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九章又一个不速之客
    左临川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也没有与钟扬等人彻底闹翻,因此钟扬无法判断他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打乱影响了他的计划。之后左临川还来过一两次,带给了左伊左倩一些书籍,这或许是他长年一直保持的一种习惯吧,钟扬却是从这个细节上又捕捉到了一些痕迹。

    国医馆一时间热闹起来,除了裘中和之外,京城又来了一位素未谋面的不速之客,向南天事先告知钟扬是张鸿初要来,他还特意让蔡成章亲自去机场接机又送到国医馆,张鸿初的情况很不乐观。

    三十年前,张鸿初在家族权力争衡中失败而被迫走出龙山,辗转了华夏多个地方,一度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当人们已经将他遗忘之后,大约一年半以前,他又突然出现在了京城,而且直接找到了张鸿德。

    张鸿德作为前南天集团的支柱型人物之一,又是张氏一族北方的主要领袖,他给予了前龙山族长最高的礼遇,没想到张鸿初的身体竟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张鸿德遍请名医,最终还是由济善大师出了方子起了些许效果,好歹吊住了一条命,可是张鸿初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

    关于此事,张鸿德一直很同情张鸿初的遭遇,除了保证他的安全之外,就是想办法医治,但是张鸿初弃世之心已深,他想借助张鸿德的能力和威望来完成他最后一个夙愿,在了结之前,他不想让他的女儿张澜了解到他的情况。

    本来张鸿德想请钟扬的,那次钟扬恰好就到了京城,谁知竟被林泉和李扬撺掇着去了褚家,而且还差点因为开心而出岔子,之后不可避免地与张澜产生了交集。张鸿德征询张鸿初的意愿,被果断拒绝,因此迟迟未能请钟扬救治。

    这一次,是向南天亲自约见张鸿初,大致将现今龙山张家转移断龙坳的情况都说了,而且明确告诉他,张鸿明最好不要触碰他向南天的底线,如果那样的话,南天旧部将一致对之进行打击。两层意思,张鸿明很可能将侵犯到向南天的利益,而且张家将会面临残酷的报复。这本来不算是劝说,都是人老成精的家伙,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张鸿明看到了消失了三十年的希望,因此他非常坚决地抛开了自己的固执。

    钟扬见到张鸿初的第一面就感到非常棘手,首先他的精气神已经出现了严重问题,如果不是向南天与他的见面让他提振了一些,恐怕只能被人抬到国医馆,而不是现在这样近乎回光返照般拄着拐杖由人搀扶而来;其次他曾被一种非常厉害的慢性 毒药伤害过,而且长时间不自知或者没有办法治疗,导致身体机能被严重损坏;还有,他有一种很强的心理扭曲,这是钟扬的一种特殊的直觉。

    向南天特意派了孙倩护送随行,一路上孙倩对张鸿初讲述了不少关于钟扬的神奇医术,此时张鸿初还是被钟扬的年轻所深深震撼。

    钟扬心中暗道,按张澜那边算,况且自己还进过龙山祠堂,管张鸿初叫一声干爷爷也是情理之中,忙以晚辈礼将老人搀扶到早就特意安排好的病房,又与蔡成章和孙倩打了招呼。

    张鸿初敏锐地感受到钟扬身上有一种自己非常熟悉的气息,那就是百感书房,可是这种气息在钟扬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韵味和生生不息的强盛,令他心中疑惑不已,却不便轻易向外人提起。

    蔡成章完成使命之后马上离去,只嘱托了钟扬一句“有空多与小骏亲近”,又只字不提向南天对蔡骏的评价,钟扬却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心中暗笑,不过对这样的善意自然来者不拒。

    孙倩跟随向南天的时间不久,但是变化却不小,钟扬从她身上看到了自信、开朗,他到真没想到孙倩的内心还这么单纯,三十多岁居然还有这么强的可塑性,彼此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孙倩只说还有别的任务就离开了国医馆。

    就在钟扬打算为张鸿初正式诊断的时候,至尊发话了。

    断龙坳归来的日子里,至尊与钟扬都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合作,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如何让两块罡石制造出适合修炼的元罡空间。根据钟扬对百感书房的结构推演,与至尊反复研究的结果,都不太看好这种结构,抛开石门开闭带有考验意味的花巧设计之外,其密闭材料和上下对称点位结构,似乎与罡石的对等不太协调。

    因为在断龙坳,钟扬没有见到过一对能量磁场中的力量极有垂直或是水平现象,基本上都是斜对角分布,而且他还特别注意观察过,近似垂直或水平位移都有不同属性的力量源,但是并没有构成磁场,从这个角度来判断,百感书房的结构很难转换全部的能量。

    至尊不知道为什么,对张鸿初有一种极自然的反感,当他阻止钟扬,钟扬问他原因的时候,他还是停顿了不少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半晌才说道,“从一个家族的立场出发,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张鸿明错在哪里?”

