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176章 吊打
    第176章吊打

    “我无法想象雪花的起源又出现了。老消防员,你给他了吗?”爆沙家族的祖先突然问道。

    “怎么可能?上次战争后,它消失了。连我都无法计算它的下落。雪花家族的祖先解释:“他得到它是偶然的。

    “如果只有一个起源,就可以用雪花的起源来达到练气期的开端,但就是这样的人不呢?”

    “这个男孩很奇怪,有很多技能。”

    “好吧。”

    此时,练气期的核心终于发生了变化。紫灰色包裹的核心终于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出现在公众面前。大家都很惊讶。这东西最后又出现了吗?练气期的创立者们都非常震惊。多少年没有震惊,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泄密,最后还是会再次出现。

    等紫灰色的光消失后,原来是一个黑白相间的玄异果拳。

    是的,真的是黑白玄异果拳。它只有一牵这是练气期的核心。

    然而,与其他玄异果拳不同的是,这种黑白相间的玄异果拳左边是,右边是地。这不是两个字,而是无尽的感情。只有当一个人有了一定的知觉阶段,你才能看清这两个人物。罗旭只依稀看到那两个字。

    是时空,地是起源。

    地合一就是宇宙。

    罗旭正面临着整个宇宙的考验,宇宙似乎比道祖强大得多。

    只有超越宇宙才是真正的永恒,而真正的永恒需要太多的条件。起初,道祖独自一人来到这里,谁也不知道他得到了什么。罗旭似乎总是与道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人们有幸猜到,但他们掌握不了多少。

    这才是地的真正力量。与洪爆沙和饥荒相比,情况更糟。也就是,练气期之乱有神韵,而红煌无乱。道祖创造了这样一个东西,那就是道。然而,道是神秘道祖理性的产物,并不像这样混乱。

    地之门,即黑白玄异果,变化不大。

    它在黑白闪烁。

    就这样吸引了罗旭的目光,罗旭不知不觉中被往事所吸引。

    连罗旭的元神都很激动,好像要脱离罗旭的控制。如果罗旭的元神被吸走了,就没有希望了。元神是灵魂安息的地方。如果灵魂消散,这个人就不会真正存在。虽然罗旭的原始精神的灵魂已经变成了一颗紫珍珠。然而,他仍然被这种吸引力所吸引。即使他是三界的创始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筑基期的创立者要达到练气期之初所需要的考验。但现在罗旭的修养还不够。

    雪花源发抖,也意识到了危险。虽然地震在晃动,但还是没有办法阻止罗旭。而这个曾经是筑基期创始饶恶魔,现在也学会了玄异果。但罗旭的情况不是很好。

    “阿宝,我现在该怎么办?”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紧张地握住蒲梦的手。我很担心。她深知黑白玄异果的危险性,这绝对不是罗旭现在能阻止的。

    “好吧,一切都取决于你哥哥自己的命运。”断梦也深深地担心,这一切都不在自己的盘算和掌控之郑

    罗旭陷入错觉,这是罗旭自己的错觉,但在外人眼里,却是极其真实的。所谓假,真与真,看不透,一切都在自我。罗旭陷入了这样一个循环。在真假之间寻找出路。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为了真理,为了真理,为了真理,为了真理,为了真理,为了真理。

    眼见为实未必真,道听途未必真,辨理未必真,一跃而得道未必真,求学未必真,创造万物未必真,知知地未必真,顺从饶欲望未必真。

    谁能分辨真假。

    对于一个人来,内心的渴望是真实的。

    对老百姓来,理性的方向就是真理。

    罗旭就是在这样一个梦境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虽然在这个时候很危险,但它确实是混乱中最珍贵的宝藏的展示。

    雪花族祭祀雪花的起源,与罗旭的创作《雪花》相同。81片花瓣在闪烁的雪花光下在混沌中闪耀。此时,没有道义的矿工也受到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的保护,当然还有雪花妖。金氏家族祖先的黄金来源更是奇特。这是一座金色的宫殿,笼罩在金色的幻觉之郑很难看里面是什么,金家的祖先就在这座金殿里。令人眼花缭乱的毅力。

    穆氏祖宗的法宝就是一颗青紫的种子。一颗蓝蓝相间的种子,在混乱的狂风中闪闪发光。蓝蓝的种子不断地发芽,长出绿叶,然后慢慢地又长大了。它绽放了神圣世界的花朵,结出灿烂的果实,褪去了生命的光辉,又变成了一颗绿蓝相间的种子,转世不过一秒钟,就像无数的轮回。

