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二章重酬
    李胖子被钟扬彻底激怒,示意两个属下先把摄像头挡住,那两人显然经验丰富,从角落里变戏法似得拿出一个网罩模样的东西,高低正合适够得着,就那么轻轻一拨,摄像头的朝向就发生了改变。

    “现在,我来跟你好好谈谈,”李胖子一脸阴骘地向钟扬靠近。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钟扬冷冷地回敬道,“我奉劝你,在动手之前最好先想清楚,你这身*代表了什么,你现在所做的又是为了什么,一旦你出手,那就什么都晚了。”

    李胖子哈哈大笑,“你这算是在吓唬我吗?还真是好笑,到了这个地方冲我说这样的话的,你绝对是第一个,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屈服,让你趴在地上向我求饶,你信不信?”

    钟扬双目怒睁,瞬间爆发出来的威慑力令人不寒而栗,李胖子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钟扬满含嘲讽地说道,“我有一百个理由让你会感到后悔,你信不信?”

    刚才那瞬间的目光如同两道利剑一般,深深地刺入李胖子的心里,使他非常自然地产生了深深的忌惮和畏惧,对钟扬的话更是难辨其中意味,他实在不明白一个被罗家盯上的人有何底气在这里放肆,他第一次对钟扬的身份产生了兴趣,只是来得有些晚。

    李胖子两个下属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才不会有任何顾忌,当下就一左一右上前夹住钟扬的胳膊想要拖拽出去,李胖子一摆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钟扬。”钟扬任凭双手都被控制,镇定地回答道。

    “钟扬?”李胖子忽然想了起来,“你就是传得神乎其神的那位小神医?在省城刚开了间国医馆?”

    钟扬点点头。

    李胖子心里犯起了嘀咕,他在电视、报纸上都看到过关于钟扬的报道,顿时意识到事态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罗家的人情固然重要,但是官媒力捧的先进人物又岂能让人轻易抹黑?难道这就是他的倚仗?

    李胖子非常及时地换上了一副笑容,一边呵斥两位下属松开手,一边比较客气地请钟扬坐下,说道,“原来是钟医生,久闻大名,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是我太唐突了,这肯定是个误会,得罪之处还请您多多包涵。”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钟扬没想到自己在清源在省城有了如此的知名度,只得暂时放下了之前的念头静观其变,勉强冲李胖子点点头,“我也希望只是一个误会。”

    就在李胖子想要尽量缓和与钟扬的关系之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李胖子看到手机显示的人名之后,就转身走了出去,随手还带上了门。

    “李所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电话那头完全是一种上位者的姿态。

    “高局,这个事情不太好办啊……”李胖子一五一十地将在派出所发生的情况都告诉了高觉,最后还不忘分析了一把,“我觉得这个事情有蹊跷啊,您看,第一,我压根儿就没信罗家人的一面之词,刘峰走之前丢给我两份笔录,完全站不住脚;第二,这个钟扬根本就是有恃无恐的样子,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底细,但是就凭他是省里媒体标榜宣传的情况,我们也不能肆无忌惮地给他按罪名;还有,刘峰肯定知道什么,平日里他有事没事都跟我抬几下杠,今天一见我撒丫子就跑,实在太反常了。”

    高觉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跟罗家牵涉得实在太深了,假意拿捏了几下,又将晋升的鱼饵抛出引诱,可是李胖子甚是油滑,始终不肯表态。高觉悻悻然挂断了电话。

    李胖子顺便上了个厕所,脑子里还在过着高觉的话,暗暗嘀咕,都快到五十了,还用晋升这档子事来忽悠我,红口白牙还带不认账的,回头怎么栽进去都不知道……正念叨着,电话又来了,是一个陌生电话,“喂,李所长吗?您好,我是罗荃。”

    罗荃是罗近山的三儿子,现在是罗氏下属最大的一家子公司里负责,为人仗义疏财极有人缘,之前有过几次交道,李胖子不敢怠慢,连声问好,“原来是罗总,很久没有联络了,这一次有何关照啊?”

    罗荃笑着说道,“李所长这是怪我了,实在是公司事务繁忙,一般的酒局饭局我都没有时间参加,这不想着哪日得闲,请李所长小酌几杯如何?”

