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五十四章客卿
    它居然成了钟扬的本命石!它竟然还有成长的空间!至尊心中五味杂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亲历目睹的一切!玄力、瘴气以及自主形成的滴珠,三者都与钟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原本这些自己也都曾经拥有或者可以拥有,现在却都属于钟扬,而这种有着紧密维系的力量与罡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使得罡石具备了超常的灵性,这令至尊艳羡不已。

    钟扬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好,罡石能量的波动与自身的玄力产生了极为良好的共振,从目前来说,他多了一个随时可以调用的力量源,尽管还受限于修为低微,借用的力量相对还有限,但这已经足够,在特殊情况的应对中,他觉得至少可以发挥超出自身实力五倍左右的增幅空间。

    钟扬目视前方,那紫光隐没的位置,磁场建立失败却带给了他极大的获益,而山坳中隐藏的秘密却似乎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此时最关键的是保持平常心,万万不能将眼光局限在此。钟扬问至尊,“你有没有必要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也许对你的修炼有帮助。”

    至尊早就开始推演能否复制刚才发生的这一切,但是结果令人沮丧,他不无惋惜地看了一眼山坳中的草木砂石,回答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冥冥中自有定数,我如果留在这里,可能要等待,等待的时限可能是无尽岁月,然而如果继续跟着你,我觉得你还会继续带来更多的惊喜,不是吗?再者说来,你迟早还会到这里一探究竟,我还是老老实实待在你体内,你放心,你的玄骶穴已经成为与罡石连接的纽带,我无法再有任何手段。”

    钟扬笑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颓丧过,难道就因为我拥有了它?你有没有想过,我也许还可以通过百会穴,再获得一枚罡石,就是它——”

    钟扬将手指着紫光隐没的方向,至尊心头狂跳,却带着无奈的羡慕口吻,苦笑道,“你还真敢想,也许吧,我也觉得你会成功的!阳属性的罡石、瘴气介质,还真缺一块阴属性的罡石了,如果真能达到完美融合,那你自身磁场的强度将颠覆我的认知……真是个怪物。”

    钟扬极为满意地将黄色罡石收起,倏然间罡石如有灵性般迅速缩小到鸽子蛋大小,非常便于携带,至尊再度嫉妒不已。

    张鸿明带着十多个族人早已经来到山坳口,他们把昏迷中的两个年轻人搀扶起来,用一种特殊的草药熏香为之驱散瘴气,其中一人悠悠醒转,然而几番盘问之下,那人的记忆竟破碎不堪,仅凭只字片言讲述不清。

    张鸿明远远望着山坳中混沌光华闪烁不定,一时不敢轻易造次,只得带着族人在外观望守候,对此,钟扬和至尊早就感知到,但无暇理睬。

    左伊左倩隐藏在山坳口附近,严守钟扬的嘱托,没有暴露自己。

    此行圆满之后,钟扬用玄力改变了自己的容貌,缓缓走出山坳,目视张家众人,冷冷道,“又是你们,上一次我已经警告过你们,可是你们似乎没有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啊,这一次,你们就都全留下吧!”

    张鸿明近距离看清楚了钟扬的面容,凹凸怪异的脸上的笑意简直比哭还难看,起先他就认为是钟扬带走了左倩,可是此时他无法将眼前这位与传说中的英俊少年联系在一起。张鸿明与其他人一样,从心底产生了深深的畏惧感,不禁后退了几步,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钟扬一指尚在昏迷中的那个年轻人,“跟他一样,长眠!睡到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

    张鸿明遽然而惊,“你不需要这么做,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但是你们看见了我,”钟扬恶魔般的笑容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刻进每个人的记忆中,令人不寒而栗,钟扬又道,“所以,你们没有选择。”

    说着话,钟扬又像上次那样,双手起了一个太极式。

    张鸿明慌忙说道,“且慢!阁下请听我一言。”

    钟扬双手停在半空,问道,“你有什么说头?你已经连续两次干扰我的修炼了,任你口吐莲花也无济于事,不如平静享受即将到来的沉睡吧,省的我费手脚,难不成要逼我灭口吗?”

