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章横生枝节
    龙有逆鳞,人有禁忌。

    钟扬的逆鳞或许可能是开心,他的禁忌则必然是砭石,因为砭石几乎就等同于至尊这个独一无二的特殊存在,从大山里出来至今,也许打砭石主意的人不少,但是像罗近山这样明目张胆索要的人却是第一个。

    钟扬怒极而笑,罗近山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竟然看中了砭石,开心的脸上立刻敷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就连砭石中的至尊都刻意释放了自身的能量,钟扬能够明显地感受到砭石透过衣服向自己传导而来的寒意。

    傅林泉无比尴尬,他深知这块砭石对钟扬的意义,就像刺客的剑、武士的刀,没有任何商量回旋的余地,而且他隐隐打探到,钟扬似乎与京城的权势人物有着不同寻常的联系,他身边这个女孩就是来自京城。

    罗近山见钟扬只是发笑,更是拿出了罗家当年的霸气,继续紧逼说道,“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来考虑,我提醒你两条,第一,你必须为罗清的伤负全责;第二,你千万不要忘记这里是清源,我代表着罗家。”

    钟扬被这个老头气得不轻,不过开心的脾气可比他大得多,若不是顾及钟扬的感受,她早就当场发飙了。钟扬尽可能让自己的情绪平和一些,摇着头回应道,“我真不知道罗家到底是如何的权势滔天,也不知道清源省到底是不是罗家的自留地,现在我也明确地告诉你两条,第一,我对罗清的医治到此为止,任其自生自灭,这个结果是你造成的;第二,如果罗家想要对我采取措施手段,随时放马过来,我钟扬随时奉陪。”

    “硬气!”罗近山对钟扬竖起了大拇指,冷笑着说道,“真不知道是谁给你这样的底气,年轻人真够冲的,有我当年的意思,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再考虑下,或者先想想能不能从这里离开。”

    钟扬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有这个权力吗?你难道以为在第九医院也能成为你们罗家的后花园?”

    傅林泉脸色铁青,罗近山已经严重践踏了他的尊严,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罗近山粗暴地摆手阻止,“我已经让人报警,有不法分子以行医为幌子招摇撞骗四处敛财,企图以医治我罗氏集团总经理罗清为要挟进行敲诈勒索,并且使用不正当手段致使罗清再度受到伤害,现在我代表罗氏集团正式向警方提出申请,彻底调查此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警官赶来问询,你就等着吧。”

    钟扬并没感到有多意外,他对罗氏的手段不陌生,这是一个善于利用关系、利益交换达到目的的家族,既然警方会介入,他反而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毕竟在国医馆还住着一位恐怖家伙。

    开心不谙世事,但是她的智商情商都非常高,而且三世梦境之后,她与钟扬有着很深的默契,多有心意相通之处,此时钟扬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极为隐蔽地向她释放了一个暗号,食指稍稍弯曲指向居力。开心心领神会,他的意思是让她与居力至少有一人回去把消息传出去,至于传给裘中和或者张澜,在她眼中似乎没什么区别。

    钟扬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除此之外还别有深意,他从怀里拿出了砭石,托在掌心,罗近山丝毫不再掩饰垂涎之意。钟扬说道,“我就在这里,我的东西也在这里,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知道它有什么作用吗?你猜它会给你带来什么吗?”

    罗近山恨不能马上伸手把砭石攥在自己的手心,却是不阴不阳地说道,“是什么没关系,有什么用也不劳你费心,重要的是,它即将属于我。”

    “你就一点不担心罗清吗?你口口声声说罗清是你的侄孙啊,”钟扬不失时机地提醒道。

    岂知罗近山嘿嘿一笑,“我拥有了它,就可以救醒罗清,你别想蒙我,你就是用它对罗清进行了催眠。”

    傅林泉在一旁听了半晌,暗暗摇头,心中只有一个评价:利欲熏心。

    钟扬知道此时难以善了,对傅林泉说道,“我留下,但是国医馆需要居力,开心也必须回去,他们虽然是我的同伴,但是他们都没有直接参与到先前的治疗,请傅院长帮忙派人送他们一趟。”

    傅林泉赶紧应诺,“钟医生请放心,我保证他们一定安全返回国医馆。”

    对此,罗近山倒是没有任何表示。

    开心和居力向钟扬告别,彼此都没有太多的言语,之后钟扬就地盘膝而坐,双目微阖。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来了两男一女三位警官,当先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汉,左脸有一道深深的疤痕,显得气势汹汹。甫一到ICU病区,疤痕大汉劈头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报的警?”

