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一章咬钩的鱼
    就在刘峰打算毅然离去的时候,他的耳畔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刘所长,麻烦您把我带走吧,如果您觉得为难,也可以继续拿捏,等待别人来把我带走。”

    刘峰顿时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钟扬,却见他仍是保持着入定的模样,心头一凛,他知道钟扬绝非常人,但是此时又不知该如何回应。

    钟扬又道,“我考虑清楚了,即便是您把我带走,我也绝不会把此事牵累到您,不过眼下这个顺水人情倒是做得。”

    刘峰微微摇头,高觉是领导没错,但并不意味着就必须要买他的账,然而钟扬的要求却超出了常规逻辑,心念电转,他对罗近山道,“高局的指示我不能不从,但是毕竟这个事情还缺乏事实依据,我不过是一个分管治安的副所长,确实很为难,这一点还请罗老原谅。要不这样,您是不是跟我们所长打个招呼,请他下个命令,我照办就是。”

    罗近山笑了,他原以为刘峰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见他此时“屈服”于上级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模样,很是受用,当下就答应,“没问题,我这就让人给你们所长打电话。”

    结果当然没有问题,这位所长一听有高觉的指示,马上让刘峰照办。刘峰心中冷笑不已。

    钟扬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完全是被罗近山激怒了,而且这个决定也得到了至尊和开心的认可,不论是裘中和、褚瑞田还是向南天,都不会让钟扬受到任何委屈,换言之,钟扬也想知道,自己在以上几位重量级人物的心目中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虽然这种做法显得很幼稚,但是非常直接,也不容许有任何迟疑。最关键的一点,钟扬的这个决定,将会让罗家付出极为惨痛、高昂的代价!

    罗近山的贪婪近乎于无耻,他在刘峰即将带走钟扬之前拦住了一行人,“刘所长,稍微缓一步,我还有件东西需要拿回来。”

    刘峰简直再难压制住对罗近山的厌恶之情,皱着眉头问道,“还有什么事?”

    此时他已经把称呼都省略了,然而罗近山却丝毫不以为忤,笑着说道,“这个骗子拿走了我们罗家的一件稀世珍宝,是一块黑色石头,形状怪异,会发出七色炫光。”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谁都知道黑色砭石是钟扬的标志物,可是罗近山竟然厚颜到如此地步,而且言之凿凿,说成了他们罗家的传家宝一般。

    刘峰看了一眼钟扬,也不知为什么,当钟扬向他提出要求的时候,他对钟扬就产生了一丝敬畏之心,这是他多年以来与各色人等打交道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钟扬竟然拿出了砭石,走向罗近山。

    罗近山鼻孔朝天,然而其他罗家的人却有些慌乱,想要上前挡住钟扬,却又被他散发出的气势震慑住。

    钟扬冷笑着问道,“请你再说一遍,这个东西是你的?”

    罗近山活了一大把年纪,如何会被他吓到,立即应声,“没错,这是黑孔雀石,是我们罗家传承了三百年的宝贝,是你假称能用它治好罗清,我才借给你的,现在物归原主,有错吗?”

    黑孔雀石?钟扬哈哈大笑,“我实在不想骂人,可还是忍不住要骂你一句‘老不羞’,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石头?敢不敢找人检验材质?还黑孔雀石呢!”

    “你敢骂我?”罗近山老羞成怒,将手中拐杖拿起就要打钟扬。

    钟扬不避不让,猛地将磁场释放出来,罗近山的手一哆嗦松开,拐杖也没有落地,就这么被横亘悬浮在半空,这一幕异常诡异。

    罗近山被人搀扶着后退了几步,目光神色不定地望着钟扬。

    不料钟扬把黑色砭石交给了刘峰,“刘所长,我不想有任何辩解,您可以把我带走,这件宝物可以交由您保管,我信得过您。”

    刘峰这下子全明白了,闹了半天是为了这块石头,他将黑色砭石捧在手心端详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就交给了随行的女警官,“小任,这个由你保管,到所里第一时间登记好。”

    姓任的女警官性子比较古板,拿出采集证据的档案袋把砭石放了进去,没有多看一眼。

    罗近山的眼睛则死死地盯住这个档案袋,又拦住了刘峰,“刘所长,您看这个石头还是应该归还给我比较合适,因为治疗我们家罗清的关键就在这个宝贝身上,您把它一带走,要是延误了治疗,那这个责任谁来负?”

