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九章拿回来
    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樊立成疯了。

    在李德铭的去留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樊立成直接就把矛头对准了同属常委之列的朱益名,而朱益名这个人颇为特殊,他的基层工作经验非常丰富,几乎全省所有的地级市他都有任职经历,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是已经在清源工作时间超过了20年,根基非常扎实,最为反常的是,朱益名与樊立成的私交还相当不错。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朱益名,朱益名显得气定神闲,摘下了老花镜,轻轻咳嗽了一声,“各位,我来说几句。”

    朱益名今年快六十岁了,他在副省级这个级别上时间只有区区五六年的光景,两年前才入的常委,在退休之前再提一个级别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他对仕途的热情并不高。樊立成这把火烧了过来,他当然不可能任由拿捏,“1995年我时任省城林湖区区委书记,清源矿业公司的总部就在我的辖下,当时全国的国有企业转制风潮大家都经历过,我不赘述,我想说的是,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结果。当时罗氏拿下矿业公司是花了很大代价的,这个代价最集中的表现在对于下岗工人的安置方面,我这里有一份统计数据,请大家过目。”

    朱益名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让会务人员分发到每一位参会者的手中,不知是他准备不充分还是怎的,竟是少了一份,甩手将自己面前的这份给了出去,继续侃侃而谈,“这份数据比较客观地反映了罗氏收购矿业公司的情况,请大家关注两组数据,一组是当时工人领取下岗补助的所谓‘遣散费’,普遍在10000元至15000元之间,人均补助达12873元,按照当时清源省的物价水平,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其它国有企业转制补助,而且足额发放,没有出现拖欠情况。还有一组,是关于罗氏集团成立之后收购产业以及经营情况,两条,一是收购资金总体平衡,横向比较略高于平均水平,二是经营过程中注重对稀缺资源的保护利用,特别是稀有金属的开采严格按照相关程序,没有发现低价输出资源套现的情况。”

    樊立成非常认真地翻阅手中的资料,前后反复比对之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其他人的表情也是大同小异。

    朱益名又补充道,“林湖区矿业公司转制一案,应该说是比较成功的,数以千计的矿工得到了比较妥善的处置,罗氏集团又吸纳了其中大部分的工人继续为企业服务,包括原公司负责人左临川。客观地说,罗氏在当时的大背景下,为林湖区、为省城的社会安定是作出了贡献的。”

    在座的都是人精,他们非常清楚在那个时代国有资产流失的严重程度,罗氏集团在当时确实为清源省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形象,也为此后的改革提供了极有借鉴意义的模板,尽管从现在的眼光看待,罗氏的付出相对于得到的回报仍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人都有阴暗的一面,谁都不可能永远生活在阳光下。由于罗氏集团迅速崛起,不可避免地会向政府渗透,而且罗氏的渗透很彻底,投资的方向大多集中在地市层面,选择年轻的潜力股,通过投资来为之增添政绩和发言权重,这部分官员的升迁就将意味着在更高层面会给罗氏带来更大的利益。

    朱益名曾是罗氏极力拉拢的对象,尽管与罗氏关系密切,但是他的情商智商都很高,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住了足够的清醒和定力,因此他对樊立成的“发难”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担忧或者惊慌,在抛出事实依据之后,开始反击,“樊省长,此时我觉得有必要再多说几句,我们政法委条线上的同志,整理的这份资料是做了大量的工作的,但是我想说,这份名单欠缺考虑,难道是因为我当时是林湖区的书记,所以我就榜上有名了吗?”

