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114章 狗屁东西
    第114章狗屁东西

    听罗旭说:“哦?”然后他把目光转向已经闭上眼睛调整呼吸的没有道义的矿工,又开始看上官卫臣。

    道端浑早就注意到冰是氺着的水了。上官卫臣见你在和罗旭说话,就闭上眼睛,调整了呼吸。似乎他故意不听上官威臣凯雷等游戏玩家的话。这让道端浑非常欣赏没有道义的矿工。

    当听到罗旭说没有道义的矿工的武功很好时,上官卫臣也看到了。上官微臣来找你,正是没有道义的矿工和秀罗剑客奋力拼搏直到真气尽的场景。此前,上官伟臣刚刚从隐居地回到游戏世家。一路上,他还从一些游戏家庭中听到了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名字“七玄门游戏基地第一公子”。那时候,你给了我一颗逃离的心。

    这一次,剑魂再次仔细的看着没有道义的矿工,他看到上官卫臣眉间有一种豪气,这是纯内功达到一定火候的样子。仔细观察会发现一些线索。没有道义的矿工眉宇间的英雄气概显示出一种慢慢收敛的迹象。这个发现使剑的灵魂感到惊奇。

    没有道义的矿工的举动说明上官卫臣的内功很涩。这样做的目的大多是为了不让上官伟臣的游戏玩家消磨他真正技术的深度。震惊的原因并不是刘翔故意隐瞒自己的技术,而是刘翔无意用手去约束。

    一般来说,当武术游戏玩家把他们的内部功夫练到很高的水平时,你就在从事一些事情。这种游戏玩家可以在不被外部玩家注意的情况下集中自己的技能。从表面上看,这和普通的不会武术的游戏玩家没什么不同。这就是前面提到的武学修炼领域回归自然状态。

    我们都不敢相信世界上只有几个“毛”,但有一些球员是接近这个领域的。虽然有些专家还没有将自己的内功练到回归自然的程度,但上官卫臣卡莱尔也能蕴涵自己的真气。他虽然达不到回归自然的境界,但也能将真气汇聚到七八合十的境界,让外国游戏玩家找不到他的真气。但并不是所有的游戏玩家都能做到这一点。只有当他们达到一定的技能水平,他们才能实现它。而那些能达到真气内敛的人则是游戏家族中的顶级高手。

    刀心碎也能抑制真气很多。上官卫臣见没有道义的矿工,也能克制外面“露珠”的真气。上官卫臣会很惊讶的。看来罗旭说没有道义的矿工的武功很厉害。看看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年龄。他知道他有二十个卡莱尔要指导。和罗旭相比,他知道最重要的是他大了两三岁。游戏世家白晓生写的“七玄门游戏基地第一,天下第一”的说法似乎是真的。七玄门游戏基地慕容柔柔真是卧虎藏龙。

    只是想起来很难。二十年前,你还在游戏家族里行走。上官卫臣病了,很漂亮。你听说慕容柔柔有多有名。当时,你只知道指导是把上官卫臣当成一个普通的武林世家。现在看来,慕容柔柔虽然武功高强,却低调行事,这让像刀一样傲慢的人有些佩服得心碎。

    刀心碎了,带着刘的粗心回首。他问卡莱尔:“这真是另一个年轻的专家。现在游戏家族里都是玩家!”看着罗旭和没有道义的矿工,上官伟臣不禁想起了他和李青义大哥李子仁一起冲进“当家”游戏家族的事件。他怕这两个游戏玩家不亚于20年前的上官伟臣和李子仁。上官卫臣想到这里,不禁感慨良多。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看到被剑击碎的灵魂,显得若有所思。他听起来也很美,很安静,不想打扰他。过了一会儿,剑的灵魂从他的脑海里冒出来,他又笑又骂自己做作。

    罗旭见刀心碎了,便说:“偷酒的猴子,快家治的专程再现游戏世家为上官好言的事。上官好言是真的

    罗旭扭动着说:“那不应该。上官好言连修罗剑客都对付不了。别挡我的道,在夸家志兄的剑下,上90多招……”

    刀心碎了,笑了笑,然后拍了拍罗旭的肩膀说:“刀哥刚刚叫夸嘉志离开我。快家治被修罗剑客愚弄了!”

