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五十七章祠堂
    张澜百感交集,不管何时何地她始终是张家人,她关心自己的父亲身在何方,也担心如今的张家何去何从。

    钟扬一直在她身边,张家的变化令他感到很不舒服,不管这样的决定正确与否,一个有着悠久传承的家族随意改变家族的轨迹,这种做法非常危险,他甚至开始担心,他与开心怀疑的神秘推手会不会就来自张家。

    张澜问张三和,“祠堂呢?他们不会连祖宗都不要了吧?”

    张三和苦笑,“祠堂以及附近百米的区域都没有任何改变,每年只在腊月二十八有族会,不过参加族会的人一年比一年少,今年连张鸿明都没有来,族谱也被他以族长的身份拿走。”

    “他现在在哪里?”张澜无法形容内心的心情。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听说他在京城办置了产业,沿海不少地方也都有,不过我觉得京城会更吸引他,”张三和说着说着有些犹豫,“其实他平时经常把你挂在嘴边的,对后辈们训导,说什么那么多优秀的张家子弟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有见识,还经常鼓励他们多出去走动,多结交朋友,多寻找机缘。”

    张澜冷笑道,“他还真看得起我。”

    钟扬不禁皱眉,张鸿明的心思还真是很毒辣,明明是对手的女儿,却被他用做正面典型来教育后辈,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确实很难让人挑毛病。

    “三和表哥,请你带我去祠堂吧,我想先拜拜先祖。”张澜提出了要求。

    张三和是没有资格进入祠堂的,张澜虽然是前族长之女,但是她也没有这个资格。也就是为了这个资格,三十年前张澜大闹祠堂然后离家,这件往事仿佛就在昨日!

    张三和迟疑着是否该答应她,不料张澜紧接着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我要带钟扬一起进去。”

    “什么?”张三和瞪大了眼睛,“带他进去?你确定?我没有听错吧?”

    “是的,我就是要带他进去,而且是进百感书房。”张澜再一次语出惊人。

    张三和此时才真正地关注到钟扬,这个非常年轻的后生,俊朗儒雅颇有古时名士之风,尤其是他那自然流露的沉稳气度,绝非寻常可比。张三和心中对钟扬极为认可,但是允许张澜进祠堂已是犯忌,她还要带着钟扬,带他进百感书房,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眼前的张澜毕竟已经不是三十年前的那个小丫头了,她为什么会如此看好这个似乎与张家毫无瓜葛的年轻人呢?

    钟扬仍然保持着一贯的从容淡定,他不知道张澜为自己争取的百感书房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毫无疑问这很可能是张家的底蕴,甚至可能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他略微感到意外,张澜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青睐,不过回想到与开心临别时,开心曾暗示自己陪同张澜此行,而张澜也曾出现过一丝丝的犹豫。

    张三和苦着脸对张澜说道,“我放你进祠堂已经是极限了。”

    张澜笑了,笑得颇有深意,“他们连祖宗都放在一边了,连祖宗的产业都不要了,你的坚守又算什么?如果说,我的父亲还有回来的那一天,你又将如何面对?你又能如何自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或许钟扬有能力解开百感书房的玄机,我都愿意让他尝试,你又何苦为难呢?”

    “这……”张三和显然不善言辞,他忍不住又看了看钟扬,“他行吗?”

    张澜说得很坚定,“我当年闹祠堂闯书房都可以成功离开,现在的他远胜当年的我,我对他有信心。”

    钟扬突然插嘴说道,“澜姨,你们说了半天,还没问过我的意见呢,你怎么笃定我会去祠堂呢?”

    张澜和张三和都愣住了。

    “首先,我不知道百感书房是什么,我一般很少去完全陌生一无所知的地方;其次,我不是张家人,擅自进入张家祠堂于理不合;还有,我对张家的秘密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没有必要来帮助你们解开什么秘密。”钟扬说完,竟是稍稍后退了半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张澜问他,“按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求你?”

    “或许吧,你赢了,我改变主意了。”张三和紧紧盯着钟扬,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带你们去,我对你也产生了信心,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钟扬笑笑,没有说话。

    张澜确实没想到,钟扬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说服张三和,尽管措辞还有待商榷,至少她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张家祠堂位于整个巨型宅院的一个僻静角落,穿过三个圆形拱门,绕过一个十三曲回廊,再过一处假山,便是一个家庙一般的建筑,里面长年亮灯,不分昼夜。

    张三和就领到假山边停下,“祠堂不对游客开放,还特意围了栅栏,你们请便,我就在这里等着。”

    张澜点头致意,带着钟扬继续前行,到了祠堂口停下。

    “认我做干娘。”张澜不容钟扬考虑,“你可以当真,也可以认为是在配合我。”

    钟扬当场就有点懵圈。

    “怎么,你认为我一个褚家管家保姆的身份,不配做你的干娘?”张澜的语气有些冰冷。

    钟扬慌忙摆手,“不,不,您别误会,我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张澜冷哼一声,“非张家人不得入祠堂,祖宗的规矩谁也不能擅改,我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先祖有灵不得不信。再说了,开心算是我女儿,你就算叫一声‘娘’也不过分,开心什么事都会告诉我,她这辈子非你不嫁,你要是敢对不起她,我跟你不死不休!”

    钟扬瞬间被雷得外焦里嫩,这一番连消带打实在吃不消,一个“娘”字出口,内心却涌动起一股怪异的温暖。

    张澜这才满意,马上正对祠堂大门,整了整衣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还拿袖口轻轻拂过鞋沿。钟扬同样如此,不过却省略了最后一个动作,看得张澜暗自点头。

    “不孝女张澜,鸿初之女,携义子钟扬前来拜祭各位祖先。”张澜拉起钟扬,跨步上前,男左女右,长幼有序,分毫不差。

    祠堂极宽敞,主位以下分两排八座太师椅,清一色的黄花梨木料,古朴不失庄重,内里陈设极为讲究。张澜让钟扬留在原地,自己点燃了准备好的檀香,恭恭敬敬拜倒在蒲团上,口中念念有词,钟扬受限于虚弱期却也听了个七八分真切,大意是致歉,说得极为虔诚。

    大约有五分钟的样子,张澜起身,却没让钟扬祭拜,转过祠堂到了一个偏厅,门上挂了一个牌匾,上书三个大字:百感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