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七章小算盘
    罗清去找张杰,试图交换一些意见看法,然而张杰却给了他当头一盆冷水,张杰告诉他两个事实,第一,张杰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转让了所有股份,而且是找了五个下家接盘,也就是说此次风波跟他毫无瓜葛,他完全成了局外人;第二,关于这个品质的问题,张杰明确告诉罗清,哪怕罗氏自身品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由于联盟是一个整体,生产能力、生产工艺参差不齐,根本不能排除故意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现象。

    “你为什么要退出?”罗清跳了起来,指着张杰问道,“当初是你牵头成立了联盟,也是你一手主导了这么好的局面,我实在想不通,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选择退出,难道你未卜先知?你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这根本就是你在捣鬼?”

    张杰笑着摇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接二连三出现了这么多事故,你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吗?有这个必要吗?不过只是巧合而已。我现在就告诉你原因。”

    “草创联盟的目的是什么?是资源整合,是抢占市场份额,”张杰慢条斯理地说着,“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难,尤其是在清源、在长宜,罗氏有足够的号召力,你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利用,但是我毕竟属于外来客,我想你也能够理解。”

    罗清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断告诫自己,不是来翻脸吵架的。

    张杰的神情略微有些变化,继续说道,“你是学企业管理的海归,你背后又有家族企业支撑,按理说你应该保持足够的战略眼光……可是你让我感到失望,你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家族争权夺利的内耗中,你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考虑过联盟的发展,有没有真正地打算过未来的前景?说白了,你只是把它当做了一种让你在家族中谈判的筹码。”

    “所以——”张杰话锋一转,振振有词,“我考虑退出,因为我看不到这个事业的前途了,你也了解我,我是一个开拓者而不是守成者,外表光鲜下的建材联盟实则早已经成为一种利益的‘庇护’,越来越多根本不上台面的企业都妄想加入,这个局面你应该要负起责任来的。”

    “你不是一直希望摆脱我,实现对这个联盟的完全掌控吗?我就让你如愿,现在在联盟里将会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以继续收购他们的份额,”张杰冷笑着端起了茶杯,望着罗清。

    “告辞,”罗清怒气冲冲地走了,从此与张杰彻底成为路人。

    随着多起事故调查的深入,确实发现了有部分建筑材料存在质量问题和偷工减料的情况,但是证据不够充分,而且施工方操作层面也多有不当,很难明确界定。然而罗氏建材品质问题导致工程事故,这句话终于登上了一些媒体的头版,一旦有人领了头,那么其它媒体也纷纷发挥标题党的作用来吸引眼球。

    拖,终究是拖不过去的,不过罗家已经争取到了时间,迅速完成了与所谓建材联盟的切割,想要将罗氏从这个泥潭中拔出来,可是暴风雨已经来临。

    罗清被厚厚的几摞合同搅得焦头烂额,这些都是与各建筑公司签署的长期供货合同,每一份的内容大同小异,其中有部分条款令他十分恶心,“如出现供货质量问题,照原价值三倍赔偿”、“如因质量问题导致一切后果,由供货方承担”、“一旦出现质量问题,需方有权无条件终止合同”……

    罗清没想到签署合同之时根本不会在意的一些细节,此时发挥了巨大的威力,由于之前建材联盟的“垄断”行为,清源省内几大建筑集团都不得不与罗氏保持长期合作,每年供货数额巨大;而事实上,罗氏并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同时满足这么多建筑商的需求,不可避免地套用联盟名义从其它生产企业调货。

    当事情没有摊开的时候,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可是现在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只要检验供货批次,要在这么多的货物中找到一些残次品简直轻而易举。同时,从合同条款里也看到了潜在的“利润”,因此建筑商们开始迫不及待地向罗氏发难索赔;原料供应商也不甘示弱地纷纷催讨货款,并且考虑终止合作。

    事态迅速恶化,面对以亿元为单位的索赔金额,罗清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感到了深深的无力和孤独,邱良走了,他身边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

    “罗家已经到了墙倒众人推的地步了吗?”罗清坚决不会相信,可是当一张又一张以建材联盟名义签署的合同都算到罗氏头上的时候,罗清砸碎了桌上的烟灰缸,不停地咆哮着,“凭什么?凭什么?”