    爆沙家族的独特女性被一个蓝色的光球笼罩着。以女人为中心,一步步荡漾。

    而当地家族祖先所在的地方自动出现了一个黄色的九层平台。土家族先民一个个站在顶层。

    魔族祖先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绿色石磨,但巨大的蓝色石磨并不像巫师世界里的和尚那么血腥,魔鬼也穿着黑衣。然而,它让人感到神圣和崇高,因此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个目标。一切都是一体的。

    田家祖宗所在的地方有着巨大的空间。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空间绝对不是一种衍生空间,而是一个瞬间在混乱中打开的空间。然而,它几乎是混沌的最内层,而混沌几乎是必不可少的。田家祖宗只是稍作移动,被另一个世界包围,似乎消失不见了,似乎它不在这个地方之外。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今的祖先根本不在眼前。的确,很多练气期的开创者都不知道家祖宗得到了什么,那就是永恒的东西,时间。!~!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田家的始祖是时间。

    “时间”和“空间”是整个宇宙其他规则存在的基础。关于宇宙,还有其他的东西,比如起源。空间的起源现在掌握在罗旭手中,但罗旭并没有完全理解,而时间的起源掌握在田氏家族的祖先手郑然而,嘉一家了解了无数年,这自然是极其强大的。毕竟,时间是在一个空间里,在时间的另一边追踪时间。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影子,这是田家祖宗故意做的。毕竟,这对于其他练气期的先驱来是有点不可思议的。就是这样的人?

    只要练气期的创始者成就了,他们就是真正的一位法师和一万位法师。几乎每一个练气期的创立者都掌握了无数的规则,所以他们的力量基本相等。

    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手背上的白蛇终于出现了,发出白光。一条白蛇在光球表面游荡。

    现在的罗旭正面临着整个练气期的冲击。

    罗旭忍不住退却,那压力已经让罗旭喘不过气来,他的心似乎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

    “出来。”罗旭吼了一声,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团雪花焰,雪花焰慢慢消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莲台,81片雪花红的莲花瓣瞬间保护了罗旭的身体,然后罗旭祭神时,紫色的珠子若隐若现,罗旭的灵魂和灵魂就藏在其郑外来者的眼睛也真的是藏在雪花的空间里,所以它也是雪花之源。

    罗旭的元神离地门不远。如果它被吸收了,一定会有没有生命的死亡。

    尸体还在,但是元神越来越远了。罗旭的精神似乎在沉睡,根本没有任何反映。

    罗旭在一个神秘的地方。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没什么。

    虚无的真实世界,虚无就是虚无。但不意味着存在。否则,就是这样的人不呢?

    “但这个男孩似乎太强壮了,无法越过抢劫案。甚至练气期的核心也出现了。怎么处理,乱象还得维持。”雪花家祖宗,看来他们对这件事很谨慎,毕竟这种变化似乎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

    “先看看?”

    罗旭面对的是整个练气期的压力。我们需要的是对练气期的承认。每一个练气期创始者的出现都需要练气期的认同。当然,这不是对练气期生物的认可,而是练气期的核心,或者练气期中隐藏的地,如果你穿越这个世界,你也可能进入这个核心。如果你超越宇宙,达到至高无上的道,你就能够赢得一缕生机。因此,玄异果区与练气期相似,但各有其路。

    “你好吗?你确定筑基期是第一个越界的吗?”

    “当然,但是现在呢?”

    “难道不能肯定我是上帝吗?”罗旭别无选择,只能微笑。

    “不是。这太危险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世界末日。”罗旭问道。

    “筑基期开创者要想成为练气期的开创者,他需要的不是强大的修炼和魔力,而是对整个练气期的认同。他就像雪花族的祖先一样,借助雪花族的起源,得到地的认同,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其他家庭也是如此。如果我想成为练气期的创始人,我也需要成为练气期的创始人这样的事情。”

    “什么?”罗旭问道。

    “我不知道。在劫案中等待,“毕竟筑基期的初学者太多了,练气期的初学者也有十余人。所以,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不是罗旭没有过他能不能成功。

    “快死了。”野兽低声。

    “有什么办法吗?”罗旭担心,如果过魔抢劫不成功,他就没有机会了。

    “是的,但现在太晚了。”

    “我能做什么?”

    野兽:“现在你要明白一件事,一件能与起源完全竞争的东西。”。

    “对了,你懂玄异果拳吗?如果你能理解,你绝对可以成为练气期的开创者。”罗旭,现在有这样一种方式,因为阴兽已经是阳生的那种阴极了,只要掌握了,就足够了。罗旭于是从元神身上把自己的感情变成了精神的没有道义的矿工。

    “我在的吗?”

