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知道佛郎机的强大吗?
    在王参将的率领下,惊醒骑军终于恢复了一些勇气。他们再次排出密集的阵型冲向了长兴军,这次张斗决定毕其功于一役。

    只见他亲自带队到了第一排,一手长枪一手盾牌的他往第一排一战,引得长兴军士兵们的一阵欢呼。

    敌人越来越近了,先开火的还是火铳。他们在60步的距离就打得京营骑军死伤惨重,王参将在家丁的保护下躲过了火铳的打击。

    看着四周死伤惨重的骑兵,王参将的额头渗出了汗水。亲冒枪林弹雨和在后面观战完全是两种感觉,铅弹不停的在耳边呼啸,不时就有一个同伴里击中落马,那种心里的压力几乎要把他逼疯。

    好在他离长兴军越来越近了,只要再挨过20步他就能冲进敌军的阵列。到时就是他们骑兵大开杀戒之时,那时他会成倍的讨回自己骑军的损失。

    突然王参将觉得眼前一亮,一直在他身前替他挡火铳的亲兵摔下了战马。再左右一瞧,他的那些亲兵都不见了。

    王参将的心都碎了,这些亲兵可都是他花大价钱培养的死士。平时损失一个都让他心疼好久,如今一朝伤亡殆尽怎能让他不心疼。

    好在他已经到了敌人阵列的面前,只要在前进十几步就能杀进去了。

    突然从长兴军的队伍中丢出来一些冒烟的竹筒,王参将本能的觉得不好。他急忙将自己的身体伏在马背上,尽量的贴近马背。

    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几乎震聋了王参将的耳朵,他们瞬间就被一阵阵的白烟笼罩。

    好在他的运气不错,当王参将从烟雾中冲出来的时候,他距离长兴军只有几步的距离了。

    但他却没有从那些一手盾牌一手长枪的枪盾兵眼中看到任何的恐惧,反而看到了嗜血的光芒。

    没有时间多想的他一头就撞向了面前的枪盾兵,他打算用战马的速度和冲击力撞开枪盾兵,直接砍杀那些火铳手。

    但他挑错了对手,张斗全神贯注的注意前方的敌人。他见到一个将领冲出手榴弹的爆炸范围,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张斗大叫了一声来的好,就将右手的长枪掷了出去。长枪划破空气飞向了那名骑兵的战马,锋利的长枪毫无阻力的穿透了战马的胸口。

    奔跑中的战马嘶鸣一声,一头就栽倒在地。马上的王参将一下子就被甩飞出去,飞向了最前排的张斗。

    张斗见到空中一个人飞了过来,他挥动左手的盾牌拍向那空中飞人。

    “咣!”的一声闷响,王参将以比刚才飞过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他脑海里最后的印象就是觉得自己好像飞在了空中,然后又被大锤给砸飞了回来,还没等落地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其他的京营骑兵见到自家主帅阵亡,再也无心恋战。他们纷纷勒住战马,就像逃走。

    张斗击飞了敌军的将领,高声的喊道:“冲!杀光这群软蛋!”

    “杀啊!”

    “杀光这群软蛋!”

    “这群娘们骑兵根本就不配有蛋蛋!杀啊!”

    在张斗的带领下,长兴军喊杀声震的大地都在颤抖。他们怒吼着冲向惊慌中的京营骑兵,张斗向前跑了几步一伸手就将一个骑兵拉下战马。

    他一个健步就跃上战马,路过王参将已死的战马时,一个蹬里藏身,从马尸上抽出了掷出去的长枪,向着京营骑兵就杀了过去。

    其他的长兴军也有学有样,他们有的将京营骑兵捅下战马,还有的直接就骑上无主的战马紧随张斗向前杀去。

    京营骑兵则是兵败如山倒,狼狈的向后逃窜,他们根本就没有停下来与长兴军作战的勇气,只是一门心思的逃跑。

    进攻中的张斗将长枪当成了大棒使用,追上一名骑兵抡起长枪就砸过去。

    张斗有点后悔没将狼牙棒带来京师了,他哪里会想到在京师还会与敌人交战。

    很快长枪就被他给砸断了,郁闷的张斗只能不断的拾起地上遗落的兵器继续追杀敌军。

    追击中的张斗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嗯?难道是……。

    张斗没有犹豫催马就追了上去,弗朗西斯一边逃跑,一边在咒骂张之极。

    本来他们逃出瑶台山庄就打算去天津与总督大人汇合,可却被张之极硬生生的给拦了下来。

    说是让他看看怎么惩罚敢偷袭瑶台山庄的贼人,好奇的弗郎西斯就留了下来。

    让他郁闷的是,看似威武雄壮的骑兵竟然被人数只有他们一半的步卒给击败了。

    还特木的让步卒抢过战马在后面追杀,还有比这更废物的骑兵吗?上帝都不会原谅这支废物骑兵的将领!愿那些该死的废物都下地狱去。

    他正跑着就觉得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弗朗西斯恨死胯下的蒙古马了,就他那高大的身体骑在矮小的蒙古马上,战马根本就跑不快。

    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弗朗西斯从怀里掏出了燧发手铳。他转身就把火铳对准的张斗,猛地扣下了扳机。

    张斗在追击中就发现前面的西方人转身用手机的火铳瞄准了自己,他连忙将身体藏在了战马的一侧。

    弗朗西斯的火铳没有打中张斗却击中了张斗的战马,马匹战马嘶鸣一声就倒在地下。

    张斗在战马倒地的瞬间就腾身而起,借助战马的惯性向前跳了起来。空中的张斗快速的从靴子里抽出短剑,向弗朗西斯掷了过去。

    短剑快若闪电般射中了弗朗西斯战马的大腿,巨大的力量让短剑深深的刺入战马的身体,只留下个剑柄在外面。

    受伤的战马再也跑不动了,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身上的弗朗西斯被战马给甩出老远,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断了,从头上到脚下就没有不痛的地方。

    他艰难的翻过身来,仰面朝天贪婪的呼吸空气。他觉得这一刻上帝似乎抛弃了他,他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下哀嚎。

    忽然一个巨大的阴影包围了他,一个年轻的东方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就向他伸出了大手,弗朗西斯害怕极了,他大声的叫了起来。

    “我是一名骑士,请给我骑士应由的待遇。我的家人会拿出符合我身份的赎金,求您了!我真的是一名骑士!”弗朗西斯苦苦的哀求,但张斗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他伸出两根手指,扣住弗朗西斯的鼻孔拖着弗朗西斯向来的方向走去。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鼻孔被这个野蛮的东方人给撕裂了,剧烈的疼痛袭击着他的大脑。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他不停的求饶,心里还在不停的向上帝祈祷。

    似乎他万能的主听到了他的祈祷,那个东方恶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还在他的身上擦了擦手指上的鲜血。

    弗朗西斯张大了嘴巴,使劲的呼吸。他用双手捂住鼻子,惊恐的看着这个东方恶魔。

    张斗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弗朗西斯说道:“你只有一次机会活命,希望你能把握住这个机会!”

    弗朗西斯听得身子一震,他不甘示弱的说道:“你知道佛郎机的强大吗?你知道佛郎机战舰的强大吗?劝你还是赶紧的把我放了,不然等佛郎机战舰载着数万士兵来到大明,就是你的死期!”

    张斗听了弗朗西斯的胡话就是一阵的哈哈大笑,他的笑声听得弗朗西斯一阵的发毛。

    “你这个该死的异教徒笑什么?再不放了我就是你的死期!”弗朗西斯色厉内荏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