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五十三章本命石
    黎明前的山坳中一片寂静,偶尔的一声鸟叫虫鸣都会在空旷中回荡许久。

    钟扬透过罡石的维系,感觉此时自己与整个山坳连接成了一个整体,难以分割,就是这种维系令他感觉到了一处异样的存在,也就是之前瘴气进出的方向。凝目望去,钟扬依稀辨认出在自己的正前方大约五六百米的距离,似乎存在着一个黑魆魆的漩涡,钟扬只能按照力量的波动掌握了一个大致的位置。

    罡石的蜕变仍在持续,大量的瘴气覆盖在表面,凝结了一滴滴细微的露珠,露珠之间保持着一种相对非常独立的状态,彼此之间没有再度汇聚凝结,以一种微不可查的速度缓缓渗入罡石中,在罡石的内空间逐渐升腾起氤氲雾气。

    要开始了吗?钟扬明显感觉到体内玄力的躁动不安,开始不由自主地涌入罡石。

    此时他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全身心放开自我,帮助罡石完成蜕变,这样的消耗是否承受得起,是关键所在,另外就是全面收缩保存玄力,在罡石蜕变过程中寻觅获益的良机,这同样面临着未知的风险。

    时间紧迫,钟扬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定了本心,他将罡石的蜕变看成了一个生命体的诞生,他决定倾力襄助。打定主意之后,钟扬疯狂地运转紫霄玄功,不计后果地将玄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罡石中去。

    “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至尊完全没有料到钟扬会有这样的举动,他很快明白了他的意图,又道,“即便你要想帮助罡石完成蜕变,也要选择合适的时机!不是你现在把所有的力量‘借给’它,就可以对它产生帮助,听我的,适当保留一部分力量,用在最关键的时候,或许能事半功倍!”

    至尊的话极有道理,钟扬深以为然,立刻调整了策略,降低了输出幅度,问道,“你觉得什么是最好的时机?我现在体内的力量在涌动,这就说明罡石需要我的力量,不过你说得没错,我不知道该怎么把握这个时机。”

    至尊想了想,回答道,“你的玄力对它原本没有什么用,全都因为玄力曾融合了不少月华之力,这才是关键需求。刚才你已经太过冒失了,你不该救下那个人,而把自己搭进去……至少不会现在这样与罡石同命运了,但是也不好说,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钟扬见他说话吞吞吐吐极不爽利,忙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至尊迟疑着说道,“我只是有一种怀疑,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但凡天生地长之物偏离了原定的轨迹,往往存在极大的变数,在上古时期就存在着一种牲祭的消弭灾祸的办法……”

    “你是说,用血肉之躯应劫?这似乎有点……迷信吧?”钟扬顿感压力,但是他知道至尊所言绝非无稽之谈。

    果然至尊连声叹息说道,“我就是有这么一种预感,刚才我曾劝阻你不要擅自救下那人,可你还是那么做了,我也劝不了你,对我来说也没得选择,我守候无尽岁月等到了你,可以说,我的命运已经解不开与你的羁绊,我也破天荒第一次跟你这个傻蛋搏命。”

    “我以为你刚才在说反话,故意拿话激我,”钟扬欲哭无泪,不过他没有表露出半丝后悔之意,又道,“你现在不能脱离开我的身体吗?你没有必要陪我玩得这么大。”

    “我当然可以走,”至尊冷然道,“我素来有两条原则,一是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我很惜命;二是不做亏本买卖,我很吝啬。但是认识你以后,我这些原则都打破了,也不差这一次,回头如果你得了好处,记得分我一杯羹就是了。”

    钟扬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与罡石相对应的另一处紫色光所在的位置首先发生异变,紫光周围缓缓聚拢成一道类似小型龙卷,将犄角旮旯的砂石全都席卷一空,裸露出一个不规则的半圆状石头,紫光更盛。不多会儿,龙卷消散,瘴气开始向紫光汇拢,一道道一丝丝形成的轨迹,在紫光的映射中异常绚烂。

    这边黄色的罡石似乎临近完成蜕变的尾声,不甘示弱地绽放出更耀眼的黄光,与紫光遥相对应,与此同时,罡石对钟扬玄力的需求调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钟扬开始抑制不住汹涌而出的玄力。

    经过至尊提醒之后,钟扬冷静了许多,他不断尝试沟通体察对面紫光的力量强度,他很快发现,紫色石头蜕变成型罡石的进度远比这边要快,根基也更扎实,是至尊误打误撞催发了这块石头,两者根本不能相匹配,正是因为如此,既然出现了可以相互达到力量平衡的契机,至尊判断的精准性越发突显。

