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186章 送上西天
    第186章送上西天

    因为他是没有道义的矿工。

    这是神海中最强大的存在。

    他有三个兄弟和两个姐妹。他们都达到了五大修炼境界之巅,都有自己的天地。他们的世界也产生了与父母的世界相联系的生灵。庞大的没有道义的矿工家族是海上霸主之一。他们家有七座山峰和七个小世界。然而,由于他们练习了很多年,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一个世界。因此,这是整个没有道义的矿工家族的悲哀和丑闻。他们躲在这条沟渠里,慢慢的修炼积累的法力,吸引那些世界规则,最终达到五峰并创造出一个小小的世界世界。

    这是由于存在着更强大的百魔,他们也是练气期之首。它们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很感兴趣,几乎每1000年攻击一次自己的排水沟。然而,他们似乎害怕水沟,不敢进入这个地方。所以每一次战争都是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失败,但每一次战争都没有生命危险。

    因为这条沟渠的存在。

    然而,他最近一直处于焦躁不安的状态。他总觉得有事要发生。然而,不管他怎么计算,他还是搞不清将来会发生什么。

    这不会导致任何厄运,但功勋纪念碑必须逃脱。罗旭花了将近40%的功绩来完善这两座纪念碑。神力一转,罗旭就直接用自己的元神覆盖了两座纪念碑。他坐在空旷的地方,慢慢地把它们提炼出来。所有的化身都守护在罗旭的身边,等待着罗旭提炼功德两座纪念碑。

    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牺牲和完善纪念碑。毕竟,罗旭拥有这些优点和美德。

    两天后,罗旭终于在他强大的法力下,将功德两座丰碑炼成。

    当元神搬家时,两座紫色的纪念碑出现在罗旭面前。在二十八符的帮助下,纪念碑略显美丽和高贵。上面有无数的凹凸魅力。虽然不整洁,但它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另外,里面还有紫色。这座纪念碑高9英尺,宽3英尺。它很粗犷,但当你伸手去摸它时,感觉不到凹凸。这就是优点。不分玄天异果,也不在琼浆玉露之中。当然,不会有任何形状、规格。这就是为什么罗旭对这次亮相非常满意。

    罗旭不怕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没有道义的矿工。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计算也很强大。没有道义的矿工的魔力足够了。很少有人能利用他们的合作。

    至于太坤地和台前地,周元红海的消息让天空充满了风,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啦?”女人总是很容易被别人的赞美所毁,尤其是那些从来不敢对她说不的人。这种女人需要像罗旭这样的男人。他们的生活不会孤单。

    “好吧,小心点。回到过去。我希望你不要试图改变一切或试图帮助一切。“你只是个旁观者。”罗旭深知其中的因果关系。

    “自然,我知道如果人们不攻击我,我就不会犯罪。这是我。”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淡然微笑道,挥手便出现在罗旭的身边,但两人的手紧紧地握着。罗旭已经看到了眼前的亮点。还有一种强大的黑白太极,但没有任何压力,它们悄悄地逃进黑白太极中消失了。

    他们俩都有点乱。此外,他们还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所伤。他们在虚空中坐了一会儿,慢慢地练习。

    “这里有个问题。“这不是神的世界,也不是古老的世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恢复了一会儿,平静地说。毕竟,罗旭和尚对这些事情知之甚少。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微微闭上眼睛,袁深动了一下,然后立即探索了这片区域。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笑了,没想到这是遇到这么一个巨大的肉身纯肉。

    “好吧,我没想到会有个孩子来到我家门口,我就接受了。”结果,元深动了一下,一道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色的火焰迸发出来,一扫而空。罗旭同时向他手上射出紫色的火焰,把他赶走了。把红气擦干净。

    “什么意思,当我们来到这个地方,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你还想干涉吗?”红又红又冷。

    “徒劳,你这么高的修养,那么聪明的计算。当你来到古老的神圣世界,你会变得愚蠢,不要惊慌。你似乎失去了平衡。“罗旭如是说,现在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把她推到这一步是自己。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想?然后他平静地说:“这是一个强大生物的物理空间。它就像一个小世界,有自己的生死循环和天地的存在。”

    “看来我们已经进入了魔法生物的腹地。这肚子里的天地是大自然形成的。真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地方,但它比洪水的威力要大得多,”罗旭诚恳地说,鲲鹏在水灾饥荒中很擅长这种事。这个东西可以达到内心世界,但是他怕有五个修行的初学者。但是所有的生物都很脆弱。恐怕宇宙已经很久没有形成了。

    “宏煌,你是在那里出生的吗?”

