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小子哆嗦个啥?
    黑头招呼一声,带上自己的手下向着长兴军围了上来。他们在船上挥舞着刀剑,大呼小叫好不热闹。

    船桨在水中快速地滑动,水匪们快速地接近了飞鱼快船。在他们相距不但一里时,突然发现那些低矮的海船上人影晃动,很多人在跑来跑去。

    黑头有些奇怪,这些人的反应太奇怪了。他们既不像商人们那样仓惶逃跑,也不像官军那样擂鼓助战。而是保持刚才那样的船速,船上的人反而忙来忙去。

    就在黑头疑惑之际,他的坐船正面海船上油布被水兵掀开,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炮口。

    看到火炮的一刻,黑头瞬间石化。大炮?以往之外官军的楼船上见到过,为何这些海船上也有。

    接着又是几块油布的掀开,五门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他。

    “转向!快!……”黑头声嘶力竭地喊道。大炮的威力他早已领教,就算是最差的火炮都不是他们这样的小船可以应付得了的。

    此刻的他才有些对自己的鲁莽后悔万分,要知道这些人的船上有大炮,说什么也不会带这点人来抢劫。

    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卖,飞鱼快船上的长兴军可不会手软,一门门火炮发出怒吼,向水匪们打出第一轮炮弹。

    黑头刚才下令即使救了他一条性命,炮弹落在刚才他的座驾停留的地方激起一股水柱。

    仅仅一轮炮击就打沉了四条水匪战船,这些平底的战船根本就承受不住长兴军的火炮。

    只要被打中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水匪们的叫嚣一下子被长兴军打了下去,一个个惊恐地看向飞鱼快船。

    黑头用手胡乱在脸上摸了把江水,大声下令道:“靠上去!杀光他们,大炮快船都是咱们的了!抢到敌船赏格加倍!”

    如今的黑头只有猛攻一条路可有,损失这么大,如果不能擒获一条敌船,回去如何向大当家的交待。

    那些一直对自己不满的头目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好机会,一旦自己战败回去,可以想到那些人的嘴脸。

    黑头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拼了,大声地让其余水匪冲上去。他坚信只要能够跳帮作战,肯定能杀光敌人夺下战船。

    水匪们被金钱和女人刺激的双眼通红,他们冒着长兴军的炮击靠了上去。

    张环在飞鱼快船上来回地在炮位间走动,不时地提醒炮手注意射击角度。

    “兄弟们!区区水匪也敢拦截咱们的去路,他们既然想死,,咱们就不介意送他们一程!都打起精神来,要是让水匪靠上来,所有人都要去擦甲板。”张环的声音听得所有炮手一阵哈哈大笑。

    “小船长,你就瞧好吧!这么点风浪要是还能失手,我老孙自个儿找根绳子吊死得了!”一个中年炮手大声说道。

    黑头也驾船向飞鱼快船靠近,在他眼前不断有船只被对方击中在江水中散成碎片。

    此刻他的双眼通红,才前进半里就已经有半数的伤亡,这一仗还能打赢吗?

    马景博和陶磊在船舱中观察江面上的战事,看了一会马景博说慢:“陶哥!你说这群水匪是不是傻!就这么傻愣愣地冲上来,也不知道躲避炮弹。就这水平也能让过往的商人交银子?还不如咱们南鲨岛上的汪郎和葛义呢!”

    陶磊也提不起精神,无聊地说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要不他们怎么叫水匪呢!只能在澡盆大的鄱阳湖称王称霸,到了海上分分钟灭了他们!”

    “要我说海军这帮小子也是笨蛋,都打了一刻钟还没有击溃水匪,要是咱们上去,早就打得水匪落花流水!是吧,陶哥!”马景博撇撇嘴说道。

    陶磊听了马景博的话,眼睛顿时一亮。看着马景博说道:“马小子!咱们上去,没准还能喝到点汤水!”

    二人从船舱中偷偷溜出来,趁着水兵都在忙碌之际爬到船尾。陶磊给长生铳装上弹丸,就架在马景博地肩头。

    “别动!”陶磊说道。

    马景博一脸地不在乎道:“就这点水匪也能让马小子害怕?陶哥你太……”他还没说完,身后的陶磊就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铳响在马景博耳边打响,震的马景博一阵地耳鸣,肩头也不由自主的抖了下。

    远处的黑头运气不错,几轮炮击下来竟然毫发无伤。但他也从后面渐渐成为了第一排,黑头的好运也在刚才的炮击中用光。

    他刚刚从船上站起来,挥舞着钢刀鼓励水匪们冲锋。突然一颗铅弹击中他的肩头,黑头中弹的瞬间被打得连连倒退,脚下一个不稳掉进了江里。

    落水的黑头才从后怕中清醒过来,刚刚中弹的瞬间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对方这一铳肯定是对着自己脑来的,可能是江面上的摇晃才打中自己的肩头。

    这伙人手上有能打这么远的火铳,自己根本没有取胜的希望。水中的黑头没有在露面,他把自己藏在一堆破烂的船板中不敢露头。

    陶磊打出火铳就知道打偏了,不由得骂道:“不是告诉你别动了嘛!你小子哆嗦个啥?”

    “陶哥!你火药是不是装多了,声音也太大了。差点把马小子的耳朵震聋!”马景博分辨道。

    陶磊抬手就给马景博一巴掌:“放屁!都是特木的定装铅弹,老子想多装也没有那么多,但是你小子上次棱堡中可以装了好几倍的火药!”

    “陶哥你说话要讲良心!那次多装火药可是救了你的命,怎么还怨气我来?”马景博反驳道。

    “你小子还说?老子救你的次数还少吗?上次为了救你还被扎了一身的刺,……”

    他俩一边指责对方一边往船舱走去,等进了船舱后俩人才相互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陶哥!刚才太险了,大帅就在上面,发现咱俩无令出战还不得把咱俩吊在桅杆上风干啊!”马景博心有余悸地说道。

    “还好你小子反应够快,竟然看明白了老子的眼神。等下靠岸了老子请你喝酒,赶紧溜!”陶磊说道。

    “陶哥!我要喝女儿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