    罗近山已经被罗家的晚辈簇拥在病房外,早有人上前打招呼,“没想到是刘所长亲自来了呀!”

    刘峰是九院所在区域的派出所副所长,接到报警电话的时候恰好就在附近带队巡逻,他以为只是寻常的医疗纠纷,便带着两个民警直接赶来,却没想到会是罗家报的警,了解情况之后更没想到九院院长傅林泉站在罗家的对立面。

    打从刘峰到场之后,钟扬还是保持着坐姿,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但是来的三位警官在询问的过程中都非常有默契地没有打扰到他,这令罗近山非常不满,“刘所长,情况已经很清楚了,我现在怀疑这个钟扬根本就是一个骗子,我要求你马上把他带走审问。”

    刘峰虽然外表粗犷,实际上却是心细如发,他听说过钟扬的名气,也清楚他在长宜、在省城的口碑,关键是傅林泉的态度。九院是他的辖区中最有身份地位的存在,双方多有合作关系融洽,可是傅林泉在这个节骨眼上完全站在钟扬一边,不惜顶撞罗近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因为是非曲直使然,要么钟扬背后有足以令傅林泉忌惮或者示好的靠山。

    “罗老先生,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罗总经理的伤,”刘峰打了个哈哈,和起了稀泥,“既然钟医生是傅院长请来为罗总经理救治的,作为医生的角度来讲,他完成救治工作,但是还需要伤者自己恢复的时间呀,再者说来,哪有药到病除、术到病除这么爽利的事情啊?您呀,肯定是担心罗总经理的伤情,这一点我完全理解……”

    罗近山脸色顿时一寒,“刘所长,那按照你的意思,你是不打算受理我们罗家的报案了?”

    刘峰一怔,他在“罗家”“报案”两个词上落了重音强调,“罗老先生,您报的这个怎么就成了案子了?事情经过我们都了解过了,现在罗总经理身体机能各项指标一切正常,连个医疗纠纷都算不上啊,您这不是在为难我吗?”

    罗近山重重地哼了一声,问道,“依刘所长的意思,非得要等我们家罗清出现意外情况之后,才能立案调查?这就是你们派出所的作风?如果你不受理,那我就继续上报市局处理,市局不行,那就省厅。我倒不信了,你们为什么要维护这个欺世盗名的骗子!”

    罗近山的话越来越难听,就连傅林泉也吃不消了。

    刘峰左脸的疤痕狠狠抽搐了几下,问道,“罗老先生,我们只是基层民警,我们必须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流程办事,这事我管不了,告辞。”

    说着话,刘峰招呼两个年轻人就要走。

    “慢着,”罗近山还是咄咄逼人,“你先等等,我让人再打个电话,或许你会改变主意。”

    一旁早有人在罗近山的耳畔请示了几句,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拨出了一个电话,“高局,是我,罗氏集团的,现在有这么个事情……”

    此人的口齿极为伶俐,思路极为清晰,把整个事情的原委基本都说清楚了,可是该含糊的时候含糊,该明确的时候明确,令人听起来的感觉又与事实有些差别,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他把手机递给了刘峰。

    刘峰知道对方是市局的分管领导高觉,此人素来讲究人情世故,罗家这样的大势力大集团自然懂得迎合,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高觉在本系统内并不受人待见,鲜有尊重。刘峰结果电话,非常刻板地说了句,“高局,我是刘峰,请指示。”

    高觉一愣,旋即哈哈一笑,“小刘啊,你我是兄弟,说什么指示不指示的,我听说罗总经理的情况不太好,这可得引起重视啊,请你跟院方多沟通协调,务必要确保罗总经理的健康,一切都要站在尊重科学的立场上处理问题,即便结果不尽人意,也不能让伤者家属寒心,也轻易不能为人诟病,这个责任重大啊。”

    刘峰硬着头皮再问,“高局,您说吧,我该怎么办?”

    高觉也是捏着鼻子说道,“就按常规报案受理,双方都客气些,调查清楚事实真相有个交代就可以了。”

    刘峰心中冷笑,没有回话,直接把手机交还了出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