    “这是为了躲开我吗?”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问刀心碎说:“上官浩言根据夸贾志刚的说法,推测了与舒拉剑客搏斗的过程。虽然舒拉剑客的剑术在游戏家族中也是一流的高手,但与奎家之的剑术相比,你根本就不做事。

    从剑对剑的角度来看,纵观整个游戏家族,除了西南李家的秋水剑法可以与魁家之相媲美外,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游戏家族的基剑法。显然,舒拉剑客在战斗中比快家治更有经验。上官伟臣一开始就故意和你开玩笑。他拿自己的内力和匡加之作比较,与匡加之作战,阻止了匡加之。夸嘉志认为夸嘉志的剑法不可能比上官卫臣的好。快家治正是上官卫臣之道。他在与上官卫臣的对峙中顾忌重重,未能发挥出魁家之剑法的真正威力。

    在与游戏玩家战斗的过程中,夸嘉志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在熟练和强大的敌人之间做出选择!当快家之术不如对手时,应发挥快家之剑法的另一个优势,用招式的巧妙与上官微臣搏斗,而不是与上官微臣搏斗!

    夸嘉志与上官卫臣的最后一招更是大错特错。如果夸嘉志冷静下来,像刚才和上官好言打架一样,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打球。对付它并不难,即使是赢得舒拉剑客也不难!”

    罗旭听了刀心碎的分析,觉得是一样的事情。他回忆说,他不得不依靠刘某不经意间保护他,匆忙逃跑。他觉得有点尴尬,这时他的脸有点红。

    最后,道心碎了,有些感叹地说:“理解和引导李恒大哥,想来上官好言和快家治不到一年,快家治的武功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快家治真的是上官好言一生中唯一不平凡的人才!”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被剑的断魂所折服,说:“这要看清一姐和夸嘉志哥的指点。上官好言只懂得指点是按本领练,所以不敢偷懒!”

    剑断了魂,握了握手:“奎佳芝把这个功劳归于清一姐。今天的夸嘉志和上官好言的武功真是太美了,你可以跟我脱节。不是说夸家之生来就是为了逃避我的习武之苦!”

    罗旭说:“魁家之兄,别那么夸上官好言。上官好言只是幸运地学会了一个游戏家庭基地的剑法。如果你说武功,那边的没有道义的矿工大哥比上官浩言高得多!”

    “夸嘉志真是个好人。那天,魁家志打电话给青衣姐姐说“姐姐”。上官卫臣把夸嘉志当作自己的弟弟。夸嘉志不记得夸嘉志也叫上官好言说“哥”。走开,上官好言不能把夸嘉志当自己的弟弟?我弟弟怎么了?作为大哥的上官浩言怎么能袖手旁观呢?现在奎家之要对大哥客气了?”

    罗旭听了,心里很温暖。这个世界已经是上官卫臣了,他很漂亮,很安静。他偶然遇见了李青一和刀,心碎了。上官微臣一天之内就有了一堆数字,又有了一对兄妹。当他掉进悬崖的深渊,被困在山谷里半年后,李庆义千里迢迢来到中原半边寻找了几个月。在20年没有踩上游戏世家的剑,听到自己出事的消息后,上官伟臣毅然走出了大山。更重要的是,在卡莱尔的危急关头,你正在做一些事情来挽救你的“性”生活。

    想到这一切,罗旭既感激又感动。目前,他向剑长鞠躬说:“魁家之大哥对待我弟弟的感情,但我弟弟不认为这是回报

    冰是氺着的水向没有道义的矿工打招呼,没有道义的矿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位武新大哥,夸家志刚刚刚看到了真相。快嘉志来告诉上官好言,李恒哥,上官好言和上官伟臣刚打了多少招!”

    没有道义的矿工一边不眨眼地看着远处的罗跑。他用那独特而莫名其妙的剑法,两眼炯炯有神。剑法狂暴的兔鼠刚遇到修罗剑客。关伟臣以前见过,心里很佩服。不过,罗旭的剑法甚至比剑法还要好。

    没有道义的矿工以前在柳林见过罗旭用莫名其妙的剑法与舒拉剑客搏斗,但因为你担心罗旭的事。游戏属性只是一招,不是一招,不能让你全力以赴。从卡莱尔到最后都不像以前那么开心了。据没有道义的矿工介绍,罗旭莫名其妙的剑法比断魂剑法要好,但只是因为罗旭的剑法不如断魂剑法,而且他之前消耗了真气帮助自己恢复体力,所以与断魂搏斗的游戏属性剑法只不过是打一个平等的秋色。

    没有道义的矿工在感叹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剑术莫名其妙。当他听到剑的灵魂正在破碎时,他立刻回过神来,说:“如果你不想美丽和错误,李恒大哥和夸嘉志剑客已经打了97回合了!”

