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三十六章点拨
    济善的禅房非常朴素简单,外屋一张八仙桌四个圆凳,里屋一张床一张书桌两个柜子,一切都是那么随意自然,清贫之间却不乏清高,令人肃然起敬。

    开心对济善邀请罗淳之举颇有微词,但是没说什么,只是以站立在济善身边不肯就坐表示自己的不满。

    济善客气地请罗淳、罗淮坐下,让知客僧泡了一壶山茶,这茶水颇有些讲究,是济善平时最喜欢喝的,开心在一旁微觉诧异。

    茶水极苦,入口却生津,罗淳皱着眉头浅尝辄止,罗淮倒是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味道,竟不由得又喝了一口。

    罗淳几次想开口,都被济善示意喝茶而阻止,一时不明所以。

    已是午饭时间,有小沙弥端上了斋饭,济善招呼罗家二人一同用斋,而开心则颇有些不情愿,碍于颜面也坐了下来,罗淳罗淮有些受宠若惊,连连谦让,此时还是展现了家族的一些礼数教养,两人都坐在末座,就连吃饭都是坐着半个凳子,举箸之间分外小心。

    随意用了一些斋饭之后,罗淮主动收拾起了碗筷,帮着小沙弥端走。

    济善说道,“粗茶淡饭,不知感觉如何?”

    罗淳赶紧回答,“大师客气了,能在如此清净地得享美食,是我的荣幸。”言辞之间颇有逢迎之意,然而济善却再无表示。

    开心依旧在回味刚才新的感悟,崇尚自然简朴的她早已习惯,此时估摸着济善似乎无意再与自己交流关于祝由术的心得,便索性请辞,起身道,“大师,我在此间逗留有些时日了,我打算先回家跟爷爷知会一声,然后马上返回清源。”

    罗淳心头一惊,因为开心用了“返回”一词,难道她竟到过清源,甚至在清源还有“家”?

    济善连连点头,“丫头但去便是。这段时间让我也受益良多,但是也产生了很多疑惑,钟扬小子古怪得紧,少不得我得亲自走一趟清源拜会。”

    罗淳闻言顿时坐不住了,不禁站了起来,开什么国际玩笑?济善这样身份的高人竟然要去清源拜访钟扬!?心中不由得叫苦不迭,自家老爷子真的是招惹上了惹不起的人!

    开心先是一怔,随后会意地笑了笑,“那好,开心回去就告诉钟扬,让他做好准备迎接您的到来,定下日期记得告诉我一声。”

    济善笑而颔首。

    开心渐渐远去,罗淳的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他知道济善此番言语就是在告诉自己,开心与钟扬的关系,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里郎中,在一些大人物的眼中竟是如此重要,他现在似乎已经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就算他在京城使出浑身解数斡旋,只怕都抵不上钟扬的一个原谅,可是,这可能吗?

    罗淮返回屋内,却见罗淳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很是复杂,悄声问道,“说了什么?”

    罗淳摇摇头。

    济善神色严肃起来,双目直视二人,缓缓说道,“你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我也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做过的错事必须要付出代价,当然做得好的、做得对的也会得到相应的肯定,一切都取决于你们自己的态度,文过饰非或者将错就错只会让你们陷入越来越被动的局面,甚至走向绝境。”

    罗淳和罗淮并不能完全领会老禅师的深意,但是有了明显的触动和启发,错并非只是因为得罪钟扬,必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至于对的方面,罗淮似乎有着较深的理解。在罗家短短二三十年的发展时间里,尤其是罗启松掌舵时代,对名下产业特别是矿产资源的保护,始终提到了很高的高度,这一点罗淮有着清醒的认识,按照罗启松的说法,罗家是依靠矿产起家的,但不能依靠开采不可再生的矿产来杀鸡取卵,更多的是利用矿产的抵押作为融资手段,正因为如此,为政府回购矿产创造了足够充分的条件。

    渐渐地,罗淮意识到,罗家创业初期的策略战略简直难以想象,利用改制的大背景,通过获得资源套取贷款,既保障了工人的安置费用,又积累了原始资金,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资产盘活做大,难能可贵的是,在这过程中没有出现短视行为,真正地为家族找好了退路。此时罗淮笃定地认为,当时罗家老一辈的决策者根本就是做好了随时将矿产资源归还国家的准备,这种长远眼光令人折服。

