,忙说道,“原来是三和表哥,你快告诉我,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三和往左右张望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钟扬,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没关系,他是我的晚辈,自己人。”张澜简单地介绍了钟扬,钟扬非常礼貌地向张三和行了晚辈礼。

    张三和点头致意,把两人请进一个厢房,这处厢房已经改成了一个简单的起居室,他为两人倒上茶水。

    张澜环视了一圈,问道,“你就住在这里?”

    “是的,这个宅院出让政府之后,我一直以张家晚辈的身份住在这里,负责日常的一些接待和指引,十年了。”张三和叹声道,“幸好,政府接管之后还算不错,每年都会拨来修缮保护经费,把这里当成一个重要的景点经营。”

    “为什么?”张澜的怒火已经压制了许久。

    张三和把情况都告诉了张澜。

    山南张家原本是一个非常古老神秘的家族,几经战乱几经迁徙到了清源,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彻底安定下来。张家有很多奇怪的规矩,嫡系子弟必须遵守隐世家族的约束,轻易不得与外界接触,一般依靠旁系或者姻亲作为代言人来维系家族运转的物资消耗,在张澜的印象中,张家有数不清的财富,又有极深厚的家学渊源,她一直引以为傲,嫡系中人个个才华出众,一旦出世必将引领数代风骚,这也是张澜当年离家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么多年过去了,张澜一直想要说服自己的父亲张鸿初,张家应该走出这种隐世的束缚,应该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让更多的有能力的家族子弟为国家为百姓贡献自己的力量,可是她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离开张家的那一刻起,她一直都无法回来面对,父亲那一声“滚”的怒吼犹如仍在耳边。

    三十年就这么弹指而过,张澜满心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所以当钟扬这位小老乡出现在京城、出现在褚家的时候,她心动了,她想回家了。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物是人非。

    张三和告诉她,就在她离开之后,她的父亲以族长的身份下达了族令,三服以内的张家子弟一律禁足,不得离开龙山镇半步。这个族令引起了巨大的波澜,“鸿”字辈的中坚力量集体反弹,其中尤以张鸿明反应最为强烈。

    张鸿明的身份相对比较特殊,他是张鸿初的堂弟,他的母亲、他的妻子均来自另外的大家族,而他又将自己的儿子再与一个大家族联姻,也就是说,他这一支走的完全是“外戚”路线,他本人则时刻觊觎着族长的宝座。

    张澜事件给了张鸿明极佳的机会,“众叛亲离”的大帽子结结实实地扣在了张鸿初的头上,正如张澜所说的那样,张家出世就是顺应时代的发展,张鸿初固执地坚守被所有的张家人否定,大势已成。

    但是张鸿初有绝大多数族老的支持,双方僵持了几年,然而族令的约束力却越来越弱。张鸿明的隐忍力令人毛骨悚然,表面上根本没采取任何措施,硬是等待了十余年,等到最后一位族老撒手人寰之后,发动了全族的反戈,张鸿初愤然独自离开,张家的实权就顺理成章地落在张鸿明的手中。

    张鸿明的能力极强、野心极大,他一方面整合家族资源开始向外全领域渗透开拓,另一方面鼓动年轻的家族子弟逐渐摒弃嫡系旁支之见,整个家族展现出一种蓬勃的朝气,十年间已经在清源、中南等省暗中建立起非常可观的势力,只是明面上的族人很多都借用假名掩人耳目。

    至于老宅的处理,却是张鸿明与某方势力的利益交换,当对方提出张家让出老宅可以获得一定的政治利益的时候,张鸿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此举虽然遭到不少反对,但是张鸿明主持家族的成果有目共睹,轻描淡写一句“暂时隐忍”,竟是轻松地平息了。

    “这个老混蛋!他究竟想干什么?”张澜根本没有想到,三十年前负气一走,竟会给自己的父亲带来如此困境,她突然间觉得迷茫了,放弃了坚守的张家,其存在的意义究竟还剩下多少?

    张三和只是张家旁系的亲戚,虽然也姓张,事实上没有多少血缘关系,但是他却是为数不多内心还有着坚守的张家人。他不像嫡系子弟那样从小就接受传统经史子集的熏陶,然而他对老宅的眷恋远胜其他人,他主动邀请留下看守老宅,一晃十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