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五十七章对应部署
    京城,董宅。

    向南天对清源谈判的情况非常关注,并没有因为罗家擅自启动与其它公司的谈判而放松,他特意让孙倩返京详细了解细节,他也留意到了双方掌握数据对比上的偏差。从逻辑上讲,尽管罗家表面上对名下矿产采取保留的态度,但是对真实矿产储量数据不应该如此模糊,而孙倩的信息来源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矿业公司改制前保留的一部分数据,二是罗家接管后几次勘测的数据,本身这两者对比就存在不少的出入。

    换句话说,以孙倩的数据为参照,天扬集团出价应该远高于罗家的报价,事实进展也因此而将价格大幅压低,罗家对此没有任何回应,问题已经摆在桌面上了。向南天最关注的是矿产资源的真实情况,为此他立即向相关能源部门要求派遣专家进行全面核实,钟扬的消息传来得正当时。

    向南天当着董、张的面直接就摔了杯子,董、张二老面面相觑,他们认识向南天这么多年来,从未见他如此。

    董老忙问,“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向南天颓然坐在沙发上,半晌才道,“钟扬带来了一个极坏的消息,我真的没有想到,罗家被人渗透了,而且此事竟然做得这么隐蔽,半点风声都没有走露!”

    当下他就把钟扬判断的情况告诉了二人,董、张都懵了。

    张老连连扼腕,说道,“当年在清源、中南一线,矿产是属于命脉级别的,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罗家为什么值得你如此信任,让你舍得花这么大的本钱来帮助他们建立罗氏集团,而且还将那么多重要的矿产资源交给他们来保管!?”

    向南天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董老赶紧拉住张老,劝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向的脾气,少说几句,当务之急是先要搞清楚到底有多少损失,然后就是怎么处置。罗家必须要为此事负责,但我觉得其中还有蹊跷,正如钟扬判断的那样,罗家早已成为弃子,现在关键是要尽快找出幕后黑手,即便流失的矿产资源无法追回,但绝不能放任其逍遥法外。”

    向南天兀自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他尽力搜索着脑海中二十年前的记忆,他没想到自己对这段往事如此信任、如此麻痹,因此残存的记忆中信息非常有限。

    张老见他如此,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愧对‘国士’二字,是我严重失职!”向南天一生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却没想到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但是他有足够的担当,他对董、张二老说道,“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彻底调查此事,我也希望你们作为我最可信任的合作伙伴,帮我一把。我会选择合适的机会,向长老院请罪,但现在我还有时间可以做些什么。”

    张老还想说几句,却被董老拦住,他道,“老向,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风雨同舟一起过来,见外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此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有责任揭开这个黑幕。”

    向南天重重点头,他望向张老,“我知道你还有话说,但是我现在只想听听关于如何寻找线索的建议,其它的就以后再说吧,我的态度很诚恳。”

    张老长叹一声,“也罢,这件事以后还有得跟你说道。我认为,罗家出现的这个情况绝不是偶然,我觉得是早有预谋而不是中途出现变故,而且这二十年来估计也不是一直在做这些小动作,保持延续性的话,穿帮的风险概率太高。还有,罗家当年主事的三个核心人物未必有这个胆子,因为三者之间相互牵扯掣肘太多,而三者同时沦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然的话,当年我们三个就都成了睁眼瞎了。”

    他仍耿耿于怀,此时不忘刺激了一下向南天。

    向南天眼皮一跳,但保持了克制,“我也倾向于你这些判断,但是我有些疑问,当时罗家的核心人物除了那三人之外,同辈之中似乎并没有太冒尖的,而且那三人相继去世之后,直接就由二代、三代的后辈接替,如今老人就剩下罗近山了,此人的脾性……”

    “难道我们一直低估了他?他才是我们忽略的关键?”向南天只觉得后脊梁发凉,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罗近山实在是太可怕了。

    董老微微摇头,“这个人我还是了解过的,性格乖张且行事霸道,与钟扬的冲突就可见一斑,罗家人京城一行之后,按常理罗近山应该有所收敛,但是他在齐峰的谈判中百般阻挠,此时想来还是有不合情理的地方。”

    张老不以为然,“我觉得罗近山就有问题,阻挠矿产转让的,难道不是因为心虚吗?”