    “我想是的。”罗旭漠不关心,不介意神界出现红皇二字。

    “世界很小。在整个筑基期中有无数的超自然的存在。那些小世界是强大的生物。至少在练气期之巅有游戏玩家。但他们从不参与筑基期的事务。很难找到这些小世界。我真不敢相信你来自一个小世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是照顾罗旭的意思,但会议是错误的。红皇已经不在筑基期了,罗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些小世界。然而,当他是筑基期的创立者时,他自己也去了筑基期。这是罗旭第一次知道。

    “告诉我,也许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大魔法师的世界?”罗旭很感兴趣。

    “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么先进,就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吗?”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说,这些小世界在神界也是很多的。比如,那天住户的空岛,是由无数的小世界慢慢积累起来的,在绿林中也有这样的存在,但不能算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现实世界有自己的轮回和自己的生死法则。当然,它们是由阴间的生死法则所控制的。

    “我没有。我对它不感兴趣。再说了,我很久没练了,对这些事情我知道的也很少,“罗旭撒谎从不脸红,但他很认真。

    至少,现在大家的目光都在台昆的天前城,因为这就是新闻的来源。一石激起千层浪,神界僧侣开始面向天空,干涸的城市一个接一个聚集起来。

    罗旭和谢北雪池一消失在他们面前,就发现周围有无数的空灯,吸着、拽着他们的身体。罗旭知道这些空灯是一个个时间点,后面消失的是已经发生的未来,因为它们回到了过去。

    “抓紧元神的尸体,不要被那些空洞吸进,否则你会陷入未知的时间,这不方便吗?”罗旭讲道神道。他根本说不出话来。为了抵抗强大的拉力,他不得不寻找永恒的时间点。

    “好吧,你关心我。”这时,邪恶的背红池还紧紧地贴在罗旭的身上,似乎喜欢这种温暖。

    “这不是开玩笑。天地的规则约束着我们。玄天异果琼浆玉露想要毁灭我们。只要我们安全离开,我们就有机会回到过去。”罗旭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抱着自己,也没什么。

    “掌管天地规则和玄天异果琼浆玉露,此时只有你和我。你真是一个不懂风土人情的孩子。”邪恶的回红池伸出一只娇嫩的玉手,拍拍着罗旭的胸膛。

    “呵呵,邪背红泊也有这样的心情吗?如果我不值得一笑,那似乎他们真的不好。”罗旭的波浪是一道光芒,守住了他们的位置,逃进了时间隧道。玄天异果琼浆玉露和世界规则在这个时间隧道里依然强大而混乱。似乎没有法律。所以他们不得不用最高的力量强行进攻。

    “好吧,既然你在船上,敌人和敌人之间就有了分歧。我无法想象你藏得这么深。你想回到过去吗?”她看着罗旭英俊的脸,似乎想找点什么。

    “我怕你真的会改变你的生活,对抗天堂。如果你回到过去,恐怕筑基期的创始人都会出现,但不一定是现在的创始者,“罗旭怕女人真的那样做,人们会发疯,但他什么都不怕。

    “哈哈,你担心这个吗?我对那些老家伙不感兴趣,否则我会死的。他们知道我的存在,但我没有能力威胁他们,所以他们与我无关,去扰乱神界或其他世界。”邪恶的回红池笑道。

    “你这么肯定筑基期创始人的想法吗?”罗旭问道。

    “别忘了,我已经被封印在筑基期创始人的手中太多次了。自然,他们能猜到一些东西。他们关心的是大势所趋。你知道生死法则就是整个世界。然而,在毁灭缔造者的阻碍下,我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邪背红泊哈哈大笑。

    “邪背红泊,你是借助红脉,如果你真的得到了那周元红海,你可能就达不到筑基期之初?”罗旭冷笑道。不断注入法力,让自己高速前进,而背后的毁灭依然紧随其后。如果你不小心,你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被时间淹没。

