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零三章全新的尝试
    左临川说完了他的故事就走了,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仿佛是完成了一个任务,又像是放下了一个包袱,让他的脚步都变得轻松了不少,因为他通过左倩对钟扬有了更深的了解,既然钟扬有意收留她们姐妹作为弟子,那就一定会善待她们,这是目前左临川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后顾之忧。

    钟扬当然能够体会到左临川的心情,即便他认为张鸿明会给他带来足够大的惊喜,也不排除会面临相等程度的风险,这种博弈与孩子无关,与家人无关,毕竟他与张家的合作开端本身就因威胁而起。

    钟扬立即通知了张澜和罗璇,把左临川的情况告诉了她们,至于罗启松却似乎对左临川的事情兴趣不大,而且他觉得这件事情始终需要一个了断,一个彻底的了断,当日在他的董事长办公室里与左临川见面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这种想法,因此并没有参与这一次的会谈。

    张澜丝毫不觉得意外,只是在一些细节方面补充性地问了几句,都是左临川刻意简略或者含糊其辞的内容,钟扬无法提供更有价值的线索;罗璇显然也是做了一些功课,不过当年这段历史成为罗家的禁忌,而且亲历者全都已经谢世,罗启松也只能说出一个大概,但是跟左临川所说却有不少出入,大抵彼此间立场不同罢了。

    “左临川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钟扬善意地提醒罗璇,“我知道你很难割舍自己的家族,在我们面前就不用嘴硬了,按照我的判断,这段事实只要再加上一些佐证资料,足以动摇罗氏根基,我不得不想起了春兰说起的中南省那个案例,应该有很多相似点,我建议你联系一下春兰,她可以提供你非常详实的材料,希望你可以得到一些启发。”

    张澜已经收起了先前漠不关心的态度,因为左临川与张家是合作关系,左临川出击意味着张鸿明会出手,她已经搜罗了不少最近几年张家的一些动态,进行过非常系统的分析,发现了几个规律,第一,张家的扩张行动带有极强的针对性;第二,操作的手法带有变化,似乎有两个以上的人主导指挥;第三,具体行动信奉一击即退,如果没有达到既定目标,那就不会再采取第二次行动。

    张澜对钟扬说道,“我也需要这个资料,你也让春兰给我准备一份。”

    钟扬略感诧异,不过还是满口答应下来。

    “可是我觉得参考价值不会很大,”罗璇连续多日既要忙于龙山项目,又不得不分心留意家族的情况,实在有些心力交瘁,整个人消瘦了不少,此时黛眉紧锁,她也听说过中南的那件事,“中南省的事情闹得很大,我也有过研究,不过从那以后张家就再也没有动作,也就是说,我们罗家成了他们下一个目标,你难道同样的手段会在张鸿明这样的老奸巨猾身上接连使用吗?在商场,从来没听说过‘一招鲜’这样的说法。澜姐,您觉得呢?”

    由于是亲密合作关系,罗氏父女对张澜的称呼都是“澜姐”,属于昵称不算辈分。张澜其实也有同感,但是她觉得钟扬这样提醒绝对不是无的放矢,“钟扬,你有什么想法?”

    “我只是一个建议而已,”钟扬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的两位女强人,“我对于这种商战很不喜欢,而且我也不懂,我只是站在一个外行的角度,习惯性地去考虑一些是否可能存在的联系,然后又喜欢把一些事情做一些对比,或许可以发现一些容易忽略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这是建议。”

    “事情就这些,现在快到晚饭时间了,如果不急着赶回龙山,不如就在国医馆随意吃点吧,”钟扬说着,突然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非常认真地问张澜,“对了澜姨,最近开心有点不务正业啊,她居然在研究烹饪,是不是您对她说了什么?”

    张澜眨了眨眼,矢口否认,“肯定不是我,我什么都没说。”

    “真的?”钟扬满是怀疑的神情,“‘要管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栓住男人的胃’,是您说的吧?开心最近时常把这话挂在嘴上,成天问我喜欢吃什么,成天把自己关在厨房里研究做菜,都快入魔了!”

    罗璇顿时笑靥如花,“我怎么听着你是在显摆呀?开心妹妹对你这么好,你还想怎么样?”

    张澜也难得附和起来,把脸一板,“小璇说得没错,我看你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那回头我跟丫头说一声,以后严禁烧菜给你吃,看你还显摆!”

