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八章名义上的父亲
    对于罗家的变故,钟扬一直游离于外,甚至这段时间跟罗璇都极少有交往,即便罗璇有事也只是派邬兰与他接洽,双方极有默契。然而钟扬并没闲着,一方面保持与向南天的联系,让他发挥旧部的优势,中南等几个邻省的原南天下属集团暗中形成临时战略同盟;另一方面裘中和已经顺利抵达清源省城。

    裘中和的到来尤为重要,他是带着特殊的使命而来,是去年任务的延续,相对之前那次,这一次他来得极为高调,不但惊动了周边三省的军区首长,而且不少地方政府要员也敏锐地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纷纷前来拜谒。

    裘中和在军营只逗留三天,安排随行的高参负责具体事务,林泉赫然位列其中,深受裘中和器重,而且明确了他在部队里的身份。裘中和让钟扬亲自来接他到国医馆接受第三个疗程治疗,此举算是彻底奠定了钟扬以及国医馆在清源省医学界的地位。

    鉴于裘中和的特殊身份,国医馆的安保级别一再提升,此时再度体现出了秦雅当初选址的前瞻性,国医馆周边左近算不上繁华,但是环境不错,可塑性非常强,安保布置势必需要临时征用相邻地段,竟是给了钟扬借势扩张的依据。不过钟扬对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派很不认同,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这一点让裘老爷子非常欣赏,每天对着钟扬都是赞不绝口。

    开心与裘中和是老熟人了。钟扬可能会有其它的顾虑,她则完全没有,不但顺势把左氏姐妹接回国医馆,而且把罗璇与张澜的合作情况都告诉老爷子,还特意为他引见了罗璇,此举倒是令钟扬都感到不解。人都说老来少,裘中和自然也不免俗,每天都有几个小丫头哄着如同小孩子一般,心情大好之下,康复的速度自然也加快了不少。

    这一天,左临川突然来找钟扬,前台知会钟扬,钟扬刚巧为裘老做完一次理疗,正陪着他说会话,便让他直接过来。

    左临川还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他见钟扬正陪着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双目微闭享受着暖洋洋的日光,起先并未在意。左临川跟钟扬打了个招呼,“钟医生,有些日子不见,孩子还好吗?”

    钟扬笑着回应点头,“左伊过得不错,我教了一些简单的强身术,她有些入迷了。”

    左临川似乎还在等待着钟扬的下一句,钟扬却没有说下去。

    “那就好,那就好……”左临川意识到了什么,忙说着话遮掩过去,“是这样的,我觉得小伊在您这里打搅得太久了,我知道国医馆来往的病人很多,她是不是会给你这里添麻烦呢?毕竟现在她不算是病人,如果让你分心的话,我就更过意不去。”

    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小伊那丫头?钟扬,他是什么人?”

    钟扬赶紧为他介绍,“老爷子,这位是左临川,是罗氏集团最资深的工程师,是小伊和小倩的父亲。”

    “哦?”老人目光非常犀利地从左临川的脸上扫过,左临川没来由地感到一阵颤栗,惊疑不定地看了看老人,却无论如何都不敢迎上老人的目光。老人重重地哼了一声,“还不如那两个小丫头片子,难怪这么多年都把自己的女儿寄养在别人家里,你到底是自惭形秽呢还是别有用心呢?你这样也叫为人父母?”

    钟扬忙打起了圆场,对左临川说,“左先生别见怪,这位老爷子就这个脾气,他在国医馆里与你的女儿最合拍了,他们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忘年交。不过,我觉得老爷子对你好像不太满意,只怕平时小伊也对你好像颇有微词哦。”

    左临川并不知道裘中和的身份,但是他能够感觉老头的气度和气势不是一般人,他红着脸继续说道,“我今天就是想来接我的女儿回去,钟医生,你看怎么样?”

    裘老见钟扬看着自己,心里明白他是想阻止,只是不知为何钟扬非要自己出来搅和,可是这个面子倒也不算什么,索性恶人做到底,霸气地一挥手,“不行!我这人一辈子也没几个朋友,小伊和小倩就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两个,只要我在国医馆一天,她们就留在国医馆一天,哪天我回去,没准还会带她们一起走。”

    “您是说小倩?左倩?也在这里?”左临川终于忍不住向他确认。

    钟扬立即反问,“难道你不知道?我以为你应该早就知道的。”

    左临川呆了呆,冷声道,“我为什么会知道?”

