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四十二章疑窦
    齐峰闻言顿时蹦了起来,“我说扬子,你这是在坑我!”

    钟扬故作呆愣,“我怎么坑你了?”

    “你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给向老、裘老他们都做过治疗,从来没听说你问他们收费,可是为啥到我就要收费还不打折?”齐峰恨恨地质问。

    钟扬把脸一板,“首先,是你说你有的是钱,我为你理疗,收你的钱,安心。其次,人家两位多大岁数了?你也称一声老,我照样不收你钱。少啰嗦,痛快点,去找杨崎安顿下来,住宿费就免了,伙食费还是要交的。”

    齐峰有些迟疑,这次向南天请他来找钟扬,目的很明确很直接,因为他是完成过渡收购的最理想的人选,知情者必定顾忌他的身份,而不知情者却极难了解到他的根基。见到钟扬完全是个意外之喜,齐峰对钟扬极有信心,他能让自己困扰多年的修炼问题得到一个极大的缓和甚至还可以寻觅突破的契机,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

    由于齐峰的身份特殊,钟扬特意让杨崎安排了一个相对清静的住处,早在秦雅返京之前就已经在附近收购了不少房产,并由邵雪卿负责实施了部分改装翻新,专门安置一些重要人物或者特殊需求的病人。

    齐峰入住之后,并不着急奔走忙碌,却先享受了钟扬的理疗。钟扬绝不含糊,对其三处经络阻塞部位开展了一次重点梳理,然而砭石还在罗近山手中,单独使用玄力失去砭石的增幅作用,竟是耗费了大半玄力。

    齐峰心满意足地付费,钟扬则问至尊,“对于他的修炼,你有什么看法?”

    至尊连连摇头,“用反推的思维来判断齐家的功法,我只能遗憾地说,很一般,这种功法虽然不至于是地摊货,但确实乏善可陈。不过在现在内家修炼没落的时代,有这样完整的功法已经很难得了,而且这种逆行修炼内息的方法,还是有可取之处。”

    钟扬认同他的观点,“我也有同感,但是我有些不明白,如此平淡的功法,逆行修炼的成功率应该很低,可是按照齐峰的说法,每代人都有人修炼成功,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那就说明这个逆行修炼算不上艰难,这很矛盾啊。”

    至尊白了一眼,又摆起了谱,“谁告诉你,功法的等阶不高,逆行修炼的成功率也不高?你不如换个角度来考虑,如果说,以紫霄玄功这样绝顶的功法来逆行,你敢不敢推演?推演的过程会有多复杂?”

    钟扬挠头,“我真有这个想法,我有直觉,如果能逆行成功的话,会超越本法。”

    至尊习惯性地想要伸手拍钟扬的脑门,却迎上了钟扬不善的目光,不由讪讪地缩了回去,“在我看来,这其实根本就是个误区,修炼本就崇尚自然、遵循自然规律,一味地从功法上来追求逆行带来的增幅效果,往往会适得其反。”

    “但是,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钟扬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通过普通的锻炼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体质,而通过修炼则将达到更多超越自然规律的效果,这就是修炼的意义。”

    至尊显然不想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但还是非常严肃地劝告钟扬,“你跟我见过的所有的修炼者一样,一旦产生了逆行的念头就不会轻易改变,但是我要警告你,紫霄玄功非同小可,你可千万不能胡来,我必须加入你的推演,不然天知道你小子会干出什么样的浑事来。”

    钟扬内心十分谨慎,他知道自己能非常轻松地掌握紫霄玄功,那是因为自幼修习的呼吸吐纳基础异常扎实,遵循这个思路,他逐步有了一个构思雏形,先从呼吸吐纳的基本功开始倒推,或许能寻找到一些契合点,还有就是齐峰的修炼方式也是一种借鉴。

    这段时间的清源省显得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却又极不平常。李德铭赴京之后一直没有回来,也没有传出不利的消息,最为关键的是时间度的把握,樊立成实质上成为了代理一把手,而其他重量级人物都鼎力支持着他的工作,他的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