    听到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回答,刀心碎了,笑着对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说:“夸嘉志能听见你的话。偷酒的猴子,别挡我的道,趁快走。快加之刚和偷酒的猴子打了近百回合,美友却输了!”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听到没有道义的矿工说,你是经商的,经过九十七轮与刀的搏斗心碎了。上官卫臣自己也惊呆了。按照上官卫臣的想法,他顶天立地就能抵挡刀的四五十招失恋。因为刚才你做的是破剑魂劈剑修罗剑客的生意。上官卫臣看得很清楚。他只知道向导前后用了八十招。没想到,如今他竟然和断剑魂相隔近百步。你是个白痴,你只是在打平局。

    罗旭嘴里叼着一堆数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他用一句不可思议的话问道端浑:“道兄,快家治,你就放我走,让我去和上官好严打一架?”

    冰是氺着的水脸上的表情是:“道兄刚刚用九种得力的兵力与寇家之作战。就在这时,修罗剑客也明白了上官好言的70招。夸嘉志说夸嘉志被美女吸引了!”

    我得多送点礼物给夸加哥!”

    剑魂托起罗跑了过来,说:“滚开,把这套给我哥哥。今天我看到夸嘉志的武功和剑法都很高明。这是最好的礼物。我在哪里可以使用这些传统和流行的礼物?”

    罗旭又问冰是氺着的水:“一个月前,魁家之兄和青衣姐姐分居了。夸嘉志能知道魏晨现在在哪里吗?”

    刀心碎了,说:“你可以离开这里。很明显,你可以指示上官卫臣和上官好言约定50天,直到你在天玄派五里古玩店见到卡莱尔。我知道导游现在已经找到夸嘉志了,所以我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上官卫臣,免得上官卫臣跑来跑去。”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一听到天玄派这个词,卡莱尔的心就突然动了起来。他打算先在天玄派的唐家遇到淘气的唐丽小姐,真是巧合。不料青衣姐姐和道端魂哥哥答应在那里见卡莱尔,所以他应该在20天内赶到天玄派。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对剑说:“偷酒的猴子,夸嘉志说上官好言凯雷要去天玄派是坐路还是坐水?”

    看到罗旭焦急的样子,刀心碎了,他忍不住笑着说:“让开,现在你想去天玄派吗?快家治可以放心,这里就是京乡地区。如果你想去天玄派,不需要20天,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

    罗旭被冰是氺着的水的笑容难堪了,因为上官卫臣太急了。另一个原因是上官卫臣想去唐家,但上官卫臣不善于把事情说清楚,只好说:“上官好言想早点去,说不定能在路上遇到青衣的妹妹,

    狂暴的兔鼠所用的狂暴的兔鼠法,是由上官维辰的创始人道白朗根据海浪的感受,在东海上“潮”的变化和更替而创造的。游戏属性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制造出来的,刀中蕴含的气势就像浩瀚的大海,这不是普通游戏玩家所能抗拒的。

    罗旭莫名其妙的剑法是千变万化,有时像鹰打苍天,在云中翱翔;有时像虎吼山林,在山中独霸。唯一不变的是,当你问天空之剑颤抖时,你在做什么。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剑法在全身迸发,他仰望着天下武功。

    罗旭和偷酒的猴子之间已经打了六七十回合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剑,犹如大海中的破浪船。在刀端浑的剑下,它静静地伫立在白浪中。意思是利用风来破浪。

    但由于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只是在不经意间帮刘翔恢复体力,他在不经意间给刘翔送去了很多真气,这让上官卫臣消耗了很多自己的真气。与一级高手刀端浑打了六七十回合,真气真气和体力都消耗了不少。六七十回合后,罗旭开始感到虚弱。

    20多发后,罗旭的剑法动作开始明显放缓,额头上出现了一滴汗。这些剑都死在眼里,但在心底的罗旭和上官伟臣那莫名其妙的剑法是惊人的。

    在与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作战之初,道心碎已经成就了上官卫臣的八大成功力量。看到罗旭能够自给自足,他又增加了更多的力量。上官卫臣的九股功力,已被运用于断肠刀之上。为了消除上官卫臣刚刚与舒拉剑客打过交道的事实,他也知道,指导就是运用这九种成功力量。如今,罗旭在上官卫臣狂暴的兔鼠法的九大功力上,可支撑60多发近70发,颇为引人注目。

    面对被誉为“天下无双的剑法”的莫名其妙的剑法,你就是白痴剑魂。你在做什么。你分明感觉到罗旭手中有一股锋利的剑气,让上官卫臣不得不挥剑护卫。这使得上官维辰此时对罗旭剑法的印象更加深刻。

    看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气息,剑缓缓移动。可见上官卫臣真气消耗太多,手中的断魂剑慢慢减速。又走了两步,上官卫臣大声喊道,挡着罗旭问天剑的话,立即拔出剑,从天上跳了十多丈,停下来说:“李恒大哥,好吧!”

