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五章步步紧逼
    此时掉落的砭石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原本乌黑如墨的本体变得透明而有光泽,在其最核心的中央,有一颗黄澄澄的大约拇指盖大小的浑圆珠子,时而会绽放出七彩炫光,一时间整个房间里流光溢彩!

    李胖子三人的呼吸骤然急促,这就是罗近山的所图之物!

    罗近山在指挥中心狂吼,“就是这件东西!这是我罗家的传世之宝!李所长,快!快点把他交换给我!”

    罗近山欣喜若狂,这才是宝贝的庐山真面目,这就是自己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的东西!

    然而李胖子不知是被眼前的宝贝惊呆,抑或是其它原因,他似乎根本听不到罗近山那破锣嗓子发出的讨厌声音,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砭石。

    钟扬如释重负,就在砭石脱离自己身体的瞬间,他感受到了罡石对自身玄力发出了令人震怖的攻击!即便砭石已经离体,残留下来的一小部分能量仍然产生了无主攻击,这种攻击极具侵略性,迅速占据了钟扬全身的各处重要穴位,使钟扬暂时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只能任凭李胖子的下属将砭石再度拿走。

    至尊对此也无能为力,他不敢再收回砭石,这个后果无法预见,因为他极清楚钟扬此时正遭受的煎熬,全身六成以上穴位被侵占,八成以上的隐穴中贮存的玄力被破坏,只有玄骶与百会两个大本营以及周边区域暂时没有遭到罡石能量的攻击。幸亏钟扬日积月累消纳了一部分玄阴力,又在每月月圆之时吸纳月华,这两种力量在这个关键时刻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玄阴力霸道无俦,有效地在玄骶、百会两穴外围形成保护;而月华则颇有一种兼收并蓄的功效,令狂暴的罡石能量渐渐安定下来,开始有部分能量逐渐在转变吸收。这是一个极其良好的开端,只是眼下并不允许钟扬有修炼的时间和空间。

    李胖子终于发难,“钟医生,请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李胖子牢牢地把已经变得温润如玉还闪烁着黄澄澄金灿灿光辉的砭石攥在手心,生怕会像罗近山说的那样再度不翼而飞,罗近山则带着人迅速冲进了接待室,指着钟扬的鼻子哈哈大笑,“如何?你这个骗子,专门使用下三滥的障眼法,我早就猜到是你干的,现在在派出所,又当着李所长的面,人赃俱获啊!我看你还有什么说辞!”

    钟扬体内的罡石能量已经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逐步从各处穴位中撤离,然后渐渐汇聚。至尊建议他将之引导入丹田气海,他认为这种能量将是非常优质的“补品”,要好好加以利用。钟扬依言照做,奇怪的是,当这股庞大的力量进入气海穴之后竟然就像是找到了归宿一般迅速安定下来。钟扬这才得以慢慢从最初的麻痹中恢复。

    罗近山见钟扬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满心以为他放弃了抵抗,心中更是畅快,一把从李胖子的手里拿过砭石,又让人取出一个小型的保险柜,将砭石慎之又慎地放了进去,“咔嚓”一声关上保险。罗近山忍不住哈哈大笑,“失而复得!可见此宝终究还是属于我罗家!李所长,我会对你表示我最衷心的感谢,回头送面锦旗给你,然后向你的上级、上上级反应情况,公正无私!哈哈!哈哈!”

    李胖子三人都陪着笑脸,知道他说的都是表面文章,关键是真金白银。

    “你们在说什么?”钟扬冷冷地开口,他对眼前这几人的丑陋嘴脸感到了厌烦,也对这里没有任何留恋之意,带着一种上位者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把我的砭石还给我,这件事就算一笔勾销,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旋即次第哈哈大笑起来,其中尤以李胖子笑得更加放肆,“钟医生,你是傻了还是糊涂了?在我的地盘威胁我?你还是第一个。”

    钟扬冷笑,“李所长,看来你已经打算彻底撕破脸了?”