    张鸿明的脸色阴晴不定,他在猜测钟扬的真实意图,他不相信钟扬会这么做,而是想获得其它方面的利益,心念电转,说道,“我观阁下似乎年纪不大,竟有如此精深的修为,必是隐世高人……”

    钟扬摆手打断道,“我没心情听这些废话。”

    张鸿明不怒反喜,仗着胆子说道,“我想跟您合作,条件任凭你开。”

    “合作?”钟扬玩味般地笑了笑,“说来听听,是一个什么样的合作方法?”

    “是这样的,这个山坳是我们张家的一处隐秘的产业,历来就是一处禁地……”张鸿明挺直了腰杆,把握着说话的分寸,见钟扬面色不虞,忙又婉转说道,“当然,阁下能进入山坳中修炼并不受瘴气影响,足以证明阁下的高明,完全有这个资格,因此我想聘请阁下担任我张家的客卿,不知您意下如何?”

    “客卿?”钟扬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问道,“说具体点,我倒想知道我的身价如何。”

    张鸿明大喜,忙解释道,“虽然现代社会日新月异,但是仍然有一些传承千百年的古老家族的存在,我们张家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客卿制度也一直沿袭至今,如今我张家客卿仍是虚席以待,今天有幸认识阁下这样的能人异士,真是天佑我张家得以发扬光大……”

    说到激动处,老人的须发长眉迎风飘扬,自带一股超然气质,钟扬倒也颇有些欣赏。

    张鸿明继续说道,“客卿意味着在张家的地位仅次于族长,也就是我。你有权调用张家的一切人、财、物各种资源,除非影响到我家族安危,我无权干涉,你看如何?”

    钟扬一指断龙坳,问道,“我要收回这个山坳,也可以吗?按你的说法,这个要求是在合理范围之内。”

    “当然!”张鸿明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以族长的名义,如果你刚才的要求是正式提出的,如果你担任张家的客卿,那这处山坳就是你的。”

    此言一出,身边有几个中年人纷纷解劝,岂料张鸿明极是果决,呵斥众人道,“你们懂什么?空守着这么一个宝藏,不知道怎么去利用开发,仅仅依靠每月一次安全的空隙来捡取一些边角料,这样下去我们能有多少收获?与这位高人的合作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张鸿明的威信极高,行事风格也很霸道,力排众议的结果不言而喻。

    钟扬冷眼旁观,听到不耐烦时却道,“你们这是无异议的争吵,我有答应你们担任客卿了吗?”

    众人皆愣住了,不少人心中泛起嘀咕,这个客卿的身份非同小可,甚至在某些场合,比族长的权力都要大,只要客卿令一出,可以号令张家任何族人,尤其是被一个身份神秘的陌生人号令,令人很自然心生抗拒。然而钟扬竟然拒绝,而且不似作伪,这份超然更是让人对他又有了更多的期待。

    张鸿明望着钟扬,“阁下,你可知道我们张家的来历吗?你可知道张家有多么深厚的底蕴吗?我请你最好慎重考虑一下,能担任家族客卿,可以算是一份荣耀。”

    钟扬淡然一笑,只说了两个词七个字,“龙山张家,百感轩。”

    全场肃静,张鸿明双眸寒光一闪,冷声道,“你还知道什么?”

    “这算秘密吗?”钟扬一指山坳,说道,“百感轩的能量源就来自这个断龙坳,你们那位能创造出百感轩的先祖可谓绝代天骄,就凭借一个百感轩就能让子孙后代受益无穷,经过百感轩的洗礼,既能优胜劣汰优化家族血脉,又能脱胎换骨改善个人资质,这可以说就是你们张家的最深厚的底蕴。”

    “你居然知道得这么详细?你到底是什么人?”张鸿明明知自己的戒备是徒劳,但还是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示意身边的年轻晚辈做好最坏的打算,两个年轻人暗暗将手放在背后。

    “我说了,这不算秘密,”钟扬还是那般云淡风轻,“你们最好还是收起那点小心思,就凭几支猎枪奈何不了我,不信就大可以试试,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

    钟扬尽管如此说,但是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

    张鸿明权衡再三,不禁还是颓然放弃对钟扬采取手段,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再度拿出诚意邀请,“也许,百感轩对你而言没有多大意义,但是对我们张家却不然,我们之所以举族迁居到这里,为的就是再现百感轩,只有你能帮助我们,就算我们张家欠你的人情,你开个价码,我都答应你!”

    钟扬冷笑吧不已,倏然问道,“我要你把族长的位置让出来,你也答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