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四章起风了
    在不少人看来,如果想要针对罗家的话,长宜的罗清绝对是首选的突破口,因为他毕竟年轻缺乏经验,可是从表象上来看,罗清在长宜的发展却是顺风顺水,短期内在行业中建立的口碑也很不错,甚至私人行为举止方面也鲜有为人诟病。

    罗清非常努力地想要在家族面前争取到更大的话语权,并且他做到了,正因为如此顺利,他不可避免地犯了年轻人经常容易犯的通病,那就是自我膨胀,他不断地向家族表示,他有能力得到更高的地位,他完全可以取代罗璇。

    罗启松对他并不放心,不管于公于私,他都有必要让罗璇利用合适的机会去摸清长宜的情况。罗璇照做了,但是没有特别的发现,可是此时面对张澜,她动摇了,她渐渐发现自己似乎忽略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长宜市场联盟的主导权。

    名义上是罗家牵头引领了长宜建材市场的洗牌,拉进来张杰,踢走了蔡成章,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传闻,这个联盟的实际控制者是张杰,而不是罗清,当然罗清本人绝对不会在任何场合任何人面前承认这个事实。

    这个传闻罗璇也曾听说过,但是以长宜的经济规模,罗家投入那么多资金,她想当然地认为,没有人会占有比罗家更大的份额比重,可是如果对方是化整为零呢?罗家想要得到绝对的掌控,似乎总是缺了那么点点,罗璇突然明白了长宜的市场就是一个漩涡,目的就是把罗家的资金吸进这个漩涡,所以张澜一再让自己不惜一切掌握住更大的资金,并不是让她以龙山项目的名义去争夺。

    张澜一言不发,但是她把罗璇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直到她开始局促不安起来,才说道,“你现在终于开始明白了,虽然有点晚,虽然你没有按照我的建议去做,但是事态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先不用着急。”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罗璇的话一出口便觉不妥,又补充道,“虽然家族里有不少人都反对我甚至反对父亲,可是毕竟我现在还是罗氏的总经理,照这样发展下去,罗家会遭遇灭顶之灾的。”

    张澜觉得很好笑,反问道,“你投资龙山为了什么?你父亲把他的积蓄交给你,又是为了什么?”

    “这……”罗璇呆了呆,她是想借机脱离家族的掣肘没错,但是她并没有想过要做彻底的切割,她只是要向家族证明自己的路是正确的,可是现在按照张澜的说法,似乎罗启松的目的性更加明确、更加直接。按照罗璇对自己父亲的了解,他是一个充满着赌博精神的人,他敢拿自己女儿的幸福去赌梁家的支持,同样也敢拿自己个人的全部财富来赌张澜背后的褚家。

    “你的父亲是一个有趣的人,”张澜似乎是在评价,却又包含着一些别样的意味,“如果你有他这样果决的话,你将来的高度肯定远远超过他,你需要走的路很长,但是他的处境留给他在董事长这个位置上的时间就很难说了。”

    罗璇默然,诚如张澜所说,罗清的出现只是一种代言,即便不是罗清,也会有其他人,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罗家的大多数人已经容不下他们父女俩。

    张澜微微摇头,难掩失望之色,“凡事都有内因外因,外因你只看到了张杰,内因你只看到了罗清,毕竟眼界还是狭隘了点。你觉得长宜这个市场需要500亿投资吗?难道只是争夺一个主导权?左手转到右手,钱还是钱。干脆这么说吧,张杰和罗清除了建材方面的合作,就不能有别的合作了吗?”

    罗璇被张澜一步步引导着逐渐看清了形势,说到底,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家族分裂,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罗启松为什么会妥协,为什么还这么彻底。

    张澜冷笑着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说到底都是利益诉求的问题,我希望你能早点认清形势,找准你自己的定位。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不要觉得我这是在危言耸听,龙山项目随时有流产的危险,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从今天开始,我会正式全面介入龙山事务,但是我不会过问你们罗家的事情,当然在关键时候如果我发现有张鸿明的影子的话,我会考虑出手。”