    向南天似乎慢慢理解了董老的意思,“换了是我的话,即便我有心阻挠,那我就根本不会露面,也不需要与齐峰当面起冲突,而且还自取其辱,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想干什么呢?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想要与钟扬和解的意思,他到底是看不清形势,还是故意为之?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想要为谁做掩护呢?”

    “糟糕!”向南天想到这里,马上联系齐峰,“疯子,这几天密切注意罗家的动态,重点关注罗近山一脉,那老家伙可能有异动!人手不够就向钟扬求援,就跟他说,我怀疑罗家有内鬼与外界势力勾结,很可能是罗近山的子嗣,他应该能串联明白,就知道该怎么做。”

    齐峰又问了句,“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异动?”

    “一死百了,罗近山应该是知情者,他想要维护自己的子嗣和家产,他就会背上所有的罪名然后以死谢罪,”向南天冷冷地说道,“关于罗家的具体细节,我回头让孙倩马上返回清源由她转述,不过其中也许还有变数,你作为清源事务的执行者,必须有自己的立场和判断,尽量把事态压缩在可控范围,最关键是要揪出幕后黑手。”

    “那钟扬参与的程度是否需要控制?”齐峰充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认为钟扬应该更多地参与进来。

    向南天考虑了一下,回答道,“轻重缓急,他应该能把握分寸,他那边的居力是个得力的人物,左家的两个小丫头不能忽略,我总觉得左临川还有更多的价值,再者,必要时让他可以尝试联系那个叫张骁的军官。”

    齐峰一一记下,最后向南天又叮嘱了一番,要保持足够高的隐蔽性,不能轻易打草惊蛇,一旦情况暴露,要做好充分准备,防止发生意外,尤其是钟扬以及他身边的人,对此,向南天没有特地点开心的名。

    齐峰立即向钟扬转达了向南天的意图,并且邀他一起商议该如何采取行动。钟扬认为,取证是关键,而加快谈判进程率先取得部分矿产资源则是突破口,现在天扬和张家的立场步调暂时取得一致,但是他觉得梁家谈判成功的概率更高,然而是否可以跟梁家形成暂时的默契呢?

    开心倒是有一个不错的办法,她指出,梁家在清源的动作几乎都是梁志成运作,以目前与梁志成的关系达成合作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梁志成的妻子吕媛所在吕家的势力不亚于梁家,而且她与梁志成只是政治婚姻的利益结合,如果能让她卷入清源来搅混水,梁志成根本无可奈何。关键是开心与之的关系极好。

    钟扬喜出望外,立刻让开心与吕媛取得联系。吕媛比开心大了五岁,两人是总角之交感情极好,又都与济善大师交厚,恰好此时她正在普济禅寺,听得开心邀请她去清源,立刻欣然答应,意外的是,济善大师也正巧想与钟扬晤面论道,当下就定了行程。

    关于罗近山那边,齐峰颇为苦闷,不管是他还是孙倩,都是明面上的人,很容易引起罗家人的注意,而居力甚至居家的几个后生在医馆接治病人很多,人面渐广也不合适,一时间竟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派出去盯梢。

    钟扬对此淡然一笑,“是时候拿回我自己的东西了,那老家伙贪墨我的砭石这么久,少不得先向他讨要些利息。”

    齐峰闻言一愣,“你这是要明抢?”

    钟扬笑而不语,暗中与至尊交代,至尊立即尝试沟通砭石。

    不料没到一分钟,至尊灰头土脸地告诉钟扬,出了意外。砭石被锁在了一个保险箱里,层层阻隔以致于至尊的力量波动仅能穿透极其微弱的部分,勉强探知具体的位置,原本想强行收回,却被贮存在砭石空间里的罡石阻挠隔断。

    钟扬略一沉吟,贮存的那块罡石是阳属性的,他联想到了那次失败的罡石磁场形成,他判断阴阳属性罡石一旦脱离磁场,彼此之间的联系必然出现中断或者有一个中断的过程,他拿出了原本与之一对的紫色阴属性罡石,试图从中获取一些感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