    此时,张澜正与罗璇喝着咖啡。

    罗璇还是一副紧身打扮,干练中透着几分憔悴,轻声对张澜说道,“从那次之后,我都一直不折不扣按照您的要求在办事,可是我看到现在罗家遇到这么大的麻烦,我实在说不出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张澜对罗璇越发感到满意,在她的点拨下,罗璇渐渐走出了自己的局限,眼界更宽了,张澜笑着说道,“这也算是麻烦?如果张鸿明就这么点手段的话,他凭什么能从我父亲的手中夺走族长的位置?等着吧,你现在就应该做一个局外人,去观摩,去欣赏,去学习,交锋才刚刚开始。”

    “还有,你以为你们罗家会任由如此被动下去?我可是知道罗家还是出了几个人物的,”张澜又接着说道,“这是个明坑,就算罗清少不更事,可是他的长辈都不是省油的灯,或许他们想真正地考量罗清到底如何,现在想必对他很失望吧,他跟你相比,差远了。”

    罗璇很淡然地接受了张澜的夸奖,却是皱起眉头,“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罗家还真有可能在这场风暴中彻底沦为牺牲品,我真的不希望事情会演变成那样,您有没有办法……”

    张澜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可能觉得现在罗家形势很糟糕,张鸿明、其他人也许跟你的想法也差不多,可是他们都没有进一步采取行动,那说明什么?至少我是不会认为以罗家在清源的根基,就这么轻易会被几个建筑商搞垮,当然损失是必然的,但还不至于造成致命打击。”

    罗璇还是忧心忡忡,“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罗氏的资金出现了问题,还有5个亿被押住了,还没有过账,现在这个局势,我倒不好意思开口催讨。”

    张澜一愣,“不对啊,我怎么记得追加的30个亿应该一次性过来啊,这是什么情况?”

    罗璇有点支吾,“这、这个本来应该是早就过来的,而且还是罗清签字放款的,可是后来我父亲说,先放25亿……所以……”

    张澜目光一凝,盯着罗璇看了好一会儿,问道,“是你的主意还是罗启松的主意?”

    罗璇抿了抿嘴,“都是。”

    张澜微微轻叹一声,“毕竟你们都是罗家的人,你们有这个想法我也能理解,既然你们父女都看出我釜底抽薪的目的,那么就应该做得更彻底些,现在不咸不淡地留下几个亿资金,对于大局又有何影响呢?殊不知这笔资金必定让某些人庆幸,以为还有喘息的机会,难怪我觉得罗家的反应没有那么火急火燎,这笔钱倒是可以堵上不少人的嘴巴……诶。”

    罗璇不知道张澜为什么叹气,她也一直在观察着她,原本罗璇觉得这个开幕的套路戏里应该有张澜的影子,可是从她的表现和反应来看,哪怕罗璇留给了罗家备用资金,张澜也没有多说什么,倒是显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罗璇换了个思路,若不经意地问道,“如果您遇到这样的麻烦,您会怎么做?”

    张澜早就看透了她那点小心思,但是她没有回避而是正面回答,“这个事情不复杂,只要回到事件本身就行了,生产事故受很多因素影响,只要撇清与材料质量的关系就可以,罗清也能想到,所以他要开记者会澄清,可惜弄巧成拙。现在要补救也不晚,正常生产的情况下以罗氏的设备投入,品质绝不会有问题,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标准定死定严。至于那些建筑商,完全不足为虑,只要罗氏保持正常运转,仍会占有足够多的市场份额,到时候不是谁求谁的问题了。”

    “可是,罗清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家族的反应却是一味跟那些累赘公司撇清关系,俨然一副要退出建材行业的姿态,”罗璇越说越气恼,“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张澜轻啜了一口咖啡,悠悠道,“罗清的位置也不稳,你让他怎么办?与其息事宁人偃旗息鼓,倒不如趁火打劫火中取栗,谁都有自己的小算盘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罗璇突然觉得她像是在说自己,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