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三十四章讲禅的消息
    第一天无果,罗家只是投上了名帖。

    第二天仍是没有收获,济善大师那边也没有明确回复。

    第三天罗淳显得有些阑珊,由于时间紧迫,便找邱良问询,看看是否还有其它的路子。

    邱良想了想回答,“开心小姐与济善大师的关系毋庸置疑,按照现在的情况,要想直接进入褚家没有任何可能,而且按照先前褚老总的发话,贸然登门投帖的话,只怕适得其反。我看还是再耐心等等吧,只要济善大师还在京城逗留,我觉得开心小姐总会抽时间去拜望的。”

    罗淳无奈,又拨打了刘志的电话,“志哥,我是罗淳,我想问问事情进展如何?”

    刘志打了个哈哈,“我说淳少,你也忒心急了点吧?你觉得要平息裘、褚两头的怒火,是这么轻易的事情?罗家的事情可不简单啊,据我的消息,你们肯定是得罪了一个得罪不起的人,这个人跟裘、褚两家渊源颇深,这事不太好办啊!”

    罗淳闻言就猜出了刘志所指,他家老爷子罗近山谋夺钟扬的宝贝这件事,罗家人都知道,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事情,牵出了裘中和、褚瑞田这样的庞然大物!罗淳一时难以消化,疑惑地问道,“你说得是钟扬吗?据我所知,他不过就是一个有些薄名的江湖郎中,他有这么深的背景?”

    刘志暗骂蠢货,对于钟扬,刘家人太清楚了,刘济昌被“夺妻”之恨那是不共戴天,刘希成据说在南天集团折戟的背后也有钟扬的影子,而且还有传闻就连梁志成也在中南被钟扬摆过一道,可是结果呢?钟扬仍然我行我素、逍遥自在,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刘志谨慎措辞,缓缓说道,“淳少,我必须要纠正你的一些看法,实在是太有必要了。钟扬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不堪,那他早就被收拾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我告诉你,裘中和老将军数十年积累下的残疾,是钟扬给治好的,现在不但已经摆脱轮椅拐杖,据说精神焕发如获新生,就算说是恩同再造也不为过,这样的手段,是一个略有薄名的江湖郎中所能做到的?”

    罗淳心中一凛,裘中和那边如果拿不出足够的利益交换根本无法平息,不由得紧张地问道,“那褚家跟钟扬又是什么关系呢?”

    刘志倏然闭口不谈,谈必涉及开心以及绣楼之事,迂回着说道,“也是妙手医治之恩,相比裘老将军的情况也大致相仿,所以这个事情还真是棘手得很。”

    罗淳急了,“那你们有什么打算?不会是想打退堂鼓了吧?”

    刘志的火候拿捏得极好,不知不觉间请罗淳坐了一趟“过山车”,随后又及时稳住,“请你放心,我们刘家一向以信誉著称,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全力以赴,不过还是那句话,我们永远不会保证结果,能争取缓和到什么样的程度,很难说。”

    罗淳稍稍心安,刘志又接着说,“有句丑话说在前面,在关键的时候,很可能要付出金钱交换不来的代价,这个你应该懂的,有很多层面是存在利益交换的,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会及时征询你们的态度,说实话,在这种层面,我不认为你们能拿得出什么样的筹码,有一点你大可以放心,这种利益交换在我们付出之后,你们有知情权,也就是说,你罗家花的每一分钱都有去向。”

    罗淳悻悻然挂了电话,这种任人摆布仰人鼻息的感觉使人很无力,尤其是自家老爷子招惹到了钟扬这样可怕的存在,才是罗家面临此次危局真正的原因,更让人恶心的是,他不能把这个情况告诉罗启宁。

    罗淳好不容易收拾起心情,招呼着罗淮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他甚至想干脆就搬到普济禅寺附近蹲点,似乎所有的希望都落在开心身上,如果自己能结交开心并通过她扭转褚瑞田的主张,那么以褚瑞田的身份和威望必定能与裘中和形成某种制衡,这才是破局的关键。

    一路上,罗淳没有任何言语,到了寺院先找到知客僧,原本不抱希望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有一拨远客刚刚到达,其中一位僧人与济善大师私交极厚,济善应邀特意开设讲禅,时间就定在次日上午,讲禅地点设在塔林内院,是全开放式的,不受僧俗限制。

    罗淳脱口就问,“那么京城的开心小姐会不会来?”