    “哈哈,邪恶的后红泊只是那些老人给我起的一个绰号。你想知道我的真名吗?”邪背红池戏弄道。

    “告诉我。”罗旭什么都不知道,让她怎么演,我也不会像山一样动。

    “我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我是毁灭者创造的生物。”字里行间有一种淡淡的悲伤。

    “好吧,很好。“适合你。”罗旭漠不关心。

    田千城和太庆古都知道消息泄露了。他们一定是那晚红海中的人物,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物。另外,最近几年神界也没有红海这样的人。因此,天前城和太清谷的修道士认为是来自台前大地的游戏玩家。毕竟,他们很少去台前,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至于我们的始作俑者,我们暂时还没有出面。而且,我们在太坤与没有道义的矿工做了好事,开始加剧人与妖族的矛盾。这可以使第一次世界大战顺利进行,达到最高的功绩。不幸的是,人类的计算不如天堂的计算。筑基期的开创者竟然封了罗旭和女娲于乱瓦,破了孟的明。

    不过,这一次,没有道义的矿工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并不确定,

    “你连我都打不倒,但你还是想达到筑基期之初。你真的疯了吗?”罗旭笑着说,自己耳朵里的邪背红泊就像针灸,好痛。魔背红池,久居练气期巅峰,久居神界,无法击败罗旭。这让这个野心勃勃复仇的女人显得有点伤感,那是淋漓尽致的肌肤,还有淡淡的红色痕迹。谢贝雪池笑着看着罗旭。

    “我不高兴,你也不想骄傲。”邪恶的后红池冷笑着,他长长的红发飘扬在空中,变成了一道红光。罗旭全神贯注。这个邪恶的红泊会想和自己一起死去吗。邪恶的背红池立刻来到了罗旭的脸上,用手抓住了他。周围的空间有些零碎,但罗旭并不在意。他转过右手,抓住邪恶的红泊。突然,他抓住了邪恶背后红泊的右手。邪恶的背红池惊呆了,罗旭也被震晕了。这丝滑的手是如此神秘,但为什么总是有淡淡的红?邪背红泊的脸色微微发红,没想到罗旭竟然敢拉住他的手。他那又粗又粗的手就像整座山,那么圆润和谐。但后来他反应过来,冷笑着说:“今天我要你跟我一起去远古。没想到,反手是抱着罗旭的腰,神力瞬间迸发,冲击着罗旭身后额头上的黑白太极。

    罗旭冷笑道:“你想回到过去,你想怎样就怎样。”。他立刻闭上了眼睛。他似乎很喜欢。他只是把他的精神传达给女娲和其他人。别担心。罗旭去那里是有目的的。无论如何,要有这个机会可不容易。练气期之巅的游戏玩家们纷纷响应。没想到在时光倒影阵形成之前,阵又会被摧毁。练气期之巅的两位游戏玩家一进门,就怕破阵瞬间破阵。

    “看来这次我们没有成功。相反,我们把罗旭的道友和邪恶的回红池放进了时间隧道。恐怕这次活动不好。”田中江叹了口气,看着失踪的两个人。没有人敢动,因为越靠近它,我们害怕被吸入时间隧道,回到过去,扰乱玄天异果。没有人敢背诵这么大的前因后果。

    人们把罗旭当成两个人逃进那条时光隧道,这时,只听到一声巨响。毕竟,黑白太极不见了。在天家海域,无数的灯光在闪耀。人们没有任何表情。他们不知道是喜是悲。慕容柔柔和苏素素对视一眼,抬起天目风消失了。

    看来这次突然袭击就要结束了?

    看来他们两人几乎没有冒犯筑基期的创始人。它们是如何吸引筑基期创始人的注意力的呢。

    天前城现在有麻烦了,太清谷也不太好。每天都有无数游戏玩家前来询问周元的红海,却始终得不到答案。这些人并不着急。他们其实生活在天涯城,这里只是一个山洞,也开始出现魔族宫殿般的建筑。

    而其中往往有妖族,探寻周元红海的消息。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没有道义的矿工直接逃跑了。他们不确定是筑基期的始作俑者。但由此看来,他们所拥有的并不是九大渊源,而是明律。

    所以,拉库曼的追击,他们怎么也躲不掉。他们必须回到天前城。只有罗旭在那里,至少是安全的,因为他们都相信罗旭。天前城似乎已经发展起来了。借助周元红海的诞生,天涯城变得无比完美。高楼大厦的春雨,数不清的阵法封印,巨大的聚魂阵,高耸的城墙,都让天前城向着人类进步的方向发展,这些都是红色新闻的源头。!~!

