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四十章坐而论道
    齐家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传承家族,不仅拥有极其深厚的底蕴,而且并不为世人所知,就连同样作为国士的向南天都知之甚少,反而是钟扬,因为先后接触过齐远和齐峰,竟是摸出了一些端倪。

    齐家最重要的家传心法有两种,修炼的方式大相径庭,原本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但不知出了什么变故,齐峰和齐远作为当代最核心的传人之间的关系恶化,除了正统之争以外,钟扬感觉到还夹杂了私人恩怨,这种局面如果不能及时化解的话,那么对今后齐家的发展将产生非常深远且恶劣的影响。

    齐峰并不讳言,“齐远觊觎的不仅仅是国士的身份,我怀疑他还暗中与一些危险的人物勾连,其实他的人品不坏,只是内心始终无法接受我是正统的这个事实,他想要彻底扭转这种局面。”

    钟扬连连摇头,“他错得非常离谱,其实从修炼的角度来讲,我反而觉得他的心法是正统,而你的心法是辅助,而且充满了变数,所以我产生了很多疑问。”

    齐峰吃了一惊,忙问道,“这是从何说起?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钟扬拿起了齐峰遗落在地的枣木,手指在断截面上婆娑了一下,问道,“你修炼的心法是逆向的,超脱于大多数内功心法的常规套路之外,可谓另辟蹊径,虽然我还没有时间深入研究,但是有了一些基本的判断。”

    钟扬示意齐峰进入平时修炼的状态,齐峰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摆开了架势,只见他采取了一个非常怪异的侧卧的姿势,右臂支撑头部,左臂反手撑在背后,看似别扭,实则整个身体相对达到了一种平衡协调的状态,这都要归功于他几十年勤学不辍的结果。

    钟扬走近,伸出右手分跨到齐峰的气海丹田,齐峰全身一震,他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如电流般的内力开始在自己的经络中运行,对于几乎所有的内家修炼者来说,异力入体必将遭到自身力量本能的攻击。然而齐峰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内力对这股力量的攻击完全失效,相反地,电流所到之处击破了一切阻碍!

    齐峰瞪大了眼睛望着钟扬,他终于明白自己与钟扬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就像一个婴儿相对于成年人一般,他深信,如果钟扬此时想要对他动用手段的话,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可笑的是,他在几分钟之前还想试探钟扬的实力。

    “放轻松些,”钟扬温和地对齐峰说着,“我在寻找你修炼经络有损伤的地方,还有停滞的地方,希望能对你的修炼有所帮助。你可以就像平时一样,运转内息,保持平静……”

    齐峰依言,但是体内始终多了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终究还是无法完全沉静下来。

    钟扬尽可能地把查探的时间缩短,每到一处可能存在问题的穴位都及时记录,整个过程竟花费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一共二十一个穴位,其中有十八个都是隐穴,因此齐峰见他写下的穴位竟都不认识,不由地满腹狐疑。

    钟扬完成之后,陷入了沉思。齐峰的修炼早就出现了偏差,而且这种偏差的根源在于修炼心法的错误,尽管齐峰异常努力和付出,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但是从长远来看,问题集中爆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齐峰见钟扬如此严肃,心中忐忑不安,轻声问道,“钟医生,到底是什么情况?”

    钟扬眉头紧锁,“齐先生,你修炼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的心法产生过怀疑吗?”

    齐峰一愣,“你是说我的心法有问题?那不可能,这是我们齐家口口相传的心法,每一代人在传功的时候,都是状态最巅峰的时候,而且要为代代负责,决不允许出现有任何的偏差!”

    “可是,如果这个心法一开始就不完善,或者说是有错误呢?”钟扬反问道。

    “这……”齐峰想了想,还是摇头否定,“历经这么多代人的修炼,每一代人都会针对自身修炼的情况留下一份心得,也就是说,心法归心法,实际修炼的过程中还有汇聚每代人心血的指引,我还是不敢认同你的猜测。”

    钟扬突然想起了爷爷留下的那本《金匮要略》,颇有相似之处,自己将其中各种注解烂熟于胸,想必齐峰也是同样,不禁笑道,“好,我其实是还想说你的心法存在方向性的问题,但是逆向修炼未必存在对错,不如我们暂时搁置,先来印证一下你修炼的状态吧。”

