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一十一章另一个影子
    罗清遭遇车祸,伤势非常严重,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被立即送往清源省最好的医院马上进行手术抢救,左临川也随行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但必须静养观察几天。

    这个消息传到罗氏集团,引起了高层的重视,立刻向警方施压,要求严查事故原因责任,但是现场取证、笔录询问都没有明显的漏洞。由于事故是两次撞击造成,很多因果性的证据并不清晰,很难判断事故是否存在人为因素,而且两个肇事司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都非常配合,基本能还原事情经过,当然罗定安排的那个人经验丰富,机敏地把握住浑水摸鱼的时机。

    罗清的司机已经死亡,罗清又陷入了重度昏迷,只有左临川是清醒的,他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那个路口是新建的非常宽阔,加上车流量少,发生事故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可是偏偏就这么发生了。

    左临川清晰地记得当时左侧面包车呼啸而来的那一幕,直觉告诉他这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他不理解为什么会撞击罗清那一侧,结果自己反而安然无恙。他不认为有人会用这样极端的手段去对待罗清,这不是龙山张家的做派。左临川暗自咬牙,终于有人要对自己动手了。

    罗璇几乎第一时间得知消息,马上告诉罗启松和张澜,三人一致认为这不是巧合,而且此举针对的目标只能是左临川,罗清只是个倒霉鬼而已。张澜有些兴奋了,她觉得事态将会被大大推动了一把,她马上电话通知了钟扬。

    钟扬一时不太明白张澜的用意,他似乎帮不了什么,而且张澜也没有明示。钟扬又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左倩,左倩并不意外,“就在车祸发生的时候,我已经感应到了,我知道他没有大碍,不过好像我留给他的东西损坏了。”

    钟扬对这种感应极有兴趣,为此还特意让居力搜罗了不少关于古巫术方面的书籍,想找一些可以利用的突破口,增强对祝由、感应之类能力的培养。他忙问,“快说说当时的感受,还有,你怎么知道东西损坏了?”

    左倩仔细地把感应的一些细节毫无遗漏地告诉钟扬,这种无意识转化为有意识,是创新的关键,她不忘补充道,“我对银锁的感应弱了很多,应该是在撞击中受到损伤,或者被压扁了吧……”

    “这样说来,你对左临川失去了感应?”钟扬倒是不敢掉以轻心,诚然目前左临川相对来说非常安全,但是不排除有第二次针对的可能性,而且现在他完全就在罗氏的视野范围之内,只要他有对罗氏不利的行动,就会面临最疯狂的报复。

    左倩笑了笑,“只要东西还在,我就能感应到,只是有强弱的区别罢了。这样也好,感应力是弱了,但是一旦出现感应就必定是大事,一般的小状况也不会造成我心理波动或者烦躁。”

    钟扬更是好奇,“那岂不是说,现在的状态刚刚好?那你一开始为什么不……”

    左倩解释道,“感应力的介质其实是固定的,我交给他什么样的东西是什么样的状态,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有到了他的手里之后的变化才能影响到我的感应。我跟姐姐之间不需要介质,就像这次,我是在做尝试,开心姐姐跟我一起参悟,她用祝由力可以帮助我调节感应。”

    钟扬暗暗点头,开心跟他说起过这种尝试,她本意是想用自己的力量试图介入左氏姐妹的感应能力中去,事实上却只起到了非常微弱的增幅效果,因此左倩可以猜测到银锁在车祸撞击中可能产生变形导致感应变弱。

    钟扬不及细想,又问道,“下一步,左临川会有什么举动?你必须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然的话,他下一次必定没有这么好运了。”

    左倩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知道什么?”

    钟扬笑了起来,“你和小伊是他最可信赖的人,他对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不值得奇怪,而且以你的性格,如果不告诉你一个子丑寅卯来的话,你是不会答应他的,也许你把银锁留给他也有你自己的小算盘,对吗?”

