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零五章左倩的示警
    是要突破的征兆?钟扬明显感受到了居力的气息在不断增强,而且这种增幅引起了自身磁场玄力的共鸣,或许是因为功法同源,钟扬竟然发现散逸在磁场中的玄力有涌入居力体内的趋势,心中微惊,正在犹豫如何应对。

    “你不需要担心,”至尊及时开口,“虽然你跟居力修炼的功法不同,但都是石片上记载的,即便有等阶之分,必定有互通的地方,不过看他这样子,最多只能吸收你散逸的玄力,并不会影响你的根基,就算是你助他一臂之力吧。”

    钟扬当然不会跟居力计较这个,不禁问道,“他是要突破了吗?会是什么样的境界?”

    至尊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有修炼过他的功法,不过从他目前的状态和气息判断,应该不是聚灵境的征兆,我感觉不到他五感以及精神力的提升。”

    居力的突破时间很短,完全就是水到渠成的自然过渡,他睁开眼睛一脸茫然。

    钟扬在征询至尊同意之后散去磁场玄力,迫不及待地问居力,“突破了?”

    居力犹豫着点了点头。

    “感觉如何?”钟扬觉得他反应似乎有些迟钝。

    居力想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没什么感觉,我在先前的修炼状态已经停滞了大约有1个多月时间,现在只是感觉少了一种束缚,然后就觉得身体比以前强壮有力,内息也强盛了不少,除了这些,似乎没有别的特殊情况。我刚才又对自己的情况详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这也算突破?”

    从修炼的角度讲,突破的显著标志就是能清晰地感觉到冲破了一种阻碍,显然居力是完成了突破,可是不知为何,他没有获得立竿见影的提升。钟扬和至尊一明一暗都帮他探寻了内息,同样一无所获。

    居力有些沮丧地向钟扬表示了感谢,然后回去休息。

    他走了之后,开心突然告诉钟扬,她看到了居力体内似乎多了一种力量,原本居力修炼的内息是黄色的,但是她隐约看到在黄色气息中隐藏了一种暗绿色的气息,由于两者混在一起,颜色略有变化,但不真切。

    三人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作罢。钟扬可以断定开心此举具有极大的开发价值,从而使他对祝由之力再度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他很想马上闭关参悟祝由术,但是此时瞬息万变的情势没有留给他足够的时间。

    左倩有些惊慌地来找钟扬,开口就说,“左——临川可能有危险。”

    左氏姐妹已经确认左临川不是她们的亲生父亲,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但是在称呼的时候却还是有些别扭,尤其是左倩的性格棱角分明,左临川即便作为养父也没有承担起应该承担的抚养职责,亲疏相比之下,她更怀念那家亲戚寄居时的温馨。

    钟扬一头雾水,忙问,“他跟你联系了?”

    左倩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不是你让我留了件东西在他那里的吗?我现在突然感到心神不宁,就觉得有事要发生。”

    “我什么时候让你……”钟扬更是觉奇怪,“难道说,物件也能引起心电感应?”

    至尊突然说道,“咳咳,是我让丫头留东西的,我想看看她的感应力有多强,还真有效果。”

    钟扬顿时一阵无语。

    左倩连忙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原来她去找左临川是跟他事先约好的,左临川觉得有必要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单独交代清楚,之所以选择左倩而不是左伊,则是完全出于个人喜好,毕竟从外表来看,左伊更像个孩子,或许左倩跟她的母亲长得确实是太像了。

    至尊与左倩交流还是跟在断龙坳中一样,左倩虽然能分辨出声音的区别,但是她还是把这个声音归结为钟扬,至尊让她留个物件是有深意的,至少他有一定把握判断左倩的感应力能达到这个程度,而且对于左临川这个关键人物的安全还是很有保留。

    左倩留下的是一件小银锁,左伊也有一模一样的一件,本来就是左临川送给她们的满月礼,可以说,这件物事是左倩最贴身的东西,发生感应也很正常。

    钟扬回归了本题,问道,“你感应到了什么样的危险?应该跟你感应小伊的情况不太一样吧?”

