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瞎了你们的狗眼!
    陈之龙斥退了祖大寿后,又道:“加封定辽侯为定国公乃大事,还是请夫人请出定辽侯为好!”

    “天使大人!当初怀淑公主下嫁时,家侯爷不在家就是臣妾代夫接的圣旨。难道此次圣旨比当初公主下嫁还要隆重不成?”孙玉秀又是说的陈之龙哑口无言。

    他不禁在心里大骂起当初那帮传旨的官员起来,公主下嫁这么一件大事都可以处理的这么草率,如今他还能怎么说?

    说皇家不如大臣?皇姐下嫁不如给大臣封官?

    陈之龙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好吧!还请夫人准备接旨!”

    随后开始了传旨过程,反正就是一堆听不懂的好话。等到孙玉秀双手接过圣旨谢恩,定辽侯张斗正式晋升为了定国公。

    孙玉秀接过圣旨,当即说道:“天使大人公务繁忙,就不打扰天使大人了。来人送送天使大人!”说着孙玉秀转身就要回府。

    “啊!”陈之龙被孙玉秀给弄懵了,哪有这样的啊!接过圣旨连句客气话都没有,你不接话接下来的事情他找谁去?难道真的要等张斗出现不成?

    “慢来!定国公夫人慢来!”陈之龙连忙叫住了转身就要离去的孙玉秀。

    “天使大人还有何事?”孙玉秀问道,脸上明显带着不悦。

    “啊!既然陛下加封定国公,就应该立刻启程前往京师谢恩。这是礼数万万不可废,还望夫人立刻收拾行囊准备进京吧!”陈之龙郁闷的说道。

    “还要进京吗?”孙玉秀吃惊的问道。

    张斗这一家都是法盲啊!连晋升国公要进京谢恩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当上如此高官的?

    陈之龙点点头道:“这是理所当然之举!”

    “我家国公遇刺身体并未康复,尤其不能见风,这进京一事还等国公身体康复定然会前往京师谢恩!”孙玉秀平静的答道。

    “嗯!既然国公爷已经病的如此之重,那么长生岛总兵一职就由祖大寿将军暂代。来人请圣旨!”陈之龙眼珠一转说道。

    他心理一阵的暗笑:你一个妇道人家还想跟本官斗,张斗病重就把权利交出来。就算张斗命大没死,再想拿回权利也迟了。

    到时的长兴军还会姓张吗?只要这张圣旨宣下去,祖大寿成为长生岛总兵成为既定事实,那么张斗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得乖乖的就范。

    更何况张斗很可能已经死了,那样就更要抢先把权利牢牢的抓在手中。就算长兴军中的将领反应过来也已经迟了,只要占据着大义的名分,他就不信这群人敢造反?

    这一招反客为主他已经用得炉火纯青,张斗有再大的本事也得吃哑巴亏。

    祖大寿听闻陈之龙的话语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上前一步跪倒在地道:“臣祖大寿接旨!”说完还看向一旁准备转身的孙玉秀,样子得意极了。

    就算你们家升为国公又如何?只要自己掌握住济州岛的大权,区区一个落魄的国公又能如何?

    到时候要圆还是要扁还不是任由自己拿捏,也许自己干掉国公府还会得到朝廷的嘉奖。他的目光打量起这座国公府来,不错!就是小了点,要是自己住进里面定要大兴土木,建造宏伟辉煌的府邸。

    祖大寿想着美事,低头准备接旨。陈之龙从一旁的随从手里接过圣旨就要打开宣读,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中。

    “长生岛总兵自然要到长生岛宣旨,在我定国公府门前宣旨真是不知所谓!来人!回府关闭大门!”孙玉秀的声音不大,却如同一记重拳打在陈之龙和祖大寿的胸口。

    陈之龙连忙说道:“慢!等下祖将军接任代理总兵一职后,还需要与国公爷交接。还请夫人叫出国公爷的印信!”

    祖大寿目光灼灼的盯着孙玉秀,这是他能否掌控住长兴军的关键。只要能够逼孙玉秀交出印信,就算大功告成。

    “呵呵!国公爷的印信放置于长生岛,你们要找印信去长生岛吧!”说完孙玉秀转身就要离去。

    “慢!国公夫人一再阻拦到底欲意何为?难道夫人要抗旨不成?”陈之龙没有了刚才的样子,满脸的怒容说道。

    “抗旨这么大的罪名妾身可担当不起,印信不再国公府,妾身根本拿不出来!”孙玉秀冷着脸说道。

    祖大寿这时候已经不远忍耐,他从地上跳了起来道:“有没有只要一搜便知,来人给我进入搜!”

    “谁敢!”胡铁牛第一个从孙玉秀的身后站了出来,一身铠甲的他威风凛凛,挡在国公府门前。

    紧随其后的三百张斗的侍卫也站了出来,这群人可都是百战精英,往府门前一站浑身都散发着煞气。

    祖大寿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怒喝道:“你们竟然敢抗旨,这是要谋反啊!”

    “谋反这么大的罪名定国公府可不敢当,要想搜查国公府就拿出来圣旨,否则……呵呵!国公府可不会任人宰割!”孙玉秀大声的说道。

    陈之龙与祖大寿对视了一眼,他们哪有搜查张斗府邸的圣旨。但事到如今也容不得他们退缩,祖大寿高声喊道:“来人呐!给我进府搜查,如有阻拦格杀勿论!”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两个人站了出来。他们来到祖大寿身前行军礼道:“末将愿意听从祖将军的命令!”

    他们两人的叛变让在场之人都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叛变的竟然会是他们,这俩人正是守卫国公府的李柱和马户。

    他们俩一前一后来到国公府门前与胡铁牛对峙,李柱上前一步说道:“胡爷!我们兄弟敬重您是一条好汉,大帅已经不在了兄弟们得为自己考虑了!还请胡爷让开道路,让我们兄弟进入搜查,不然刀兵相见容易伤了彼此的和气!”

    “啊!呸!要想进入大帅的府邸就要从我老胡的尸体上踏过,只要我老胡还有一口气在你们休想得逞!

    你们是最早跟随大帅之人,大帅重伤之际还将守护府邸的重任交给你们二人。你们对得起大帅的信任吗?狼心狗肺的东西也好跟老胡攀交情,瞎了你们的狗眼!……”胡铁牛骂的那叫一个痛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