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一十五章医者的态度
    穴位闭合能对人体形成关键的保护,简直闻所未闻,三位专家都被钟扬的论断震住了,其中只有卢医生对中医经络穴位有些研究,他努力消化着这个具有颠覆性的说法,迟疑着问道,“钟医生,据我所知,人体的穴位大多数是局部功能性的,如果穴位闭合的话,岂不是将丧失这些功能,我无法想象……”

    钟扬淡然一笑,说道,“没错,在正常情况下,穴位确实是提供人体局部功能,但是您别忘记了,穴位所处的位置大多数是人体骨骼间隙或者凹陷中,而且从电学角度来讲,绝大多数穴位都是‘良导点’,穴位电阻只有附近周边表皮电阻的一半,因此不难推断,穴位闭合就意味着良导点的消失,全身的电阻达到平衡,这样一来,就大大减低重要穴位受创的概率。”

    众人没有想到钟扬,一个年轻的只是凭借祖传家学成长起来的中医,竟然有着如此丰富深奥的现代分析理论,一时间都有些接受不了,如果事实真是如此,恐怕在医学领域将掀起一场对经络穴位的研究热潮。

    “那么,罗清的伤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卢医生从钟扬的表现中看到了希望,扪心自问,他在西医领域已经做到了极致,但是实际效果显然不如人意。

    钟扬从他们的神色中得知收到了不错的成效,信任的基础已经慢慢建立,此时也不拿捏,当下就说,“由我来检查内脏修补中,存在较大影响的部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矫正,一旦有需要可能要进行二次手术,完成这一步之后,剩下的工作我来做。”

    “什么?”其中一位年长的专家立刻表示异议,“钟医生,有必要这么做吗?我想知道你检查判断的依据,我们首先要保证伤者的稳定,你必须考虑二次手术的风险和后果!”

    钟扬心里其实也不轻松,在医疗领域,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至少他认为以九院目前这样的医疗条件,完全可以把手术做到更好,可是据他的查探,至少有三处内脏修补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人体经脉,这种影响虽然暂时不至于对人体产生副作用,但是以后自主生长必定会有所偏差,因此而产生不确定因素。

    钟扬顾全了几位专家的颜面,没有当场点破,略微斟酌着说道,“我的判断依据就在经络方面,人体的经络穴位直接反应内脏的情况,在经络学称之为‘反射’,由于我将采取内力引导的方式,我暂时无法用所谓‘科学’的描述来解释,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也希望你们能配合我。特别是有一点请你们放心,我提出的二次手术只是最坏的打算,我一定会慎重考虑。”

    卢医生率先表态支持,其他两位对视一眼之后也表示赞同。

    再次回到ICU之后,钟扬吩咐打开了所有的实时监测仪器,安排专业医护人员进行操作,要求随时出具监测数据。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钟扬又拨打了开心的电话,让她也来医院协助,必要时可能借助她的玄阴力,居力闻讯之后主动送开心赶来。

    钟扬取出了砭石,他已经与至尊完成了交流,至尊与他一样,真正关注的着眼点在于罗清体内穴位闭合的原因,当然,经过多年沉睡的至尊对现代医学的发展速度还是充满了惊讶,他也对西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砭石是钟扬的标志性工具,卢医生和其他专家都很清楚也感到神秘,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块黑色的石头上。贮存着罡石能量的砭石悄然间发生了一些改变,能量满溢的现象慢慢突出,外在表现为质感更加圆润、色泽更加凝重,这种变化在具体施术过程中令钟扬受益匪浅,不知道是不是至尊的因素,砭石可以自主引导钟扬体内的玄力,而且契合度非常高。

    钟扬还是第一次将砭术施展在罗清这样的对象上,身受重伤、深度昏迷且极少能激起身体反应,但是钟扬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从砭石介质上传导过来的肌体以及经络情况,“现在逐一切换各处器官,从心脏开始……”