    钟扬一愣,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仔细一想,却也不无道理,诚然不管张鸿明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夺取了族长的位置,可是他之后的作为呢?摒弃嫡庶旁支的区别,甚至还包容培养异姓族人,这种开放式的发展模式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张家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神秘家族,到现在举手投足便能搅动一方风云,又能令向南天这样的巨擘侧目提神的地步,到底是不是错呢?最重要的是,除了正常的竞争冲突,张家并没有明显的劣迹。

    钟扬默默摇头,问道,“你想说什么?”

    至尊满脸严肃,“不能因为张鸿初是张澜的父亲,是曾经的族长,你就必须尽全力的帮助……我的意思是,拨乱未必就能反正,张澜现在已经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她从来没有写想过,她现在到底像不像当年的张鸿明呢?虽然在这个事件中你未必能扮演什么决定性的角色,但是我可不希望你被他(她)利用,而且刚才我明显地感觉到,张鸿初有一种特殊的手段能够察觉到你身上的属于百感书房或者说是元罡的气息,他看你的眼神出现过一丝极其隐蔽的东西,在我看来,那是贪婪。”

    “什么?你确定?”钟扬满是疑惑,“你的意思是说他对百感书房的了解程度根本就不亚于张鸿明?”

    “这个人绝不简单,”至尊冷静地说道,“之前你说如果左临川在关键时候会把刀子捅向罗氏心脏的话,这个人就太可怕了,太会隐忍了。可是我现在告诉你,张鸿初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比左临川更可怕、更能隐忍。”

    至尊对人性有着比任何人更尖锐透彻的认知,而且他完全可以跳出任何立场去看问题,反正只要不是元罡力场崩溃这样的情况,外间的纷争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即便是钟扬遭遇厄难,能救则救,不能救则躲回砭石等待下一个“继承人”。

    钟扬苦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分明就是你在说他,不过那你绕了这么多圈子,到底是什么态度?见死不救?”

    “救人是你的事,”至尊把话说完,自己倒是完全轻松了下来,“两个建议,第一,用最常规手段去检查治疗,切勿轻易动用玄力,特别是不要傻乎乎地像与开心丫头那样,就算是张澜开口求你也不行!第二,关于元罡的事情,他肯定会找机会套你的话,你只负责听,判断、辨别、分析这样的粗事我来做,保管有收获。”

    钟扬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很难受人影响,即便是至尊也不例外,可是这一次他还真有点迷糊了,眼下清源、长宜的事情向南天居然这么热衷,不但亲自安排还特意关照,却又只字不提让钟扬为张鸿初医治。

    带着诸多疑问,钟扬走进了张鸿初的病房。由于裘中和的特殊原因,国医馆招募了一些经验丰富的护理人员,钟扬托张佳佳帮忙物色推荐,已经有好几位来应聘,钟扬录用了2位,都是长宜人,都曾与张佳佳共事过,只是张佳佳未能接受这个橄榄枝令人稍感遗憾。

    病房的护理名叫冷青,二十七八岁,模样挺清秀,手脚很利索,一边为张鸿初介绍病房里的一些注意事项,一边帮他收拾行李。

    “感觉这里怎么样?比起京城的大医院,那可是差远了,”钟扬笑着问道,也与冷青点头致意。

    张鸿初连连夸赞,开起了玩笑,“挺好啊,我在外奔波那么多年,也难得遇到有这么舒适安逸的地方,要是我以后没地儿去了,就赖在你这边咯,你可不许赶我走。”

    “哪能啊,”钟扬见他这个玩笑开得很“直”,自然也要顺着杆子往上爬,“您老是澜姨的老爹,那就是自家人,住在自家怎么能说是‘赖’呢?要不要我马上通知澜姨来见您?”

    张鸿明忙摆手,“现在如果澜丫头见到我这个样子,我会无地自容,她也会觉得内疚,肯定不合适。要不,就劳烦你这位神医施展妙手,等我有所恢复,再通知她?你看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