    刘峰差点就要骂娘了,钟扬及时为他解围,“交给他也行,是我的谁也拿不走,不是他的他也保不住。”

    砭石是至尊的前寄主,钟扬是至尊的现寄主,两者分合只需通过至尊动用一个念头就能完成,除非砭石在瞬间粉身碎骨,然而现在砭石中还蕴藏了一块罡石,简直已经无坚不摧,因此钟扬大可以放心地把之交出去,至于交给谁还真无所谓。

    任警官按照刘峰的要求把砭石交给了罗近山,却是拿回了档案袋,还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尤其是罗近山的手触碰过的地方。

    罗近山完全忽略了这个细节,拿过砭石之后就如获至宝,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让人送他回去了。罗家倒是还派了两个人随同刘峰去了派出所。钟扬一直非常配合,有问必答,而且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相反罗家的两位则语焉不详,一心只顾维护罗近山的言行,错漏百出,但是他们满心以为只要钟扬身陷囹圄,那件宝贝就将归罗家所有,这才是最关键的。

    不算是审讯,罗近山只让人分别做了笔录,两厢一对比,孰是孰非一目了然。事实明摆在那里,罗家的人连砭石是什么有什么用都不知道,甚至这两个人连石头都没看清楚,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相比之下,钟扬显得很平静,除了问答之外没有一句废话,他自己要求刘峰把他带进来的,自然不会在刘峰身上找茬儿,刘峰知道,钟扬在等待,而他也在等待。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一个胖子匆匆赶来,还喘着粗气,见到刘峰就一连串发问,“老刘,人呢?审得怎么样?有没有线索?落实了吗?”

    刘峰一皱眉,不硬不软地顶了句,“在接待室呢。”

    “接待室?”胖子眼睛一瞪,“老刘,你什么情况?你什么时候把疑犯带回来请到接待室的?这不瞎胡闹吗?”

    “疑犯?”刘峰的嗓门也高了起来,“我说李所长,是谁告诉你,我带回来的是嫌犯?证据呢?”

    李胖子一愣,“事关罗家信任的总经理人身安全,人家罗家老爷子让人报的案,这还能有假?老刘,难不成这个嫌犯是你们家亲戚?”

    刘峰冷哼着说道,“是不是我家亲戚,我不知道,不过你跟罗家沾亲带故倒是不假,行了,你来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带着我的人撤了,您慢慢悠着点。”

    说着话,刘峰招呼自己的下属扬长而去。

    李胖子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心虚,刘峰跟自己不对付早就不是秘密,就连双方手底下的人也多有龃龉,但是刘峰从来没有如此干脆过,就这么三言两语把“疑犯”撇下,至少也应该跟自己掰掰手腕才合常理,此举实在令人生疑。

    想着心事,李胖子走进了接待室,见到了钟扬的一刹那有点发怔,他依稀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面熟,一时却想不起来。李胖子指挥着两名下属坐下,摆出一副审讯的架势,猛然想起这里似乎不是审讯室,略微一踌躇说道,“带去审讯室。”

    钟扬微闭的双目睁开,看了看眼前的三位已经完全陌生,笑了笑,“为什么要带我去审讯室?有什么话就在这里问吧,我保证配合你们的工作。”

    “倒是识相,”李胖子大嘴一咧,脸一板,“审讯室才是我们工作的地方,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钟扬等的就是这样的冲突,然而他并不了解眼前这个胖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说着话还是带着几分委婉客气,“这位警官……”

    “什么警官,这是我们所长,”一个年轻人颇带着一些谄媚地纠正道。

    “原来是所长大人来了,”钟扬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更有诚意更尊重些,又问道,“虽然我没进过派出所,但是我知道,审讯室肯定是审问犯人的地方,我不是犯人,所以我不应该去那里。”

    “少废话,所长让你去哪里就去哪里,哪轮得到你在这里挑三拣四的?”另一位也不甘示弱地逢迎,说着话就想来拽钟扬。

    钟扬抬头望见接待室里也有监控摄像头,笑着一指,“你敢动手?这里可都有记录的,你无凭无据就要带我去审讯,难道你不就不怕我追究你的责任?”

    李胖子嘿嘿冷笑着问道,“小子,你是想激怒我吗?你可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是谁的地盘!”

    钟扬懒得理会,又端坐着闭上了眼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