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零八章陷阱
    左临川尚未确定罗清的意图,此时也没见他有什么表态,假意看了看时间,“这样吧,关经理,现在离晚饭还有些时间,不如先回项目部,反正还有监理那边的情况需要查看一下,罗总你的意思呢?”

    罗清笑了笑,“我听左总工安排。”

    关淑荷悄悄长出了一口气,黄胖子心中恼怒,但是收敛了很多,神色间对关淑荷也多了几分尊重,倒也是个看得来山水的角色。罗清看在眼里,神情慢慢缓和了不少。

    众人回到项目部,却见一个中年人正在对监理单位代表大声斥责,“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看隐蔽工程记录!刚才左总工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我告诉你们,不把资料补全,你们休想拿到一分钱!”

    罗清和左临川对视一眼,都感到很迷惑。

    左临川认得这个中年人叫路元平,也是一位高级工程师,仗着是罗家的亲戚平日里对左临川就有各种不服,为人又极尖酸刻薄,这一次跟随罗清视察,他就主动要求留下,负责检查施工记录,左临川知道他什么德行,也就随他折腾。

    罗清问道,“路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路元平见众人回来,更是来劲,忿忿道,“阿清,你回来得正好,你来看看,这些施工记录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左临川简直就是在瞎搞嘛……”

    罗清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他深知路元平的品行和能力,如果他路元平有足够的本事可以将左临川取而代之的话,左临川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而且路元平一口一声“阿清”令罗清感到愤怒,现在自己是堂堂的罗氏总经理,即便是亲叔伯也不会像他这样倚老卖老。

    左临川根本不予理会,而是直接拿过了台账资料,果然错漏百出、一塌糊涂。左临川狠狠地拍了桌子,“中南监理是吧?马上叫你们在清源的负责人到这里来!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

    路元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还用得着你说?我早就问了,人家不在省城。”

    中南监理挂名“中南”,顾名思义来自中南省,公司的规模和实力却根本无法匹配一省之名,顶多跻身二流,不过在清源的人脉关系倒是不错,开拓了不少业务,但是终究管理水平有限,经常为人诟病。

    这个大楼项目在招投标环节是存在漏洞的,首先四建拿走建设标存在围标嫌疑,其次监理标很可能是内定的。对于这些,左临川很清楚里面的利益纠葛,由于项目本身不是他负责,对于其他工程师在运作过程中可能出现略微出格的地方,但只要工程质量不出现问题,那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路元平比他更清楚。

    今天的怪事有点多,左临川渐渐地起了戒备之心,他问监理代表,“我问你,你能代表你们公司吗?”

    监理代表点头,“我们刘总前天出差去的,原定计划是下周验收,他能赶回来参加,可是现在提前了,他只能委托我来。这些资料都是他亲手交给我的。”

    “你们刘总对我们的项目这么重视?连这样的资料都要他亲自保管?”左临川的话语中充满了讽刺。

    那人的脸憋得通红,“左总工,我是了解您的,这个事情容我解释。”

    左临川轻“哦”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那人又道,“原先负责这个项目的监理在一周之前突然辞职,据说是因为待遇问题与刘总闹掰,一怒之下竟是把他负责过的监理资料全都带走了,为了这个事情,我们公司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路元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居然还有这等事情?简直太可笑了!左临川,你会相信吗?”

    左临川大伤脑筋,皱着眉头说道,“我很遗憾,贵公司在管理方面存在很严重的问题,你不觉得吗?那么多资料可以让人如此轻易地拿走,而且没有备份,贵公司已经失去了作为监理的资格。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相信你们一定还有补救措施,他虽然带走了资料,但我觉得由我们业主方项目经理以及施工方配合,把所有的资料补全再说吧。”

    “什么?”路元平瞪大了眼睛,“左临川,你居然就是这么处理问题的?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跟施工单位有勾结!”