    不料钟扬立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住地双手拜天拜地的样子,“这可是您说的,一定要兑现!您马上去跟开心说,以后严禁她进厨房……”

    “不对啊,”张澜也愣住了,“开心这丫头从小就心灵手巧,虽然不近厨房,但应该难不倒她,做出来的菜有那么难吃?她肯为你下厨那就是你的福分,她管我喊了十多年的澜妈,什么时候弄过吃的哄我高兴了?连个稀饭都没煮过!”

    “跟厨艺真的无关,但是开心下厨真的只有我受得了,” 钟扬苦笑着解释道,“是您跟她说,做事都要用心对待是吧?是您跟她说,每道菜都能尝得出花了多少心思是吧?还是您跟她说,用心做菜给人吃,能把人的心也给融化是吧?”

    张澜此时倒没再否认,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觉得这几句话说得很好,很有道理,小璇你说是吧?”

    罗璇连连称是,掩口而笑。

    “就是因为这个,”钟扬苦大仇深地望着她,“您就没考虑过,开心身上有那种奇异的力量?您知道她用心做菜的时候,厨房会承受多么大的煎熬?最近这一个星期内,国医馆的厨房毁了一个灶台,现在还在修,我们都叫的外卖;居力他们宿舍的公用厨房彻底残了,居家几个小子都管开心叫灶王奶奶。可是她较上劲了,也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在院子里挖起了土灶台,仲德师伯精心侍弄的那些花花草草都被熏得不忍卒睹,师伯只敢对我发火……”

    张澜忍不住哈哈大笑,忙问,“那丫头到底能不能做出像样的菜来?”

    钟扬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焦乎乎的窝窝头模样的东西,“您看看,大多数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们可别小看这玩意,开心那真是花血本啊,不说食材,就说她耗费自身的心力,特别是那种玄阴力,我咬一小口都够我消化一整天的了,东西是好东西,只可惜目前为止,只有我可以受用。”

    正玩笑着,开心远远地跑了过来,手里捧着一个小暖瓶,身后自然跟着左伊左倩两个小屁孩,“钟扬,快来尝尝我的新作,呕心沥血啊……”

    钟扬顿时心中哀嚎。

    开心没想到张澜和罗璇来了,赶紧打过招呼,不过两人都很有默契地对她手中的暖瓶充满了“戒备”。

    开心冲着钟扬一瞪眼,“你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我哪敢啊?”钟扬嘿嘿讪笑着问道,“我来看看,今天我们的大厨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开心气鼓鼓地哼了一声,把暖瓶交给他,“自己看着办,居力提供的食材,我研制的银耳羹。”

    钟扬看见左伊左倩两个脸上烟熏火燎,心里直突突,“这次是在哪里做的羹?”

    “院子里啊,”开心得意地笑着拍了拍手,手指缝里还有不少泥土掉落,“这次你放心,长胡子已经把花草都搬走了,没有遭殃的池鱼。”

    钟扬总算是缓了口气,突然感觉到暖瓶的分量有点沉,试着打开瓶盖,一股浓烈的草药味扑鼻而来,不仅如此,散逸的香味中蕴含了强烈的力量波动。钟扬心中一动,“你竟然能使用祝由之力融合玄阴力?”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开心竖起了大拇指,“我发现用上祝由之力以后,做菜轻松多了,我有信心,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可以做出色香味俱全、精气神俱佳的好东西,到时候你可就要天天求着我做菜给你吃了……”

    钟扬看了看暖瓶里的银耳羹极其浓稠,而且还有逐渐凝固的趋势,不由得心中暗笑,居力这小子哪是提供什么食材啊,分明就是想借助开心的玄阴力来为他探索一些膏药的熬制之法,自己倒稀里糊涂成了试验的小白鼠。钟扬仔细辨认药味,应该是固本培元之类的方子,当下也不说破,不过他还是被开心超然的悟性又一次震撼到了,至尊也悄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不过他没有做任何评价。

    玄阴力运用在食物制作过程中,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提法,开心没有任何人引导,仅凭着张澜的几句有意无心的话,仅凭着自己对钟扬的感情和执念,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这种尝试无法用成功或者失败来定义,因为即便容器承受不住力量,即便食材在力量的作用下面目全非,但是“成品”已经脱离了烹饪的范畴,她做出的食物其实已经成了一种能量品,而且被钟扬当做食物吃下,其效果远胜于自主直接吸纳玄阴力。

    可是加上了祝由之力的银耳羹似乎明显超越了之前的窝窝头,钟扬带着激动、忐忑、期待的心情吃下一小汤匙,一股柔和的力量迅速在他体内化解开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