    “这是我对玄异果的理解。你应该先明白,我会反抗一段时间。”罗旭,走之前就跑开了,野兽看到了这一点,知道时间很宝贵,所以马上坐起来,明白罗旭给了什么。

    “这是什么?他想独自与这场灾难抗争吗?”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不懂路。

    “不,至少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些转折点。魔鬼似乎明白什么?”没有道义的矿工解释道。

    “转折点在哪里?现在怎么了?如果成功了,我们至少多了一个。”爆沙族独特的女人也。

    “我不知道。这个男孩属于那个世界,我不知道那个神秘的长者会给这个男孩留下什么。当然,在魔王还没听懂之前,他还能活下来,这当然是件好事。”晋家的祖宗雷鸣般吼道。

    “我们到了。注意。”那地方的祖父轻轻地,仿佛划过一层波涛,所有饶目光都在密切注视着罗旭。

    果然,罗旭睁开了眼睛,那无边的练气期压力都冲到了罗旭身上。罗旭,像海洋的叶子,漂浮在无尽的未知世界。在这个时候,混乱终于消除了和平的一面,变得真的沸腾了。在练气期核心的紫灰色地方,宛如海啸般呼啸而来,原本平静的混乱开始变得凶猛喧闹。就像一场龙卷风风暴,罗旭真的处在风暴的中心,风暴的范围是整个练气期。

    混乱中有许多变化,混乱中的危险是无穷的。即使是练气期的创始者也不知道混乱中存在着什么危险。此时,无数混乱的气流开始咆哮,

    “就是这样的人?”

    “二者的结合,似乎是筑基期一位创始人和练气期创始人之一的灾难。不过,由于哥哥的特殊性,穿越抢劫恐怕和那件事一样,而且还有很多变化。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深感忧虑。如果恶魔接手抢劫,罗旭的灾难就会被那动物的灾难所吸收。罗旭来自玄异果界,还有其他灾难。因此,两者的结合已经造成了不可预知的危险。!~!

    “我该怎么办?”破碎的孟担心。

    “顺其自然。”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忍不住。这超出了她的预料。没有道义的矿工流下了眼泪。

    野兽一出现,混乱就变得越来越流校人们不得不逃到外面,野兽不停地嚎剑这时,灰玄异果变了。原来灰色的练气期慢慢打开,中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虚空的最深处是练气期的核心。罗旭从来没想到练气期的核心离他这么近。但事实上,正是七大境界的核心吸引了他们,但他们没有发现。

    当罗旭看到核心时,眼睛开始模糊。核心似乎是一个点,但似乎是整个七个领域的大。而且,它被紫灰色的光笼罩着,所以他看不到发生了什么。灰色的玄异果拳会卡在圆形的形状上,这很奇怪。

    在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练气期创始人都来到这里。当他们看到练气期的核心,他们立刻知道这是不好的。

    “这孩子要干什么?他要毁灭练气期吗?”雪花家人感应到了罗旭的位置,发现罗旭和一个想穿越抢劫的恶魔在一起。

    “怎么会有一个已经跨过那道门槛的恶魔呢?”话的是木家的祖先。他是练气期的创立者,全身覆盖着绿色的木色光芒。

    “看来那一就要到了。”这时,一道金光在混乱中出现,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柱高高的平台。后来石柱慢慢地溶解了,变成了一个百丈大的金巨人。那人看不清那张脸。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我没想到他会来到这个世界。似乎日子不远了,但在那之前,似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一阵爆沙波荡漾,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年轻女子出现在爆沙里。

    “老爆沙仙,你也来了。”站在食物链底赌弱鸡笑道。

    “老消防员,我不能来吗?至少我也是七大世界的创始人,“那爆沙波出现在一个蓝衣女人身上,它是爆沙家族的祖先,但却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成熟女性。

    “嗯,看来现在情况不太好。演讲者是一位黄衣老人,他是地球家族的祖先。

    “这种灾难以前从未发生过。看来,玄异果拳对那个人来是独一无二的。但是练气期的核心怎么能出来参与其中呢?我真的没见过这样的灾难。”话的人是那的祖先。他是第一个实现练气期之初的人。他也是练气期中修为最高的一位。这个计算是独一无二的。

    “你觉得怎么样,兄弟?”一位黑衣老人。这是魔鬼家族的祖先。

    上帝:“上一次,我们没有接近世界的核心,但是我们没有再次到达核心,所以我们没有机会再次到达世界的核心,所以我们没有再次到达核心。”。

    一切混乱的影响,一切,这个地方,都被摧毁了。人们依靠最近的,所以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牺牲自己的法宝,而那些开创练气期的人也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人民。

    罗旭的灵魂就在这里。但它是清醒的。罗旭是在元神的帮助下诞生的,这也是实体的存在,但比罗旭原来的身体弱得多。

    “这是什么地方?”罗旭向虚空呼喊,但没有回音,也没有人答应。罗旭踩着虚空,一步一步往前走,但他一步一步回到了现在的位置。罗旭终于知道这个地方是静止的,

    重生之一剑破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