    知客僧双手合十,眼皮下耷,不再回应。

    罗淳自讨无趣,带着罗淮离开寺院,就近找了个颇为古典清幽的小客栈住下,又让罗淮知会罗启宁。

    却说罗淳离开之后,知客僧走进了一处禅院,一位年逾古稀的白眉老僧就在天井当院静坐,身边还站着一位清丽少女,面容恬静,双脚左轻右重,左手随意放在身后,右手却捏了一个拈花指状,赫然就是开心。

    开心随裘中和回京之后,就与济善大师取得了联系,一说起祝由之术顿时激起了老济善极其浓厚的兴趣,立刻改变行程推掉一切安排匆匆赶回。一老一少就在禅院里参详祝由法,不问世事、不知日月,一晃就是一个多星期。

    钟扬特意嘱托开心,但凡传承悠久的道法皆有殊途同归之意,佛法如是,道法亦然,因此他断言,与济善大师的这次会晤,必将会对开心日后的修行或成长带来深远的影响。而开心与济善大师见面的那一刻起,就把钟扬整理的祝由理论以及自己撰写的心得体悟全盘托出,令老济善如获至宝,当下与自身的禅悟相互印证,受益匪浅。

    老济善对钟扬给予了最高的评价,“有天赋不如有毅力,有毅力不如有胸怀,此子当属绝世之列,他日前途无量。”

    开心当然心中甜蜜无比,老济善都看在眼中。

    济善大师不愧有奇才之名,参悟期间也用佛法禅悟对祝由法进行了全新的阐释,并指出“取法自然”并不是随心所欲,而是根据修炼者自身的状态、修为选择最合理的姿态,以求达到最佳效果,关键是及时调整和变通,他甚至大胆地推断,即便是在祝由术施展过程中,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微调,这完全取决于施术者的境界、经验以及果决。

    果然如钟扬预期的那样,开心得到了足够多的启发和经验,回京一行几近圆满,直到两天前,她突然提出了一个近乎天方夜谭的奇思妙想,她说,她可以把自己体内的玄阴力看做是一个生命体,对于她自身而言就是一个“病人”,她想要运用祝由之力对之进行“治疗”。老济善被她的这种说法颠覆了,竟是马上入了禅定,整整一昼夜才结束参悟,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开心了。

    正是这个时候,知客僧递上了案头积压的函文,并特意提到了罗家的拜帖。

    “清源罗家?”济善一怔,这个名字太过陌生了,不禁疑惑地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来见我?我印象中没有俗家姓罗的好友故交,会不会是弄错了?”

    知客笑着回答,“这个倒不清楚了,看情形似乎很着急,您看要不要?”

    济善摆了摆手,“我早就不过问俗事了,要么求医要么拜师,除此之外概不接待,如是有心,明日或许讲禅的时候有缘得见。”

    知客却道,“我已经跟他讲过此事了。”

    济善目光一凝,问道,“你知道其人来意?”

    知客也不隐瞒,指着开心说道,“来人问询过,开心小姐是否也会来听禅。”

    开心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已经知道罗家派人的来意,定是清源那边情况不妙,企图到京城来寻找机缘破局,却没想到会打自己的主意,一时动了嗔念,俏容上敷上了一层寒霜,开口道,“我知道这个因果了。”

    知客笑了笑,非常知趣地告辞。

    之后开心就把钟扬在清源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济善,济善听完不禁莞尔,“你以为褚、裘二位难道真的是为了钟扬出气?在大是大非面前、原则立场面前,这二位又岂会退缩半步?你这个小丫头就算拔光他们的胡须,那又如何?”

    开心奇道,“还真亏您提醒,这两个老头居然白白让我承情,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回头我定要跟他们好好谈谈。”

    济善呵呵笑着连连摇头,“如果我没猜错,除了这二位之外,南天老居士只怕也在筹谋,那就不排除还有其他人会浑水摸鱼,这次罗家之事难以善了,此人不见也罢。”

    开心深以为然,恨声道,“大师,这个浑水摸鱼之人实在可恶,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您可得为我做主!”

    济善登时作态,寿眉一挑,“那是自然,招惹我们开心丫头那就是自取其辱,这事就算褚老总不计较,老和尚我偏不答应。”

    言讫,济善又沉浸在对祝由术的推敲之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