    政法委书记默不作声,根本不接茬儿。

    “益名同志,请你保持冷静,”樊立成赔了个笑脸,“这份名单,如你所说,列具的就是当时相关部门的一些同志,‘备查’而不是‘被查’,准备的备,这是德铭书记的要求。这份名单上的人,大家可以找到不少熟悉的名字,也有一些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已经受到处理,我想说的是,益名同志是久经考验的老同志、老前辈,我绝对信得过。”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朱益名才不会相信这套,他清楚,樊立成是在故意拿他来立威,如果不是自己早有准备,少不得要下不来台,这口气实在不顺。朱益名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杯盖碰着沿口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强忍着不说话了。

    这个插曲让会议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樊立成打着李德铭的旗号,使得整件事情复杂化了。原本绝大多数人都考虑到了上层的诸多因素,对整顿罗氏集团,特别是清查历史根源方面采取支持的态度,但是这份名单却让不少人产生了疑虑,关键是尺度的把握。

    因此接下来的讨论意见很不统一,多数人保持了谨慎态度,建议采取相对温和的手段责令罗氏集团自查,政府以入股的形式,适度收回部分矿产资源。

    然而樊立成却突然表露出了鲜明的立场,“各位,九院事件大家都已经了解,再有之前长宜建材联盟事件,种种迹象表明,罗氏集团目前的发展方向出现了偏离,如果放任其自由发展,一旦出现重大变故,以这么大体量的企业将会对我们全省的经济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我认为,我们必须要有所作为,当务之急是要把原矿业公司所属的产业逐步拿回来。”

    樊立成语出惊人,“拿回来”是一门技术活,虽然现在罗氏的发展早早就脱离了矿产领域,但是适度开采、有序加工的设备以及作业链非常成熟完善,仍是罗氏集团的重要根基,再加上起家的意义非同一般,这个还真不好“拿”。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樊立成会拿出这么个提议,“瓜分”“蚕食”两个字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少人的眼神亮了起来。

    樊立成对方向感的把握极佳,立即细化了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有的获益有的则需要付出代价,罗近山的肆意妄为、颠倒黑白绝不是偶然。他是罗家为数不多的老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也许会有更多意外的收获,只要循着这条线,盯住几个关键人物,一定可以牵扯出不少问题。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认真’二字,这一点希望政法委能够发扬优良传统,尽快交出一份让省委省政府满意的答卷。”

    对此,众人竟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

    裘中和的治疗告一段落,马上动身返回京城,临行前叮嘱钟扬,罗家的事情不宜再有牵涉,钟扬应诺。开心一则迟迟无法找到打通自身穴位的方法,二来有些想家,便随同裘中和搭伴同往。

    国医馆一下子冷清了许多,所幸还有左伊左倩两个小丫头作伴。

    左倩告诉钟扬,左临川有女人了。

    钟扬大笑,在她小鼻子上刮了一下,“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个啥?你爸又没有结婚,有女人不是很正常吗?多事!”

    左倩咯咯笑着,“也是,我为他高兴啊!看得出来,他很喜欢那个女人。”

    “你见过了?”钟扬问道。

    左倩“嗯”了一声,“就是上次你让我去找他,被我撞个正着,我还看见他们抱在一起呢!”

    钟扬笑骂了一句“小屁孩”。

    左倩又道,“对了,那个女人长得跟我挺像的,我爸说她像我妈,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钟扬一怔,隐隐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问道,“那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吗?”

    “好像提过一嘴,是在什么四、四……”左倩挠了挠头,“不记得了,大概是个建筑公司,还是个经理,姓关,不过我看她皮肤很白,不太像是在工地上吃苦的人。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她,也没听爸提到过,可能是新认识的吧,老树发新芽了!哈哈!”

    钟扬作势又要刮她鼻子,左倩早就笑着跑开了。

    钟扬连连摇头,掏出手机照例每天给傅林泉打去电话,“傅院长您好,我是钟扬,罗清的情况如何?”

    傅林泉回答道,“还是老样子,有所恢复,但是看这样子,自主苏醒的概率很低,你看是不是可以再想想办法?”他知道,钟扬是唯一的希望,罗清的昏迷状态有些特殊,脑部并未遭受严重撞击,而各项指标又趋于正常平稳,因此倒不用担心长期昏迷导致严重后果。

    钟扬很清楚这一点,“等他身体的局部伤再好一些吧,毕竟创伤面太多,这样,等他体内手术愈合,断骨接合之后,我再动用手段加快他苏醒,不至于被突然的疼痛刺激到神经反应,减少意外发生。”

    傅林泉忙不迭答应。

    钟扬又道,“帮我留意一下左临川的情况,听说最近经常会有一个女人来看望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