    齐峰性格豁达,钟扬的内力远胜自己,所谓达者为先,更何况又是医生有着超凡的医术,他竟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在聆听教诲。

    钟扬笑着说道,“你我权且当是坐而论道,齐先生是我尊敬的人,不必这么拘谨。”

    齐峰道,“关于修炼,家族中虽然有不少长辈可以切磋,但不瞒你说,这套心法对于每个修炼者来说,理解领悟不尽相同,历代先辈留下的心得手抄便是如此,因而要走出自己的路,真正可参考的东西很少,这是我最大的困惑。”

    钟扬没有流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你有三处最大的瓶颈,分别是气海穴以上,肩颈两侧以及胯部内侧,内息运转有明显的停滞和阻塞,对不对?”

    齐峰连连点头,“确实如此,内息的修炼最关键的在于提升自身脉络的宽度和韧度,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三十多年来,我一直无法保持一种非常顺畅的修炼,只能靠坚持、反复来支撑,过程很艰辛,不知你有没有更好的方法?”

    钟扬笑了,“很简单,此路不通,那就走别的路。人体脉络就像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既然小路无法拓宽,那就找适合自己的路,有条件可以拓宽的路。”

    “什么?!”齐峰惊呆了,他突然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不禁颓然一叹,“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又怎么知道哪条路适合自己呢?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种尝试必须要有一个极深的经络基础……”

    说着,齐峰的眼睛亮了起来,一把抓住钟扬的胳膊,“钟医生,你肯定有办法。”

    钟扬苦笑,“经脉逆行的修炼,自古有之,我也见过一些特殊的心法,起始往往会提醒诸如‘逆行艰辛’、‘非大毅力者不可为’等警示,充分说明了修炼的艰难。然而此类功法大多属于起步难,初期成效极其显著,中后期却往往会出现停滞或者衰退,主要就是因为功法的不完善,说到底,终非堂堂正正的大道。”

    齐峰不急于争辩。

    钟扬继续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有刚才那样的判断,既然齐家有两套相辅相成的功法,那么齐远所修炼的应该是正向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反而是正统。当然,所谓的正统只是相对而言的,不排除他的心法中也存在类似的情况,但我跟他交手的时候,也探查过他的经络,明显比你好了许多。”

    齐峰深深地感受到了威胁,忙问,“我相信你的判断,可是我觉得他的修为跟我相比为什么会差了那么多?而且历代的传人都有类似的情况,我这一脉总是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而获得家族的主导权。”

    钟扬道,“那是因为他的修炼按部就班,你的修炼则需要不断更新不断寻求突破,如果都只停留在初期或者前期的话,自然你占优势,但是从最终的成就来讲,必然会是齐远后来居上,比拼的是时间或者说是积累,所谓厚积薄发。”

    齐峰沉默了。

    钟扬突然问道,“你们家族中想必有类似约战定权的规矩吧?”

    “你怎么知道?”齐峰眼眸中厉芒闪过。

    钟扬笑着摆手,“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就这么猜测的,看来时间紧迫啊,如果按照现在的差距,你保持五年的优势可能问题不大,但是以后呢?我不知道你们家族的主导权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至少我对齐远很不放心,不能排除他会选择更加激进的方式来对付你,而且以他这样的身份,跟他合作的人才是更可怕的对手。”

    齐峰的面色稍稍缓和,他确实没有想到钟扬在短短近一个小时内,对自己的处境分析得如此透彻,简直就是个妖孽。

    钟扬又道,“你来找我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对吧?不过我想先向你发出一个邀请,如果说,你暂时没有太多的俗事缠身的话,我建议你留下来,一则我不讳言对你的心法感兴趣,二来我希望能为你的修炼做些什么,还有就是想更深地了解‘国士’。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齐峰稍稍犹豫,不过还是很痛快地答应,“脱困之后,我跟向老取得了联系,是他委托我来找你一同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我原本独来独往惯了,不想过多打搅你的生活,现在看来,以后少不得要麻烦你咯。”

    “跟之前的那次有关联?”钟扬的思路极其敏锐。

    齐峰重重地点头,“没错,确实是这样,早先我打算先处置了齐远再说,现在我却觉得应该给他机会,给他可以达到击败我的高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