    李胖子摇头笑道,“钟医生,你错了,看来你还没有认清形势,我告诉你,就在刚才,我们在你身上找到了这位罗老先生丢失的贵重物品,我再次向你强调,你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了罗老先生的东西,现在人赃并获,证据确凿。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劝你一句,是时候该注意你的言行态度了,争取宽大处理,或者争取罗老先生的原谅,也许法院判罚的时候会考虑从轻发落。”

    钟扬继续冷笑,遇到这种事情实在太晦气,不过既然罗近山要来招惹自己,那就让他不知死活,至于罗家或者这个李胖子也将受到牵连,但是无须责怪,为什么刘峰就没有卷入进来呢?心念至此,钟扬让至尊通过特殊的方式给开心传递出一个催促的信号。

    然后,钟扬又坐了回去,竟是一副悉听尊便的架势。

    李胖子其实还是想激怒钟扬,希望他一时冲动产生不理智的举动,那就给了他更加充分的理由可以实施“教训”,但是钟扬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罗近山急着要回去再次研究砭石,他看到了砭石内部的结构,那个橙黄色的珠子如同梦魇一般在他脑海中回荡,令他心痒难搔!罗近山将李胖子拉到接待室外面,悄声说道,“李所长,今天的事情幸亏有你在,请你放心,我承诺的事情一定兑现,今晚就派人与你商议。现在这里就拜托给你了,这个小子这么嚣张,你好歹也要给我整治整治。”

    李胖子略微有些心虚地张望一下左右,回答道,“我们有我们的规矩,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程序走得规范些,把案子做铁做实,您就先回去吧。”

    他没有提到罗近山的承诺。

    罗近山带人走了,到了门口突然觉得不踏实,又打开了保险箱的门,再次看到这块透明砭石之后,才定了心。

    吕贤和王定康又开始忙碌起来,李胖子暗示过他们两个,金主肯出大价钱,因此立即就地开始了对钟扬的审讯。

    这一次钟扬非常强硬,“不是”“不对”“不知道”三不箴言取代所有的回答。

    王定康的性子火爆,登时就拍了桌子,“钟扬!你给我老实点!老子亲手把赃物从你身上找到的,岂容你抵赖!?”

    钟扬不接话,只是将之前被两人脱下的衣物从新穿上,然而在平常显得那么自如的穿衣动作,此时在王定康的眼中,就成了慢条斯理,成了挑衅。王定康捋起衣袖,扬着老拳对钟扬吼道,“钟扬!我在跟你说话,你聋了还是哑了?谁允许你穿上衣服的?要穿衣服,老子给你换一套!”

    吕贤却在一边只顾做着记录,就像眼前两人与自己完全无关,他有自己的判断,他总觉得事情在没有板上钉钉之前仍是充满了变数,大家都看得出来,那件宝贝的隶属关系,他不想这么早就认定钟扬没有翻身机会。

    王定康撕扯住了钟扬外套的衣角,阻止了钟扬穿衣,此举令钟扬暴怒,瞬间两道锐利的眼神迸发出来,把王定康吓了一大跳。

    “放手!”钟扬的冷喝令王定康感觉到如堕冰窖。

    王定康下意识地松了手,可是没来由地他看见坐着记录的吕贤却投来一丝讥笑,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又想要来抓钟扬的衣服。这一次钟扬岂会再给他机会,只凝聚了一个局部磁场,形成一个非常小的空间阻隔,把王定康的手臂固定在原地,进退不得。

    王定康惊呆了,他想要收回自己的手臂,但是突然好像感觉不到手臂的存在,由此产生的恐惧如同死亡气息开始在全身蔓延开来!此时再看钟扬,他冷笑着就像是一个主宰人生死的判官,令人难以升起半分抵抗之心。

    李胖子从门外进来看到了这一幕,当下就是一声爆吼,“钟扬!你在做什么?你敢袭警?”

    钟扬“呸”了一口,情绪也爆发出来,“你哪个狗眼看到我在袭警?我打他了?我碰到他了?是他企图对我构成人身威胁,被我阻止了。”

    李胖子大怒,一个箭步上前就要把王定康拽出来,不料他的手也在瞬间被固定住无法动弹,恶狠狠地说道,“你用的什么妖术?快把我们放开!”

    钟扬好整以暇地穿戴整齐,微一耸肩,“孙猴子有定身法,我也会,如何?”

    说着话,钟扬一步步向李胖子走近,李胖子顿时有些慌乱,“你想干什么?来人!快来人!”

    钟扬笑着把李胖子拉住王定康的手挪开,“你说我干什么?你的这位下属很不友善,我只是略以惩戒,对了,那一位不错,有理智识大体。”

    吕贤的脸色微变,却仍低头速记。

    李胖子恢复自由之后连连后撤了好几步,“钟扬,你现在是嫌犯,我们在对你审讯,你别逼我动手段。”

    钟扬满不在乎,有心将事情挑大,“我是不是嫌犯,你比谁都清楚,不是吗?我也想见识见识你到底能对我采取什么手段,打?电?鞭子?有本事你拔枪啊!”

    最后一句,钟扬运用上了玄力,震耳欲聋!

    李胖子再退几步,下意识真的将手掰开了配枪的盒子,吕贤刷地站了起来,王定康也惊呆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