    李胖子嘿嘿一笑,“这哪好意思啊,您时间宝贵,吃饭喝酒这样的寻常事就不用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力范围之内,必定办到。”

    “好!爽气!”罗荃话锋一转,压低声音问道,“我的事情跟高局长的事情一样,可是我怎么听说高局长在你李所长这里栽了面子?这你可得好好跟我说道说道。”

    李胖子此时辨出了味道,稍稍理了理思路,解释道,“很简单,一句话就是证据不足。您是知道的,现在咱们华夏国讲究的就是一个‘法治’,不是我在这里打官腔,以前说风就是雨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咱守着这个饭碗不容易,违反规矩流程是要追责的,这个风险太大,我担不起。”

    他的话看似说得虚头巴脑,实则就是在问一个尺度一个价码,罗荃如何不清楚他的心思,略一沉吟道,“一百万,我要钟扬身败名裂。”

    李胖子倒抽了一口凉气,“您与这个钟扬有这么大的仇?”

    “仇不仇,你不用管,我要的是结果,”罗荃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的要求就这个,你看着办。”

    李胖子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该怎么办呢?钟扬可不是一般的江湖行医,人家在长宜就有救灾英雄的身份,在省城的国医馆也是口碑极佳,这个事情可真让我为难了……”

    “两百万。”罗荃不想听他啰嗦,直接加码。

    李胖子又道,“风险太大了,这件事一旦落实,我只怕*都保不住……”

    “五百万。”罗荃半分耐心都欠奉,直接拍出了重酬。

    李胖子终于笑了,“我尽力而为,不过话说回来,出了事您可得给我兜着。”

    “晚上有人会跟你联系交割的事情,我静候佳音。”罗荃挂断了电话,身边赫然就站着高觉。

    高觉脸上的表情很精彩,这一个人情竟然值了五百万,都被李胖子这个混球敲诈去了。

    罗荃笑了笑,“高局,看来还是应了那句老话啊。”

    高觉知道他在说什么,木然点了点头,不过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或许他在李胖子这个角度,也很难拒绝这个五百万。

    “老高,我知道你在这件事上努力了,你放心,不会少了你这份的。”罗荃递过一根大雪茄,亲自为他点上,“通过这件事,你应该明白了,老爷子看上的东西,那就没的跑了,不要有任何顾忌,照办就是了。”

    高觉奇怪地问道,“这次老爷子到底看上了什么东西?竟要花费如此高昂的代价?”

    罗荃一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老爷子喜欢就行,我们为人子女的只有尽心满足老人的要求,再者说来,如果那个叫钟扬的,肯把宝贝转让的话,也不会费这么些周折,老爷子的手笔还怕能亏了他?”

    高觉连连称是,心中却不以为然。

    罗近山拿着砭石回到家里,就一头钻进了书房,在他看来,能发出炫光的东西必定不是凡物,要么本身具备特殊的功能,要么就是内部蕴藏着极其珍贵的东西,可是他戴上老花镜,掏出各种小工具敲敲打打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什么名堂来。

    此时至尊留在钟扬的体内,作为暂时失去寄主的补偿,钟扬特许他可以进入玄骶穴修炼,而至尊则将自身的一丝气息留在砭石中,主要是为了保护内空间存放的罡石。老家伙这一番闹腾,至尊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起初并不在意,即便他企图用锋锐物切割都无所谓。

    哪知罗近山费劲想要切割磨损砭石,结果竟是毫发无损,他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始了破坏性的试验,水溶、火烧、甚至还有酸液侵蚀,激起了内藏罡石的剧烈反抗,罡石如有灵性一般对外来的干扰极度愤怒,时而绽放出强烈的光芒作为警告。

    至尊立刻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钟扬,钟扬毫不犹豫就动用玄力收回了砭石。

    一个前一秒还在火中燃烧的石头,转瞬间就失去了踪迹,这一幕就发生在罗近山的眼前,就发生在罗家的祖宅,令人匪夷所思。

    罗近山揉了揉眼睛,拨开火盆中的木炭,还是没找到砭石,猛然想起钟扬曾经说过,“是我的谁也拿不走,不是他的他也保不住”,顿时心中怒火冲天,一脚踹翻火盆,火星乱溅,吓得外围几个小辈都不敢靠近。

    “带我去见钟扬!我一定要拿回我的东西!”无穷的占有欲让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完全失去了理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