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六十一章相互印证
    济善的发问令钟扬稍稍为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钟扬很难解释利用隐穴构建人体局部小循环,从而取代部位功能过渡作用,他犹豫着说道,“整个人体就是一部由很多零件构成的机器,人体的关节就像是机器中的组成部分,而穴位就是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零件,零件有所损坏,就会引起机器运转不顺畅,也许暂时不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但如果不采取补救措施,长久下去必定会显现出来,这在于医道而言,便是知微见著。”

    济善频频点头,他发现了罗清心脉中存在的特殊情况,指着几处关键的衔接部位,问道,“从局部来讲,我也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脉存在问题,但是从整体而言,他的心脉却又非常正常,而且我还察觉到你应该用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在帮助他达到目前的这种状态,这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

    钟扬又打了个比方,“机器中有不少合成的构部件,把原本分散的零件固定形成,其好处就是整体功能更加稳定,缺点则因为固化导致缺乏应变,而且一损俱损。我就是用了这个办法,把他的心脉按照一定的区域划分几个部分,分别进行整合形成‘构部件’,由此暂时解决功能问题,但是局部组成的零件却仍存在问题,而且人体又完全不能等同于机器,人体的每个组成部位、经络、穴位都有相对的独立性,人为的强行组合势必会产生其它意想不到的影响,我觉得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他目前仍无法苏醒。”

    济善惊呆了,钟扬的人体机器化理论令他大开眼界,其中比喻非常贴切而且通俗,这种全新的提法让他耳目一新瞬间秒懂,但是具体到临床实际操作,却又有一种无从入手的感觉。他问傅林泉,“傅院长,能不能提供一间静室?我现在需要进行简短的禅悟,钟扬刚才的理论你们大家都听见了,问题讲得很透很到位,但是我们必须要有所延伸拓展,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他所总结归纳的理论很有借鉴意义,当然我们也要有区别对待,钟扬有极深的内家修为,而我们没有或者达不到他的程度,但是似乎也应该可以借鉴西医外科的一些手段来弥补这种不足,如果能成功的话,那将为我们的医疗事业开辟一个全新的领域!与诸君共勉。”

    济善的话,同样也是对钟扬说的,钟扬怔怔出神,若有所悟。

    傅林泉想了想,亲自让人迅速将行政大楼附属裙房腾空一个储藏室来,又安排上床榻桌椅,济善与众人打过招呼就马上闭关了,甚至与钟扬交错而过的时候,钟扬都没有反应,他不禁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心中念想,没想到自己的话竟能对他本人都产生了这么大的触动,对钟扬的悟性实在都不该如何评价了。

    钟扬就这么静静地站着,处于冥想状态的他,极自然地借鉴使用了开心的祝由术,只见他身体稍稍后仰,双手左前右后分别掌心对着胸和腰,双腿左虚右实重心却是提得很高,他在认真思索着济善的话,他发现自己对医学领域的理解上出现了一些误区。首先,他有相对深厚的修为,导致他有意识地将自己与别的医生区别对待,虽然还没有养成境界上的优越感或是傲气,但毕竟在某些场合某些治疗中表现出过分的自信过度的大胆,对罗清的那次治疗就是很好的案例,当时钟扬完全可以做好更充分的准备,但是他不知为何竟还是选择仓促出手,虽然目前不至于留下遗憾,但是在具体施术过程中还是存在着缺陷。其次,钟扬尝到了玄力加诸治疗的甜头,而且屡试不爽,从向南天到张骁再到开心,无不展现出内家修为发挥出来的重要作用,并且修为越深效果越好,以致于钟扬凭借着深厚的玄力几乎可以摒弃纯粹的中医手段,甚至连砭石都可以束之高阁,而济善的话及时点醒了他,犹如晨钟暮鼓振聋发聩。还有,那就是收徒的念头,不论是开心或是左氏姐妹,甚至刚刚出现的吕媛,他的目的是借助她们特殊的能力或者未挖掘的能力运用于辅助治疗,其基础还是内家修炼,即便他本人可以保证一个逐步完美的团队,但是对于中医领域的开拓和传承意义不大,这是最关键的。

    想到这里,钟扬的额头渐渐沁出了汗水,甚至后来全身的衣衫都被汗水浸润,就像是落水一般,滴落的水渍清晰可辨。卢医生等人很是不安,但又不敢轻易搅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都担心钟扬会因此脱水,都顾不得许多,想要上前提醒,不料谁都无法接近钟扬三米的范围之内。

    然而此时钟扬已经恢复对外界的感应,散去了磁场,猛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不禁暗暗自责,这一次又是太过草率了。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带着歉意对众人说道,“不好意思,我一时有所感悟,让大家担心了。”

    卢医生等人早就见怪不怪,有人赶紧递上一些开水。

    钟扬问道,“老禅师去了多久了?”