    左临川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路元平在找监理方的茬儿,却口口声声扯到了施工方,他到底想干什么?!左临川性格隐忍,但不代表他没有火气,尤其是面对路元平这样的小人,他将手中的台账文件狠狠地甩在桌子上,指着路元平的鼻子说道,“姓路的,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以我个人的名义告你诽谤!”

    路元平不是善茬,嘿嘿冷笑着说道,“得了吧,左临川,谁不知道你这些年管了那么些个工程,捞了多少油水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你这一次也太过分了吧?方付斌什么情况你不清楚?他挂靠四建旗号怎么拿下的标你不清楚?他找来中南监理你不知道?”

    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可是罗清没有。而在这个项目上,左临川也没有涉足,但他不想让罗清产生无谓的误会,对罗清及时解释道,“罗总,关于这个项目招投标程序不是我运作的,而且整个项目本身也不是我跟进的,要证实这一点根本没有任何难度,但是,现在路元平信口雌黄,蓄意损害我的名誉,对于此事,我希望集团能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

    罗清不知道路元平在发什么疯,如果他想上位,只要他有左临川的能力,根本不需要用这样的市井手段,罗家自然会给他相应的地位和待遇,可是关键他没有这个能力。罗清面色铁青地问道,“我相信左总工的话,他都没有参与到项目中来,而且今天我来参加初验,是我特意邀请他参加的,这也有问题?”

    “阿清,我当然有证据,”路元平冲着左临川不住冷笑,“姓左的,我问你,原来的监理为什么会跟公司闹翻而一走了之?”

    左临川莫名其妙,“我怎么知道?”

    路元平又问,“那今天初验的施工方、监理方的负责人为什么都没有来?”

    左临川更觉得奇怪了,“凭什么啊?是谁规定的,一个初验必须要几方负责人都参与,你怎么不让咱们罗氏的董事长来参加初验呢?”

    路元平不以为意,说出了最后一个重磅话题,“那么今天中午有谁到过你的办公室,给你送了什么东西,让你帮忙做什么事情,这你总知道的吧?”

    左临川目光一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关淑荷,关淑荷满是诧异。

    路元平笑着一指关淑荷,“这位美女,请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去找了我们的左总工程师,是不是你送给我们的左总工程师一大皮包的钱,是不是你求我们的左总工程师在验收的时候高抬贵手?也就是说,你们的工程存在着不小的问题,不然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对吗?”

    关淑荷哑口无言,因为路元平仿佛是亲眼看到的一样,而事实确实如此,然而她想撇清,“你胡说,我只是为他带了些黑枸杞,这是我们经理特意从家乡带给他的土特产。”

    “哦?”路元平得意地耸了耸肩,“送什么东西已经不重要了,难道不是吗?”

    关淑荷等于是在承认,但是在她看来,她说的都是事实,尽管她在验收前拜访左临川很犯忌讳,但是她并不认为会给左临川带去什么样严重的影响,这一点左临川也是这么认为,因此他没有对关淑荷的表现有什么否定的态度。

    “阿清,我们的左总工程师问题很严重啊,”路元平摆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那种做作令所有人作呕,可是他的话却令左临川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境地,“我相信,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你确实没有参与,对于你左总工程师来说,不过亿的项目完全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对于方付斌却是大项目,因此他就百般接近你,因为你有办法让他瞒天过海,你有办法让他与监理沆瀣一气,你有办法让他顺利通过验收!”

    路元平越说越来劲,唾沫星子乱飞,“在刚才的汇报中,你不觉得一向以严厉严苛著称的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宽容过?我真的没想到,咱们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你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的坚持、你的操守呢?哈哈,我知道了,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关淑荷没想到在此时,路元平居然还会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气得满面通红。

    路元平仍是不依不饶,装模作样地打量着关淑荷,“啧啧,果然是一个尤物啊,这身段、这模样,真是没得挑了。咦,对了老左,你不是从不近女色吗?你不是终生不娶吗?是她改变了你……”

    左临川暴怒,一把揪住路元平的衣领,冲他的脸上狠狠的来了一老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