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一十二章九院的合作
    第九医院是清源省最好的综合型医院,以骨外科和中医闻名,也是与钟扬寻求合作最积极的医院之一,院长傅林泉接到钟扬的电话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等待来访。

    钟扬与左氏姐妹先后达到第九医院,左倩左伊通过问询赶去病房,钟扬则直接进了院长办公室。

    傅林泉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专家型管理者,身上有浓厚的书生气息,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刘强,但是他比刘强的性格更温和一些,他对钟扬的到了表示了非常真诚的欢迎,“钟医生,我们这一次应该是第二次见面吧?”

    钟扬笑着与他握了手,“在您的办公室里是第一次。”

    傅林泉不禁莞尔,拉着钟扬坐到沙发上,问道,“为了合作的事?还是为了罗清而来?”

    这种玩笑般的口吻很有亲和力,双方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就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一样。钟扬也颇有玩味的回答道,“您说的合作,似乎我们已经开始了,之前那次会面就是很好的契机;至于罗清,我确实挺感兴趣的,您应该知道,车祸这种事情好像经常在我身边发生。”

    傅林泉听闻此言,立即想要把握这个时机,“上次我们的会面很愉快,我想进一步确立我们双方的合作关系,你大可以放心,我绝不是李学敏,而我这里可能有邵雪卿,但并不在我身边。”

    这下轮到钟扬诧异了,看来傅林泉是下了不少工夫的,他在隐晦地指出李学敏因为处理不好与邵雪卿的关系,从而激怒钟扬,导致合作的破裂。但是他没有点出邵雪卿与钟扬到底什么关系,却又含混地在说第九医院不乏年轻漂亮优秀的女士,从这个角度却又像是在轻视钟扬。

    钟扬直接要求到傅林泉的办公室里会面,已经充分说明了合作的意向,傅林泉这番话更像是已经开始了谈判的进程,企图压低谈判的砝码。

    “邵姐是我在长宜认识的最早的朋友之一,她对我非常照顾,我对她非常感激,” 钟扬无意在这里纠结,马上转移了话题,“谈合作没有任何问题,我只提一个要求,正式合作的起点从罗清开始,您看怎么样?”

    “罗清?”傅林泉满脑子疑问,“据我所知,你跟罗总经理似乎没有什么交集,即便你与前任总经理罗璇有些交情,可是他们的关系……”

    钟扬淡淡一笑,“您了解的事情还真不少。”

    傅林泉喝了口茶水,掩饰一下此时的尴尬,“我一直认为可以与你的国医馆建立非常亲密稳固的合作关系,所以我必须对你有所了解。”

    “那您还了解到其它的什么事情吗?不介意一下子全都告诉我,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钟扬又开起了玩笑,跟这样的老狐狸谈合作还真是够伤脑筋的,又补充了一句,“您不需要回避,我觉得您对我越了解,我们合作的氛围将会越好。”

    傅林泉暗骂一句“小狐狸”,嘴上却道,“我就了解这么多,而且据我所知,想与你合作的人都知道这些,算不上什么秘密。”

    “那就好、那就好,”钟扬若无其事般地说,“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您,我们之间的合作绝对没有任何障碍,但是有一点我事先说明,我的合作伙伴肯定不止第九医院这一家,或许在清源省也如此。”

    傅林泉花白的眉毛猛地一挑,他知道钟扬的医术,也了解钟扬团队中的另外两位成员,居力和张仲德。居力来自苗疆,声名不显但祖传医术极为了得;张仲德则是清源、中南两省最顶尖的泰山北斗级人物,他竟然能偃旗息鼓投奔国医馆,固然有对钟扬爷爷报恩的因素,但是傅林泉认为,张仲德这种投资眼光非常敏锐。

    在傅林泉看来,以国医馆目前的规模,要想在清源完全立足,可以寻求的合作者除了自己之外还真再挑不出一二来,可是他严重低估了钟扬的眼光和格局,他没想到钟扬此时已经跳出了清源省的框架,也就是说,他可以放弃长宜,清源省城同样不会是久留之地,这种合作严格意义上讲,不是与钟扬的合作,而是与国医馆在清源省的合作。

    想到这里,傅林泉不禁由衷地感慨,“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佩服!”

    钟扬宠辱不惊,“傅院长过奖了,您应该知道,我的国医馆虽然成立时间很短,但是业务上有居、张、范、柳的支持,管理上有秦雅、邵雪卿和杨崎,如果我拿不出令他们信服的医术、能力和眼光,他们迟早会离我而去的,您觉得呢?”