    济善留给了二人非常充分的思考时间和空间,然后又道,“我有意了解了一下你们罗家的现状,说实话,从内部而言,已经给了外界足够的理由和借口采取某些行动,而且从你们的反应来看,罗家人的信仰和坚守已经淡漠甚至即将失去,对此我表示遗憾。”

    最后,济善极为冷峻地提醒二人,“你们京城之行,应该是在有心人的引导之下进行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接近开心以期得到褚老总的原谅或者支持,在外人看来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而事实上开心……有很多内情你们没有资格了解,而了解内情的人又不敢轻易吐露,所以,我不得不告诫你们,开心身上不但没有机会寻找突破口,而且还会引发更激烈的矛盾。”

    这番话,济善没有让知客僧回避,显然是有意为之。

    罗淳心头狂跳,邱良根本就不是在帮助自己,反而一心要将罗家推向深渊,济善与任何人都没有利益纠葛,但是他的超然身份使他拥有很重的话语权,而且不容置疑,也就是说,现在梁家的态度也已经明朗,这对于罗家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罗淳罗淮告别了济善大师之后,立刻回去和罗启宁商议,罗启宁如同遭遇晴天霹雳,半晌才说,“真是没有想到,我们罗家岂不是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

    罗淳长叹一声,无奈地点头说道,“伯父,事情确实如此,我们别无选择,济善大师的话说得很直白,错非在我,我们只是给了对方借口而已,哪怕钟扬有通天手段,裘、褚这样身份的人也不可能轻易开口,他们两位代表着华夏顶级身份的人物表明了一种态度、甚至是决心,虽然不至于是决定意义,但要改变已经很难。”

    罗启宁诧异地望着罗淳,他突然发现这个自己平素并不怎么关注的年轻人似乎正在经历着一次华丽的蜕变,然而毕竟他是罗近山那一支的后生晚辈,然而那又如何?罗启宁猛然惊觉,曾几何时他开始有了罗家内部的小门户之见,这令他感到无比愤懑,或许罗家确实应该在这样的阵痛中觉醒,他竟隐隐渴望这种阵痛能更强烈些。

    说起邱良以及梁家,梁志成始终没有露面,而济善的提醒则就像是在罗家人心中楔入了一根刺,隐隐作痛。平心而论,罗家虽然不算是梁家的附庸,然而始终保持着非常友好的状态,此时梁家完全将罗家看做了猎物。

    罗启宁尽管心境平和,却也不免起了些怒火,对众人道,“京城本就是是非之地,我们立刻返回清源,我觉得有必要召开一次全族会议,把我们得到的信息全盘托出,聚散分合还是让大家共同商讨决定对策,我背不起这个历史责任。还有,继续邀请罗启松,来不来是他的事,请不请是我们的事。”

    “那刘家那边?”罗淮兀自忿忿不平,尽管此举并不是邱良的指引,但毕竟是因为需要购买礼物而产生的联想,再者说那对贵重的手镯竟失去了使用的价值。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刘家与梁家素来交好,根本不能指望刘家会出全力,而且像这种层面的斡旋,一旦梁家有反对的声音发出,刘家必定立即偃旗息鼓。罗启宁虽然不理世事,但这种最基本的利害关系还是看得明白的,他倒没有半点责怪罗淳的意思,苦笑着说道,“是非之秋不惜财,何况刘家的信誉多少还值些钱,不至于白白打水漂,如果背后合作伙伴有梁家的话,至少应该不会落井下石。”

    罗淳等人听得出这份苦涩,一时间竟对京城没有了半分留恋,直到安排定当之后,临出发前告诉了邱良。

    邱良还蒙在鼓里,忙问缘由。

    罗家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让罗淳回答,“清源的形势不乐观,董事长出门逗留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每日都有家里电话来催问,所以——”

    邱良又问,“那淳少可以留下,难道你对开心小姐的事情不再关注了?”

    罗淳饱含深意地深深盯了邱良一眼,嘴角似笑非笑,“良哥,有些事情我还是不想挑明,我也不瞒你说,我见到了开心小姐,她答应我愿意为我们尝试改变褚老总的立场。”

    邱良一愣。

    罗淳紧接着又笑着问,“你信吗?”

    邱良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目送着罗家人走出了自己的视野,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