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六章反转
    李胖子的脑子在瞬间短路,出于长年工作训练习惯形成的条件反射,他竟然真拔出了配枪,指向了钟扬,同时左手迅捷地打开了保险,“钟扬!我命令你马上放开王定康!马上!”

    钟扬笑了笑,双手微微一上扬,立刻解除了对王定康的禁锢。王定康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竟是一把将李胖子的配枪夺了过来,李胖子措手不及,又不解其意,疑惑地望着他。

    正在此时,接待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两列荷枪实弹的士兵一拥而入,黑洞洞的枪口分别对准了李胖子、王定康以及吕贤,将三人身上所有的武器全部缴械,包括拿在王定康手中的李胖子的配枪。

    三人都被这个突发情况吓呆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完全控制住局面之后,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军官走了进来,犀利的眼神扫过全场,然后走到钟扬面前毕恭毕敬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清源省军区警卫团副团长张弛向您报到!您受委屈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愣住了,包括随后进来的刘峰。刘峰一直留在所里,当他接到军区首长的电话之后立刻配合行动,及时为张弛做好引导部署,里面的李胖子竟是丝毫不觉,甚至连个暗中报信的人都没有。

    钟扬虽然猜到这定然是裘中和的手笔,但是没想到他直接调用省军区警卫团的力量,连忙打过招呼,“张团长好!我怎么就成了首长了?”

    张弛一脸严肃地回答道,“报告首长,您是裘老亲口认定的总参后勤部高级顾问,等同大校军衔,那就是首长。”

    钟扬顿时哭笑不得,心道这个裘老头也忒胡来,之前跟他闲聊之时他就提出过类似的要求,只要钟扬点头,到总参挂个职完全不是问题,当时以为只是个玩笑,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却被老头弄了个木已成舟。

    钟扬摇身一变就成了首长,要知道张弛这个高配的警卫团副团长也不过是中校军衔,李胖子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由得瞥了一眼王定康,在最后时刻是从他的手中夺下的配枪,庆幸之余却平添疑惑,王定康真的是在维护他吗?

    张弛没有过问半句这里的情况,在检查确认钟扬安然无恙之后,将李胖子三人全部带上了警卫团的专车,对此李胖子连屁都没敢放一个。像这种部队与地方警察之间的纠纷并不少见,碍于不同系统往往会先以上层沟通再付诸行动,张弛既然这么做,那么必定上层已经达成了共识,李胖子审时度势不做无谓的抗争,心中已经盘算开来。

    张弛没有邀请钟扬一起前往军区司令部,因为裘中和在国医馆等着,他派了辆军牌吉普送钟扬回去,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对钟扬一挤眼,“钟医生你好,有空我请你吃饭,好好感谢你!”

    钟扬一怔,依稀从张弛的脸上找出一些熟悉的感觉,恍然问道,“你跟张骁怎么称呼?”

    “他是我堂兄,”张弛再次与钟扬握手,“他出事的时候,我正在特种部队出勤,前不久才完成任务回来,一纸调令就到了警卫团,是他命大福大遇到了您才得以幸免,我了解过情况,您的医术简直太神了!以后我们一定好好亲近亲近。”

    张弛比张骁小了五、六岁,性格却成熟了不少,在他身上展现出的铁血一面更带着几分凝重和沉稳,钟扬不禁为张骁叹息,“你哥的脾气太倔,要不然一定可以拥有更广阔的发展平台。”

    “可不是嘛,”张弛笑着说道,“就他那牛脾气,部队里的首长没几个能吼得住的,我比他晚五年入伍,那时候他已经是营级干部了,可现在……诶,不说这个,他比谁都清楚,可是事到临头总是欠缺些冷静,对了,钟医生,我看还是你多劝劝他,你的话可比我们家里老人说话都管用。”

    张骁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联系了,钟扬猜测必定是去执行什么重要的任务,不然铁定会来省城混几顿酒喝,一想到他,钟扬皱着眉头又问了句,“张团长……”

    “就叫我张弛吧,我们兄弟都没那么多讲究,”张弛很是直爽。

    钟扬点头,继续说道,“你跟张骁也姓张,而且料想家世渊源不浅,不知与龙山的张家是否……”

    张弛颇感意外地望着钟扬,“钟医生,您知道龙山张家,不简单啊。”