    傅林泉对他提到了几个人都有所了解,除了秦雅,但是他把秦雅还放在邵、杨之前,那就说明她在钟扬心目中的地位之高,按照他的理解,钟扬背后肯定有为他指引之人,邵、杨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那就只有秦雅了,因此心中对这个女人倒是起了几分好奇。

    正在此时,钟扬收到了左倩的短信,她们已经找到了左临川的病房,可是病房外有罗家的人看守,禁止左临川与外界接触。

    钟扬皱起了眉头。

    傅林泉疑惑地问道,“钟医生,遇到什么事了吗?”

    钟扬想了想,就把左氏姐妹想要探视左临川的事情告诉了他,“她们是左临川的女儿,女儿看望受伤的父亲,那是天经地义,您看这个事情……”

    傅林泉马上抓起了电话,“喂,五病区吴主任吗?我是傅林泉。”

    吴主任慌忙问好,“是傅院长啊,您有什么指示?”

    傅林泉按住话筒,向钟扬问明了左氏姐妹的名字,又说道,“现在你的病区里有两位小姑娘要看望她们受伤的父亲,被人拦在了病房外,这是什么情况?在医院里,病人家属都没有探视的权利,那要我们这些做医生的何用?”

    吴主任一头雾水满头汗,忙问,“傅院长,您说的我不太明白啊,那两位小姑娘要看望哪位病人?是不是弄错了?”

    “左临川,就是遭遇车祸的,罗氏集团总工程师,”傅林泉不耐烦地说道,“现在人家长辈已经投诉到院长办公室来了,你看着办吧。如果是医院工作人员阻拦,那就把名字上报医院等候处理,如果是罗氏集团的人,那就请他们离开,必要时候可以通知保卫科。”

    “是、是……”吴主任还没来得及辩解,电话就挂断了,他气呼呼地带上几位医生赶去左临川的病房。

    傅林泉冲钟扬一笑,“这样处理,你可满意?”

    钟扬点点头,“多谢傅院长了。我也不瞒您说,这两个小丫头我非常看重,目前算是我的记名弟子,她们的父亲遭遇意外,我也很担心,所以就带着她们来看望,没想到还遇到这样的小麻烦。”

    “是吗?”傅林泉心中嘀咕,你的弟子去看她们父亲,你却坐在我办公室里让我发号施令,不过傅林泉也不是省油的灯,笑着为钟扬续了茶水,“我们切入正题,继续谈合作。”

    “中医领域,全面合作,四十岁以上可以进行轮岗,为期半年;四十岁以下可以进行定期轮训,每期三个月,每年两期。”钟扬一口气就把合作方案全盘托出。

    “真的?”傅林泉眼睛一亮,他没有想到钟扬是带了如此诚意而来,一时有些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轮岗是不是意味着国医馆的人与我们中医部的人可以互换?轮训的意思是不是我们进行年轻医生的交流?”

    钟扬立即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原则上是这样的,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我国医馆到你们第九医院的人员待遇不得低于你们正式职工的待遇,这需要您协调解决。”

    “当然没问题!”傅林泉极为爽快地答应下来,在他看来,以钟扬的财力和积淀无论如何都达不到九院的标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事实上,国医馆的待遇远超九院,之前在长宜的时候,柳门弟子几乎没有不愿意跟随钟扬的。

    钟扬这种以高超医术吸引人、以高薪留住人的策略是邵雪卿率先提出的,得到了秦雅的高度赞赏,同时她还提出了一条补充性的建议,因此钟扬表面上是与人合作,实际上到底为谁在培养人才还真是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然而傅林泉似乎还有些更大的期盼,讪笑着又问钟扬,“你说的轮岗,四十岁的界限应该是初略的吧?咱不纠结这个,我想问,张老先生和居医生是不是也在此列?”

    钟扬故作难色,沉吟了好一会儿,“这个我还真没考虑过,不过既然我都说出了口头协议,又不好收回,居力和张师伯虽然都符合条件,但是好歹您也让我留一个在家里坐镇,不然的话,我实在精力牵扯太大了……”

    傅林泉果然哈哈大笑,“够有诚意了,我看这样,他们二位每年抽一个月时间来我九院坐诊,或者周六周日作为客座专家,具体细节我来谈,只要你同意。”

    钟扬没有表示异议。

    两人双手一握,算是达成了合作。

    若干年后,傅林泉仍是对今天的草率耿耿于怀,他真的没有预料到最终最大的受益者还是钟扬,其中滋味难以明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