    钟扬一边选择部位器官,一边寻找相对应的反射区进行砭术查探,同时描述经络反应倒推器官状态,让人详细记录下来,传给三位专家。

    三位老专家将记录与手术记录一比对,竟然分毫不差,而且钟扬还着重指出了修补手术的瑕疵,也与实际情况极为吻合。

    “你是怎么做到的?”卢医生满脸震惊地问道。

    “让我全面完成检查再说,”钟扬卖了个关子,继续手中的砭术,全神贯注不漏掉一个细节部位,直到反复确认没有疏漏之后才收起了砭石。这一次的砭术,非常轻松,钟扬几乎没有耗费多少玄力,同时也从中得到了一些感悟,因为在施术过程中,砭石能量满溢的情况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他的感知度,这让他有些期待一旦全面掌握元罡之力将会有什么样的提升。

    经过筛选之后,钟扬确定了三个器官的五个部位作为重点讨论的对象,其中左肺下叶有局部切除存在较大的争议。钟扬对西医外伤导致人体器官受损进行切除的措施极为反感,他认为人体就像一台机器,每一个部位就像是机器的零件,对于整台机器的运转都在发挥作用,零件损坏必须修理或更换,而人体器官同样如此。表面上看切除肺叶手术在功能方面可能暂时影响不大,但是破坏了整体结构始终不是完美的解决办法。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还能有什么补救措施?”专家们也知道他们无法反驳,不过他们并不认为当时这样危急的状况还有其它选择,为此,卢医生还特意拿出了手术之前的各种数据以及罗清父亲的签名。

    可是钟扬没有因为这个而打消他的观点,“我没有再生之术,一切都只能靠他自身的调整和适应,但我还是坚持,即便遭遇再严重的损伤,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修复而非切割,从人生的角度来讲,甚至比生命更重要,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完全站在病患伤者的角度来看待医学。”

    “你是在教训我们吗?小伙子!”其中一位专家实在是忍无可忍,怒斥钟扬道,“作为医生来说,没有比抢救生命更重要的了?在生命与生命的部分之间,难道还有选择吗?请你告诉我,你这种完美主义有什么意义?”

    卢医生见势不妙,刚想劝解,却被钟扬拦住。

    钟扬不温不火地回答,“救死扶伤是医生的本分,而尽最大限度的保全,是医生的追求,难道不是吗?难道因为他是罗清,他遭遇了严重的车祸,他给你们抢救的时间非常短,罗氏给你们的压力非常大,所以你们忽略了作为医生的追求,做出了草率的决定,切除确实比缝合更简单,尤其是在一些西医理论中可以简单处理的东西,比如肺叶、比如阑尾,是吗?”

    那位专家更觉愤怒,“你口口声声说我们这个切除手术草率,你知道当时情况的危急吗?伤者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等等,”钟扬的火气也慢慢升腾上来,“你确定,这个切除手术是在抢救的第一时间进行的,而不是第二天发现他呼吸有困难之后,再进行的切除?你真的确定吗?你是这个手术的主刀医生吧?”

    那人瞠目结舌,“你、你怎么知道?”

    钟扬冷笑着说道,“部分肋骨因遭受猛烈撞击形成粉碎性骨折,二次撞击则导致部分碎骨造成对内脏的损伤,其它重要部位也许没有可以切除的可能,而肺部嘛……其结构对手术造成极大的难度,而且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于是……好吧,可以拿出手术时间,如果是在伤者送医院的时候就做的切除,我任凭处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切除手术应该至少是抢救之后的凌晨或者上午。”

    钟扬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些,而且他的目的并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彻底掌握对罗清救治的主动权,如果九院的专家不配合或者消极配合的话,将会对整个救治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然而他所说的,就像是他亲历的那样,三位专家无言以对。

    最后还是卢医生开了口,“这个手术是经我们三人一起研究集体决定的,我们现在愿意接受你这个说法,确实有些草率,或者说是不负责任。”

    钟扬终于又露出了笑容,他得到了专家们的认可,缓和了许多,又宽慰道,“其实如果当时我在场的话,或许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我只是表明作为医生的一种态度,并没有其它意思,我只是想接下来的治疗中,能够得到大家的鼎力支持。”

    三人面面相觑,此时谁都没有半分轻视之心,都觉得他有办法处理类似的情况,可是都没好意思开口相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