    如果两者力量最终不能达到平衡的话,那么两极形成罡石磁场的成功率将大大降低,而且失败的可能性极大,一旦失败,那对于处于核心位置之一的钟扬就将遭受无法预估的伤害。钟扬的紧张情绪在不断蔓延,唯一庆幸的是,他所在一方处于弱势,他的玄力将成为左右局面的关键,这是事先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判断力量强弱最好的办法就是观察两端吸附瘴气的浓度,从目前来看,紫色那端占据了明显的主导优势,而且还有继续增强的趋势。钟扬不认为自己的玄力能在绝对力量面前有多少分量,他迅速改变策略,将玄力不断注入罡石的同时,还将至尊凝聚的六滴滴液作为最后的赌注。

    对此至尊没有任何异议,换个角度来看,这六滴滴液本就是在黄色罡石内空间产生的,也算是它的本源之物,或许真能产生意外的功效。

    钟扬极其小心地将研钵取出,摒住呼吸洒落一滴在罡石上,液体瞬间就融入石头中,黄光再次闪耀起来,整块罡石充满了灵动的力量,可是还远远不够。

    “你还能不能再弄到这玩意?”钟扬迟疑地问至尊。

    至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我现在的状态已经很虚弱了,如果重新要恢复到鼎盛,起码苦修三个月,如果失败,这里只怕将成为历史,你我也将不复存在……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能剩两滴,不,一滴也行。”

    钟扬总是下意识地对至尊有所保留,并不是因为缺乏信任,而是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偷奸耍滑的主儿,钟扬不会被他此时虚弱的外表迷惑,他肯定有办法再凝聚这种液滴,前提是有瘴气的存在。

    钟扬每滴入一滴,至尊都心痛无比,直到仅剩最后一滴,他见钟扬仍没有停止的意思,忙开口道,“这是最后一滴了,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此时的钟扬极其坚定,将最后一滴也给了罡石,研钵中已经空空如也。

    罡石的蜕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肉眼可见黄、紫两道凝聚两端力量的瘴气在半空交织,触碰的瞬间激起了整个山坳的摇晃,一时间飞沙走石,尘土飞扬,隐隐还夹杂着沉闷低哑的轰鸣。

    钟扬始终觉得手中的罡石还是稍稍弱了那么一丝丝,这种差距已经难以用瘴气以及外泄能量轻易辨别出来,只是一种感觉,令人极其压抑到恶心的感觉。滴液已经干涸、玄力已经用尽,钟扬的底牌已经消耗殆尽,他甚至想将自己的精神力强加在罡石上,但这种意识领域的尝试毕竟太过冒险,他踌躇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放弃。

    黄、紫双方的能量非常胶着,就像两个人掰手腕一样,如果一方输掉,那就等于放弃了构筑磁场的资格,只有双方斗到相互认可才有可能出现相融共存,这是一个博弈的过程。钟扬对罡石磁场形成的过程有着切身的体会,他没有唏嘘开心不在场,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玄阴力固然强悍,但她却是偏向紫光一方,无济于事。

    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随着如有龙吟般一声轻啸,紫光力量瞬间暴涨数倍,竟一下子全面压制住了黄光!黄光顿时失去了先前的气势,一阵收缩之后,制衡点开始偏移,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压倒性的改变。

    钟扬与至尊焦急万分,这种势头一旦形成就再难改变!

    钟扬做出了一个令至尊诧异扼腕的决定,他彻底打开了自己的玄骶穴!因为在他的玄骶穴中,还有一个同样是由瘴气凝结的滴珠,这个滴珠远比滴液要强大,而且其形成属于自发,没有任何力量的流失。

    就在钟扬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山坳的时间和空间似乎在瞬间凝固,滴珠从钟扬的体内不受任何阻碍地跳脱而出,如有生命般融进了黄色罡石中,罡石没有钟扬与至尊预料的那样光华大盛,反而开始了新的孕育。与此同时,紫光就像见到克星一般迅速退去,隐没,连带着周遭的砂石也从新覆盖在上面,掩去了最后一道光芒,一切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黄色罡石所连在山岩上的部位发生了剧烈的震颤,罡石完全脱落到了钟扬的手中,内部隐隐流光溢彩,钟扬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亲切感,仿佛它与自己是一体的一样,心头不禁掠过一丝异样,本命的归宿感油然而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