    钟扬没有顺着他的语意,保持静默等待答案。

    张弛见他面容凝重,忙说道,“我们不是龙山那一支的,我们其实来自京城,我父亲曾在清源工作,而张骁的父母早早去世,他就在我们家长大……我们比亲兄弟还亲。”

    钟扬稍稍动容,他没想到张骁竟是个孤儿,又问,“我记得京城原南天集团有一位张老先生……”

    张弛笑了,“我早猜到你会有所联想,没错,那是我家祖辈。”

    “如此说来,我们还真不是外人,”钟扬很开心,打消了这一层顾虑。

    两人匆匆别过,钟扬立即返回国医馆,路上就给开心打了电话,开心亲自到门口迎接,拉着钟扬上下看了好几遍,钟扬暗暗感动,轻轻搂着开心的香肩,“傻丫头,看够了没有?我毫发无损,没人敢对我怎么样的。”

    “可是,我听说人家都拔枪了!”开心恼恨不已,“裘老头的动作太墨迹了,要是再晚到一会,你如果有什么闪失吃什么亏,看我不拔光他的胡子!还有澜姨,说是跟爷爷商量结果就没影子了,我打爷爷电话,他居然敢不接!我回去肯定也要收拾他的胡子!”

    钟扬暴汗,顿时为裘中和以及褚瑞田的胡子“默哀”,忙笑着劝解,“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没人再敢动我,你别胡来啊。”

    开心展颜一笑,“这事我有分寸,你就放心吧。”

    钟扬了解她的脾气,只好作罢。

    裘中和最近疯狂地迷恋上了钟扬传授他的一套健体术,这是钟扬针对他个人的习惯,糅合了军体拳和杨氏太极拳,再由开心添补了一些近似祝由姿态的串联,非常适宜康复期中的裘中和,老人乐此不疲,坚持每天早晚勤加锻炼,对全身骨骼和经络产生了相当积极的作用。

    钟扬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锻炼,神情专注、一丝不苟,整个身体的协调性有了极大的改善,尤其是下肢原本因长年拄拐而略有萎缩的肌肉得到了恢复,这是裘中和感受最大的变化。

    “喂!裘老头!我有话问你!”开心双手叉腰,凶巴巴地打断了裘中和的锻炼。

    裘中和憋出一张苦脸,“开心小姑奶奶,我这又是怎么惹你了?你看钟扬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你还想怎么样啊?”

    认识钟扬以后,裘中和这位铁血老将军的变化很大,除了身体上的,更有心情上的,每天与开心、左倩左伊几个小丫头在一起玩闹,也算是在享受一种天伦之乐。老人没有子嗣,因此他对几个小姑娘包括钟扬在内,产生了舐犊之情,尤其是对开心更是宠溺得不得了,就算是她要摘下天上的星星,那也必须照办。

    开心哼哼着就把拔枪的事情说了出来,裘中和闻言勃然大怒,“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竟敢如此肆意妄为,看来这个清源省是应该到了全面整肃的时候了!”

    钟扬一听话音不对,忙开解道,“裘老,事情没那么复杂,是我激了那个所长几句,他一时情绪激动拔枪的,当时我控制住了他一名手下,应该算是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我问你,他拔枪指着你没有?打开保险没有?”裘中和关切地问道。

    钟扬只好点点头,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不用说了,这还了得?!我这就打电话给褚书记。”

    开心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硬是拉住钟扬。

    电话通了,裘中和开口就说,“褚书记,我是老裘。你孙女婿被人用枪指着脑门了,这事我就跟你这么一说,你有个数。开心这丫头正在我这里兴师问罪呢,在小辈们面前,我们几个老家伙的脸都丢尽了,被人欺负到这种程度,也没谁了。我的人回来都跟我说了,你孙女婿吃饭的家伙被人看上了,始作俑者是罗家的罗近山。还有,开心要揪我胡子,你现在离得远,等小魔王回京,有得你躲一阵子了,哈哈!”

    裘中和张口闭口“孙女婿”,叫得褚瑞田心花怒放,谁不想招钟扬这样的国士孙女婿?不过他传来的这个消息还是令褚瑞田不得不调整原先的应对方案,微一思索,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其中原委我一定摸清楚,不过要定这个调子,我却要先听听钟扬的意思,你说呢?他在你那儿吧?让他接电话。”

    开心的嘴巴翘得老高,很是温柔地挽着钟扬的手臂,悄声问道,“裘老头又在满嘴跑火车了,你不会也觉得我是小魔王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