    罗璇还是第一次见到张澜有如此强势的一面,在很多人看来,张澜的轨迹与褚瑞田有着太多的重合而且无法磨灭,甚至还有人认为张澜根本就是褚瑞田的情妇,但是事实上,张澜和褚瑞田真正的关系是合作而不是附庸,张澜有着完整的主权,她的身份绝不仅是作为异姓的褚家人。

    张澜走了,扔下最后一句话:事情一旦发动,罗家不可能全身而退。

    罗璇是个聪明人,她只能无奈地接受即将发生的一切,她拿定主意之后,立即向罗启松提交了辞呈;罗启松没有任何疑问,立刻召开董事会,明确了罗清取代罗璇接替罗氏集团总经理的职务,随后罗启松非常干脆地以身体理由交出了董事长的权限,不过在其他董事的挽留之下,保留了一个董事席位。对此,罗启松并没有任何异议,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作为补偿,新的董事会由罗清提议再向龙山项目投资30个亿,而且关于罗启松个人财产的事情只字不提。至于这个数字,罗启松和罗璇父女心知肚明,各自腹诽。

    进入5月份,竟是多事之秋的节奏。短短的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清源省下辖包括省城在内的多个县市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多起建设工程领域的生产事故,涉及大小各类建筑工地近20个,事故多达30余起,造成近百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包括三名重伤抢救。

    这一系列事故的发生,引起了清源省高层的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项小组深入各地市开展调查追责,另一方面加强舆论引导,避免扩大影响。然而在5月22日,一名重伤者抢救无效死亡,事态进一步升级。

    有人公开质疑长宜建材可能存在质量问题,顿时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作为建材市场联盟领头羊,罗氏集团被迅速推到了风口浪尖。

    罗清按照西方人的习惯思维,认为此事必须要及时澄清,因此他在未知会家族董事会的前提下,仓促召开了一个记者见面会。罗清让邱良准备了一些罗氏集团生产的建材样品,邀请质监部门进行现场检验,打算用事实说话。

    自从那次在长宜宴会之后,罗清就请邱良过来帮他,并且给了他一个助理的身份,邱良向梁志成请示之后,就留在了长宜,平时主要帮忙处理一些业务洽谈、管理协调的事务,更多的时候却与张杰交往甚密。

    邱良认为,罗清的安排没什么不妥,身上沾了泥自然就要洗刷干净,至于通不通报狗屁的董事会并不重要,罗清本身就是董事会成员又是总经理,现在情况紧急,理应便宜行事。

    邱良很快就从车间里拿了样品,正打算给罗清送过去,却接到了张杰的电话,“良哥,忙什么呢?”

    邱良笑着说道,“焦头烂额啊,谁能想到出了这档子事情,罗清请了不少记者朋友,要搞现场检验,让大家看看,我们罗氏产品的品质是过硬的。”

    张杰在电话那头只是笑,令邱良有些疑惑,不禁问道,“咦,看你怎么像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要说你的投资份额可不少,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我要担心什么?”张杰对着邱良也没什么可以避讳的,“牵头的是罗氏,这么多人都盯着呢,要担心也他罗清,轮不到我。再说了,他罗清不是一心要做老大吗?现在我就让他如愿,不好吗?”

    邱良也笑,“这个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对生意总是有影响的,你老弟的份额可不少呢。”

    张杰笑得更是厉害,“当着你老兄,我可从来没有藏着掖着,我的份额多少人抢破头争着要呢,可惜蔡成章回来了,蔡骏那小子没上套。”

    邱良吃了一惊,“你这么快就脱手了?”

    “是啊,五月份之前就是一身轻松了,对了,还欠你一顿大餐,你定日子吧,”张杰轻松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值得庆祝。”邱良嘴上敷衍着,飞速转动脑筋,心中存着疑惑,却又不能挑明,又问,“你打我电话就是为了这个?”

    张杰嘿嘿笑着,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以罗清的性格,肯定首先会想到怎么澄清,而暂时不会考虑前后的因果,他肯定要准备样品,我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里九号车库已经帮他准备好了,我想劳烦你老兄大驾,帮我取了拿给他,也算是合作一场,表表心意。”

    邱良没想到这个事情能把他绕进去,顿时支吾起来,“这个,我需要请示成少,毕竟你也知道,我在清源是代表他的。”

    张杰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推脱,“我已经跟成少联系过了,他完全同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