    左倩忙点头应道,“是的,我感到心慌意乱、心情很烦躁,而且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情,会失去什么东西,对,好像小银锁会永远消失了一样,我一直都在想象小银锁在我面前被打碎、被践踏,只有这么多。”

    对于左临川的重要性,钟扬一直认为张鸿明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必定会派人保护他的安全,而且左临川的性格非常沉稳,很少会出现情绪波动,因此钟扬从来不会担心左临川遭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可是显然这一次会有意外,不用考虑,威胁必定来自罗家。

    钟扬无法得知,罗璇把掌握的信息到底传递了多少给罗家,但是即便是暂时置身事外的罗璇,也毫不掩饰她对左临川的忌惮,这一步是迟早要走出的,以罗璇以前的泼辣性格,恐怕早就出手了。

    “那我问你,你觉得应该怎么帮助他呢?”钟扬非常严肃地问她。

    左倩微怔,听懂了钟扬的意思,可是她木然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只是跟我说了很多很多关于我的亲生父母的事情,一点都没有提到他自己,我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是现在我预感到了危险,无论如何总要至少提醒他一下,是吧?”

    钟扬拿出手机递给她,“你来打吧。”

    左倩没有犹豫,拨通了一个号码,她略微有些诧异,钟扬的手机上没有存左临川的号码。

    电话始终没有人接通,左倩明显得有些焦虑,又拨了几遍还是如此。

    钟扬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时分,不禁问道,“一般情况下,对于危险的感应会提前多少时间?”

    左倩想了想,“大约2天吧,遇到危险的情况次数极少的,一年里也怕是没有一次,一般的生个小病或者崴个脚什么的,也略微有些感触,不过有时候自己都不会留意到。”

    又是专属能力,钟扬的脑海里转过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构想,他始终坚信每个人都是有潜力潜能的,把这种能力挖掘出来的意义巨大,这也是钟扬第一次将目光从医疗、修炼中转移到其它方向上来。

    就在左倩放弃,要把手机还给钟扬的时候,电话回过来了。

    她赶紧接通,那边左临川的声音传来,“您好,是哪位?”

    “是我!我是左倩!你现在在哪里?怎么不接电话?”左倩真的是担心了,现在一连串的发问。

    左临川似乎觉得有些意外,忙说道,“是小倩啊,你找我有急事吗?”

    左倩突然感觉到心里还是有一种“亲人”的难以割舍的情绪,很莫名地流泪了,“你……没事吧?”

    左临川奇怪地问道,“我能有什么事?我现在在一个施工工地,刚才没听到电话。”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左倩喃喃说着,又叮嘱道,“我刚才感到一阵心慌,我担心你有事,所以打电话给你问个平安,我的感觉很灵验的,您这几天出入要注意安全,我怕会有意外发生。”

    左临川并不知道她有感应力,爽朗地笑了起来,“傻孩子,你就放心吧,我现在手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如果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就打这个手机,怎么样?”

    左倩征询了一下钟扬,钟扬听得真切,微笑着点了点头。

    左倩又说,“这个手机是钟医生的,你与他保持联络也一样,你可别嫌我啰嗦,真的要小心。”

    左临川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意,挂了电话。

    左倩怅然若失地把手机放到钟扬的手中,钟扬不太理解她这种情绪,也没有多问。对于左临川,向南天有过非常明确的建议,没有必要牵扯进去,任其自然发展,这个盖子是迟早要揭开的。

    左临川收了电话,思绪飘远,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就是左倩的母亲,跟现在的左倩非常像,像极了。极其怪异地,左临川似乎重新焕发了年轻时的狂热,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音容笑貌与左倩渐渐的重合,他没来由地感到了内心最深处的颤动。

    电话响了,打断了左临川的思绪,是他的助理打来的,“左工,您现在在哪里?有个工地的初步验收时间提前到今天下午,您看是不是有时间参加?”

    左临川皱起了眉头,“不是说好后天下午的吗?为什么要提前?我们的工程交给别人去做,验收的时间应该我们业主方来定,哪有被施工方牵着鼻子走的?这个不要跟我讲什么面子不面子……”

    助理小声打断了他,“左工,这个时间不是施工方改的,而是罗总经理要求的。”

    左临川一愣,“罗璇?”

    “是罗清啊,”助理哭笑不得地提醒。

    左临川更是诧异,“这么一个小工程发包,罗清他也要插手?”

    助理打着哈哈,“下午两点半,就在工程现场,罗总会亲自来的,您要不要提前做好准备?”

    “知道了。”左临川心中写满了疑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