    罗旭最近的二三十招都是靠努力来支撑的。上官卫臣听到刀剑劈魂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他脸红了,汗流浃背地站在同一个地方,吸了几口空气。最后,他心碎地对刀说:“偷酒的猴子,快加之这么厉害。上官好言真的要你滚开夸嘉志的对手!”

    偷酒的猴子把偷酒的猴子从刀鞘里拿回来,慢慢走到罗旭身边。听到罗旭的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上官浩言说李恒哥,匡家之能消灭匡家之和上官浩言刚才打了多少招?”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运气好地恢复了真气,他说:“上官好言只是专注于刀的哥哥快家治的动作。她有足够的精力数数自己交了多少招数。”

    那么上官卫臣就没有必要为了上官好言而四处奔波了。”

    “快嘉志也在想青衣姐姐,上官卫臣已经为快嘉志跑了几个月了。“我想,如果上官卫臣这样驳斥夸嘉志的想法,那就太令人欣慰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得不腼腆地笑着回答。

    罗旭与剑魂交谈已久。几乎忘了一方的没有道义的矿工,正等着上官卫臣卡莱尔的第二个球员来考虑你在做什么。没有道义的矿工在离河岸不远的树荫下打坐练功已久。上官微臣卡莱尔二号玩家抬头。你看没有道义的矿工闭上眼睛专心练习。卡莱尔仍然很热。你可以看到这是最后一个检查点。

    偷酒的猴子,罗旭见状。美佑打断没有道义的矿工练功还气。仪器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一说完,就拍了拍大腿,叹了口气:“上官好言说,Liheng哥,夸嘉芝能被石牢子秀罗剑客愚弄!”

    罗旭大吃一惊,问道:“偷酒的猴子,上官浩言要我被那秀罗剑客吓跑吗?”

    “快嘉志和上官好言来对抗快嘉志的剑术和上官好言!”剑伤了他的灵魂,然后他举起剑走了。

    虽然罗旭不需要拿刀来断魂,想替我断魂,但他还是按照上官卫臣的意思来做。他手里拿着天剑,顺着剑走到河边,问道:“偷酒的猴子,那么上官好言现在要去攻打寇家之了?”全力进攻!”卡莱尔说

    罗旭莫名其妙的剑法首次与刀、上官卫臣的断魂剑法正式角逐。那一次,在张家村外的树林里,断魂剑法被稍有内力的罗旭击败。这一次,首先要看到的是罗旭那莫名其妙的剑法的威力。二是一年前和罗旭的那场没用的战斗。。。。。。。。。。。。。。。。。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让天剑挥挥手。“马追风”一招,把断魂剑打到了三丈之外。就像空中的红色训练。剑身与剑气浑然一体。”来吧!”断魂剑说,狂暴的兔鼠的白色彩虹离开了它的鞘。它真的很锋利。。。。。。。。。。。。。。。。。。。。

    上次你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分开的时候,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只是个无知的年轻人。经过近一年的游戏世家经历,如今罗旭与罗旭展开了对决,隐匿了一位着名剑客的风采,

    上官卫臣的断魂剑法和罗旭莫名的剑法被拆了几招后,上官卫臣感到非常高兴。美佑认识的武功能和自己的剑法相提并论,已经不多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剑法确实名副其实。一个动作可以改变上千次。狂暴的兔鼠手法很难实施。

    但罗旭面对狂暴的兔鼠法处理狂暴的兔鼠法并不容易。狂暴的兔鼠是游戏家族中一种上乘的刀法。每把刀都像山海。幸运的是,罗旭仍然有自己的游戏家族基础。凭借这神秘的步法和李青一教授的李家独立游戏世家基地的轻功,上官卫臣在刀光剑影下,能够左右闪避,上下自如。

    我想上官卫臣也想问问天建的想法。游戏属性也是对上官威臣的警惕。但后来,刘某毫不犹豫地与舒拉剑客“发生狂暴的兔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