    左倩虽然精明,但毕竟还是个孩子,轻声哼哼道,“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我偏不告诉你,反正即便他会有危险,我也能感应得到,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钟扬笑容一敛,严肃地说道,“意外已经发生了,如果他坐在罗清的座位上,现在躺在医院生死不明的就是他,你感应到了吗?你有特殊的感应能力是好事,但是如果你盲目地过于相信这种感应的话,万一出现感应之外的事情,你就追悔莫及了,你难道真的可以保证每次感应都是百分百正确的吗?”

    左倩似乎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与左伊的感应完全出于本能,而且最重要的是,感应到危险之后,有能力化解的,只有钟扬,而钟扬并没有明确地说到这一点。她凝视着钟扬良久,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任。

    左临川几乎是与罗氏集团共存到现在的,他对罗氏的发展历程了如指掌,但是他手中掌握的阴暗资料其实并不多,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基于他对事实的推断和猜测,能搜罗的真实原始凭证少得可怜,这也是他隐忍不发的直接原因。

    张鸿明找到左临川谈合作,不是左临川不想合作,而是他自认为没有合作的本钱。然而张鸿明却告诉他,不需要铁证,只要左临川自己站出来质疑当年他所在单位资产并购的一些问题就可以了,这让左临川彻底心动。随后,张家在长宜的一系列动作,已经让罗家焦头烂额,也让左临川真正看到了希望。

    站出来质疑,没有任何问题,左临川等待时机,他觉得如果能联络到当年单位里的一些老同事一起发难,会比自己单枪匹马强很多。当年的同事大多已经退休,而且很多人都是在罗氏企业中退休的,不管罗氏手段如何,对待并购之后的员工福利待遇还是相当丰厚的,因此几乎没什么人响应,直到他联络到了一位名叫章华敏的人。

    此人在并购前是一个矿井的安全员,是最早接受收购的几个产业之一,后来跟随过左临川一段时间,参与到罗氏集团的一些筹备事宜。左临川目标太大,罗氏的高层对他不会保持绝对的信任,而他与左临川不同,他的能力和态度得到了当时罗氏族长的肯定,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比左临川更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机密。

    章华敏十多年前因为一些业务上的纠纷,一怒之下离开罗氏,现在有着自己的产业,日子过得挺红火。有不少传言,说是因为章华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表面上被迫离开罗氏,实际上他现在的一切都是罗氏给的,为的就是让他闭口。

    是张杰突破了章华敏,然后再牵线让左临川与章华敏秘密沟通,迅速达成了共识,彼此间不需要磨合就形成了默契。左临川想把这件事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由自己来选择发难时机,到时候会有人通知章华敏及时响应,这个人就是左倩。

    钟扬听完,大致梳理了一遍,觉得有些很不踏实。首先是张家的态度,找了左临川又去找章华敏,那么必定还联系过其他人,这种举动很难不让罗家察觉;其次是张杰动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突破了章华敏,这一点总不太令人放心,如果这一环节有问题,左临川就是被人卖了却还帮人数钱。

    钟扬问道,“那左临川有没有明确,让你什么时候通知章华敏?”

    “没有明确说,”左倩摇头,“不过他给了我和姐姐每人一个手机,前几天刚快递到的,他说每天会给我们姐妹发问候短信,如果哪一天停止发送,那就第二天通知章华敏,给他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钟扬狐疑地看着左倩,不像是撒谎的样子,这样处理太草率也太被动了,既然左临川手里没有充足的证据,张鸿明还是把他推在台前,摆明了把他当做一个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就像这次车祸,如果是左临川重伤的话,反而给了张鸿明一个不错的契机。

    钟扬对车祸这个概念很敏感,自己遭遇过、沈斌也遭遇过,现在又出现了。他感到愤怒,对这种极端手段深恶痛绝,张澜认为是罗家想对左临川采取措施而误伤了罗清,但是现在钟扬更觉得可能背后有张鸿明的影子。

    “我觉得你们该去看看左临川,毕竟他是你们名义上的父亲,他在清源省第九医院,”钟扬很快就有了盘算,“事不宜迟,你去通知小伊吧,你们马上准备一下,我陪你们一起去,我现在就让居力叫车。”

    “现在?好!”左伊不知道钟扬的想法,却没有多问,立即去找左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