    卢医生回答,“大约有一个小时了。”

    钟扬点头,转念一想又说,“去多准备些素菜吧,我听说他闭关的消耗很大,这一次又是临时闭关,我有点担心。”

    卢医生连连答应,正要吩咐下去,却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

    济善爽朗的笑声过后,在傅林泉的陪同下,神采奕奕地走来,“不用了,我已经全部贯通了,原来你用的是切脉法。”

    钟扬一头雾水,“什么是切脉法?”

    这次轮到济善迷惑了,忙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切脉法?该法从有记录可追溯到华佗的《青囊书》,后辗转流传到唐末,由于战乱不断最终失传,但明末又有传承者出现,均未经深入考证。其原理与你刚才的比喻如出一辙,利用人体经络穴位的特殊结构,通过外力进行局部阻断,就是所谓切脉。其作用是保持整体延续性,通过暂时阻断重创部位的血脉流通,为治疗争取更多的时间,从这个角度讲,与西医的外科麻醉有些类似。但是你的提法明显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从时间方面,这位伤者就是最好的证明,你已经远远超越了切脉法。”

    钟扬这才恍然,济善的理解稍稍有些偏差,但是这个切脉法倒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办法,至于考证则需要至尊的解释。

    至尊却连连摇头说道,“这个切脉法残缺得很厉害,古代中医存在两种分歧,一是保全,主张不能随意切除破坏人体原本的结构,二是切割,也就是所谓的‘壮士断腕’,只要保存生命,其它一切都可以舍弃。两种分歧相对都很极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两者争论相互倾轧,而切脉法诞生于乱世,由于战乱频发,人为伤害的几率大大增加,在医疗条件严重受限的情况下,其实切脉法就是一种延续生命的无奈之举,凡施术者往往都得不到及时治疗而丧失施术部位的功能,甚至死亡。因此切脉法延续的价值并不高。”

    经过印证之后,钟扬问济善,“以大师的判断,这个伤者如何才能恢复知觉?”

    济善稍觉怪异,反问道,“你有办法延续,难道就不能复制当时的施术过程?我觉得现在伤者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到一个非常不错的水准,按照你既定的思路想法,再来一遍,应该问题不大的吧?”

    钟扬苦笑,“当时我对施术过程的把握其实并不大,从延续生命体征的角度或许还不算太难,但是其中还有意外的事情……”

    当下他就把罗清遭遇车祸瞬间发生的穴位自闭情况说了出来。

    济善听完哈哈大笑,“这个我有经验,我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钟扬眼睛一亮,忙问其详。

    原来济善早年行医之时,救治过一位遭遇猛兽突袭的猎人,情急之下攀岩跳崖企图依靠求生的本能抓住一些横枝藤蔓来躲避猛兽,他非常幸运地做到了,但还是跌落山崖摔伤,表面伤势并不太重。济善为他救治,只需要简单处理伤口就可以,但是伤者始终不见苏醒,为此济善从新详细检查,发现他的一些重要穴位有自动闭合现象,就像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激发自身潜能形成了自我保护,这一点与罗清的情况如出一辙。

    “那后来您到底是怎么解决的?”钟扬不禁好奇地问道。

    济善笑着继续说道,“反复,我反复为他梳理经络,既然是穴位闭合,那就需要从经络的角度为他疏通,按照受伤部位的轻重缓急,反复进行初始状态的治疗,不出一个月完好如初。”

    钟扬顿时皱眉,“他现在最严重的伤在心脉,这个情况太过复杂,我没有把握。”

    济善又道,“这一点我很清楚,但是我依然认为可行。因为这个伤者的愈合程度极高,他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承受施术过程,而且从脉息来看,他内脏的自愈能力很强,生命力也非常旺盛,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从心脉延伸的小局部试探其反应如何,说实话,我猜测他的这种昏迷已经非常接近于睡眠了,或许等他醒来的时候,在此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他会留有浅记忆。”

    他的话,一再坚定了钟扬的决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