    钟扬哈哈一笑,“之前你不是跟小伊说的吗?难道你自己忘记了?你说你跟小倩有联系的,你迟早会带小倩去见她,那天就是这么说的。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为什么是小倩自己来找到小伊的……”

    左临川的脸色一变再变,他确实已经知道左倩和左伊在一起,而且非常安全,他不只是来接左伊的,他同样也想把左倩一起带走。可是钟扬似乎早就料到了,而且还像是在特意等他,想到这里,他对这个神秘的老人格外忌惮。

    “你现在肯定在想,如果你提出让小伊和小倩自己决定,她们会不会跟你走,到时候我会不会阻拦,对不对?”钟扬的笑容变得冷漠起来,“你其实心里没有把握,所以你在犹豫是否应该这样提,如果是别人的话,身为父母提出带回孩子的要求天经地义,而你却这么纠结这么犹豫,我不得不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她们的父亲!”

    左临川恼羞成怒地说道,“我当然是她们的父亲!你凭什么怀疑我?你只是一个医生,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

    钟扬冷冷地望着他,“我没见过一个父亲忍心将自己的女儿寄养在别人家里十几年,我没见过一个父亲每年只见女儿几面,我更没见过一个父亲在女儿受到危险的时候无动于衷。不论你跟她们的真实关系如何,我只知道你现在接走她们不是要保护她们,而是想利用她们,她们身上或者她们能让你得到一些利益或者一些特殊的顾忌。”

    “其实左伊左倩早就知道,你不是她们的父亲。”钟扬暗叹一声,又补充了一句。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左临川的心猛跳了几下,他凝视着钟扬,言语上已经完全落入了被动。

    钟扬摇头,“你对她们了解太少了,但是她们却有最简单最直接的鉴别方法,那就是心电感应。关于她们姐妹的心电感应,我相信你应该有获知的渠道,你作为她们最亲的血缘者,却没有这种感应,难道正常吗?或者说,你很早之前就知道她们的特殊,所以你不知道该怎么与她们相处,所以你要把她们寄养在亲戚家,对吗?”

    “可是,我对她们从来没有恶意。”左临川无奈地说着,他没想到左伊左倩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钟扬产生了如此信任,愿意把这种私密的事情说出来。

    “对,你是没有恶意,我也进行了调查了解,按照我的估算,十几年以来你几乎把能动用的收入都花在了她们身上,而且你找的这个亲戚非常忠厚,他们不但没有截留任何钱,反而还因为左伊这样意外的情况而花了不少钱。”钟扬说到这里,稍稍缓和了彼此间的气氛,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现在的真正意图,如果是想寻求庇护的话,我劝你可以开诚布公地把难处告诉我们;如果是想利用她们达到什么目的的话,那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钟扬着重强调了“我们”这个词,令左临川再度向裘中和的方向望去,此时裘中和又闭上了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左临川考虑了好一会儿,又问,“我可以见见她们吗?我毕竟是她们名义上的父亲,我应该有这个权利吧?”

    钟扬笑了,“当然有,不过不是现在,或许等到不久的将来,你会见到她们的。”

    左临川很失落地走了,他原本可以在国医馆大吵大闹,可是他真的担心,如果当左伊左倩出现在自己面前,彻底与他决裂,他将何以自处?这一幕是他万分不想见到的,尽管似乎在梦中曾出现过。

    钟扬默默地目送他远去。

    裘中和突然说道,“这个人故事不少啊,我觉得他内心有着他自己的坚守和灼热的追求,或许还真的有很多苦衷,很多隐情,不是简单用好人坏人可以区分。”

    “今天您老跟我的配合可不那么默契啊,您就那么笃定他不会在这里被激怒而暴走?”钟扬却笑着对他说,“如果那样的话,或许还会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呢,现在我多少还是有些小失望。”

    裘中和对他一瞪眼,“开心丫头早就跟我说了,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儿,让我跟你在一起千万要小心,什么时候被人当了枪使自己都不知道!”

    “真的么?”钟扬小声嘀咕,开心才不会说他坏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