    罗旭也发现了不好的东西,从山洞里消失了。他隐约意识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了,没有道义的矿工有危险。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没有道义的矿工被追杀是真的。一个筑基期的创立者要杀掉练气期的两个高峰,真是费时。尤其是面对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这样的高僧,他几乎以战争滋养战争,以战争成名,所以他不怕点名。

    “你太粗鲁了。查辛的目的是什么

    我没想到你会更感激你。以你和我的成就,如果你和我成为道尔,世界就不是我们的了?”那邪恶的背红池哈哈娇微笑着,声音迷住了众人。

    “哈哈,你虽有高深的造诣,但要想成为筑基期的开创者更是难上加难。罗旭笑着说,没想到邪恶的背红池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然而,只要大局可控,有没有什么不可能以虎谋皮呢?

    “你不用想。只要拿到了周元的红海,筑基期第一人就可以握手了,“谢北学池也听懂了罗旭的话。每次她出现,她都会在神界造成一场大灾难。她真的吸收了无数和尚的红和神。虽然红液越来越纯净,却达不到那样的极端。况且,如果袁雪海本周在谢白红泊之手,那也是真的。

    “如果我不想呢?”

    “哈哈,我不介意再多一个人。”

    “虽然你已经迈出了那一步,但你也是练气期之巅的和尚。如果你想奴役这么多僧侣,你觉得自己够坚强吗?”罗旭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去收集太谷黑云龙。古老的黑云龙已经是练气期之巅。如果他吸收太多,邪恶的回红泊就不舒服了。所以它只是控制着太古代黑云龙的身体。

    “哼,你真担心我的事。你真的对我有感觉吗?我孤独了这么多年。是时候找个人谈谈了。”邪恶的回红池笑道。

    “哈哈,就算我是认真的,也有人不同意。你不必白费口舌。你不能回到过去。”罗旭笑着说,他脚下的太极拳微微收缩,形成一个半径为3英尺的黑白相间的太极。!~!

    罗旭笑着说,他脚下的三丈黑白太极向邪恶的后红泊放射。看来邪恶的背红池知道了黑白太极的威力,瞬间变成了一片浩瀚的红海,一扫而空。黑白分明的太极光照在邪背红池的红海上,而红海却迅速蒸发。渐渐地,纯阳力蒸发的影响。

    “你以为你是唯一能浓缩这件事的人吗?邪背红海,纯正阳气,阳生阴气。”谢北学池庄重地说。红海聚集在池子的右手边,形成半圆形的红光。邪后红池一挥手指,其实是想从太阴身上获得太阴的力量。无穷的太极之力汇聚在邪背红池的指尖上。邪恶的红泊有点困难。毕竟是太阴的功力,而且应该聚在一起,恐怕会更难。。。。。。。。。。

    要把太阳和太阳凝聚在一起是不容易的,更要聚集在一起。

    “是的。”邪背红池左右手的光芒聚集在中间,但强大的斥力也让邪恶的背红池意识到了邪恶。然而,邪恶的背红池终于放手了。那些高僧根本没有离开。太阳和太阴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所以邪恶的回红池也释放了。她害怕离开这个东西,因为太阳和太阳的力量太强了,她只是用两个手指尖把它收集起来。就知道这不可能吗?

    邪恶的背红池看着他周围红海的融化。当那些高僧们看到这一切时,他们都立即伸出双手,无数道光芒冲向邪恶的背后红泊,只见无数的灯光和爆炸声。

    “哈哈,你们这些老家伙,对付我可不容易。我今天不进那地方,你就不舒服了。”邪背红池怒道,罗旭的黑白太极太厉害了,自己的红气都爆了很多。但毕竟他是个练了很多年的角色。即使现在,邪恶的红泊也没有动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