    这是一个特殊而敏感的时期,既有高层的博弈,又有同僚的竞争,还有下级的观望,樊立成的耳朵里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梁家的态度不知什么原因,产生了少见的统一,那就是梁志成要拿走罗家的利益,这个利益的概念却又相对模糊,没有直接指明矿产资源;同时,从京城还传来了即将全面整顿矿产领域的消息,在清源,罗氏是依靠矿产资源起家的,梁家虽然意图还不明朗,但是轻易将这块从罗氏版图脱离对待,显然不太现实。因此樊立成有些举棋不定。

    桌案上摆放了厚厚地几大摞材料,都是关于罗氏名下矿产的,按照上一次会议定下的基调,材料侧重于历史追溯,但是樊立成惊奇地发现,每一次收购都分三步走,第一确定收购价码,第二妥善解决工人安置,第三作为抵押物寻求再拓展资金,其中细节操作都做得比较到位,很难找到明显的破绽。换个角度,从当时经办的政府官员履历来看,即便有一些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但是没有一个案例是因为罗氏集团的矿产资源处置问题。最令人费解的是,罗氏圆满解决了两个重大事项,一是妥善完成转制过渡保持社会稳定,二是对矿产资源进行有序有限开采防止资源流失。

    樊立成放下了手里所有的事情,整整思考了一个晚上,疑虑重重。有人帮他测算过,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罗氏在并购矿产资源的时候,所动用的资金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而银行抵押贷款所得,扣除支付下岗工人安置费用,剩下的资金似乎不足以一下子支撑起一个庞大的集团公司,也就是说,罗氏的崛起有着充足的资金保障,可以说,它并不需要或者不完全需要依靠矿产起家!

    樊立成疲惫地站起身来,走到窗台前,打开了一扇窗,点燃了一根烟。他没有抽烟的习惯,偶尔点上,也习惯站在风口的感觉,此时他猛吸了两口,却被窗外的风倒吹过来的烟味呛到,引起了剧烈的咳嗽,稍稍缓和一下,他还是又狠狠地吸了一口,将烟头掐灭在窗台外沿。

    樊立成拨打了梁志成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也没人接听,看了看时间,已是午夜12点了,不禁起了一些莫名的失落感。

    好在电话回过来了,梁志成的声音,“老樊,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好消息?”

    樊立成打起了精神,把罗家的情况都告诉了他,又说道,“这个罗家怕是没那么简单,至少其背后必定还有靠山,在二十多年前,收购矿产资源起家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从账面上来算,他们从中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实实在在的好处。”

    梁志成微窒,马上问道,“你说会不会有假账?他付给工人的安置费,完全可以虚报的。”

    樊立成立即否定,“下面人是按照当时的工人花名册计算安置费用的,而银行的贷款则有完整的记录,这两项都是能确定的,即便他想虚报人数,申请到的贷款也就是这个额度,而且我让人都核实过,每个人都足额领取了安置费并且到位很及时,在当时还有不少矿工都希望罗家来收购。”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就是罗家资金的真实来源不是银行,”梁志成颇感意外,他在清源待过不少年,他自认为对罗家可谓知根知底,但确实没有想到罗家居然有这么强悍的财力,“你给我一个比较精确的数字,罗家在当年所有的收购中,到底需要花费多少钱。”

    “1个亿。”樊立成脱口而出,“只多不少。”

    梁志成也觉得不可思议,“你说,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在罗氏成立之前就有1个亿的资金投入?”

    樊立成坚定地回答,“没错,事实就是这样。我还让人查了很多佐证资料,这个数字恐怕还有不少漏项。”

    “这么多?”梁志成被深深地震撼到了,在那个“万元户”的年代,罗家就有了这么庞大的资金,而且让那么多人都成为了万元户,简直就是疯了。

    樊立成又道,“我已经让人开始查找这笔资金的踪迹,但是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似乎不太容易,而且罗氏成立之后,所有的生意伙伴中,也没有具备如此雄厚资金实力的人或者集团,这笔钱就这么凭空出现的一样。”

    说到钱,梁志成很自然地想起了向南天这个财神爷,只有向南天拿得出这样一大笔钱,这个观念根深蒂固,然而他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在他看来千做万做、亏本生意不做,到底是什么人在觊觎什么宝藏呢?

    梁志成默默地收了电话,他也陷入了无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