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228章 回到终点
    第228章回到终点

    “十四门族人和慕容战神门的僧侣已通过地空阵传回红蒙派。玄月派山只是一座空城,但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慕容战神门与太初城相遇的地方。石妖门无法获得。否则,红蒙派就没有立足之地了。”紫玉等人都知道这一切,却恨自己的修为不够高深,只能躲在父树下。

    “可是,如果最后一刻,这个地方还是被石妖祖先打破了,玄月派山也被移走了,那些被十四个氏族封印起来的恶鬼还得冲破封印吗?”这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白虎很担心,这个秘密只有侯图才知道,他和子玉知道,其他红蒙和尚不明白。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听了这话,便走到人群中,看着白虎,问道:“十四个部落的印章是什么?”

    红色或是红色的老虎都不敢看到。虽然实践中的杀戮精神本身就有很强的压迫人的气势,但白虎在灵魂深处都是丑恶面前真的什么都不是。

    “当时,十四个民族的祖先奉命守卫太极地区的天地墓。这是上世道家先祖给这些人的任务。虽然现在很难找到封印,但是当我们三个兄弟姐妹来到这里时,碰巧是邪恶的恶魔在捣乱,侯徒为了救这些人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于是他们找了我们红蒙派,把秘密告诉了我们,但我们三人还是探索了很久。我没有找到天地之墓。我以为那不是真的,所以我不在乎。但这次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出现,恐怕与此有关。他一直在背后盘算。这次他主动来这里肯定和里面的印章有关。然而,玄月派山太大了,是玄月派人掌握了玄月派山所有的植物和树木,却没有找到,更不用说十四个民族的人了。不知师叔有没有发现?”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点点头,闭上眼睛。元神覆盖了整个玄月派山,甚至是无边无际的地下。可是,她根本找不到任何印章,更不用说封印里的邪灵了,而是听白虎的话。那些年来那些邪恶的恶魔是凭空出现的。原来是桃园密布的土地。玄月派在这些年里,把自己变成了救人的玄月派。但是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培养根本找不到任何东西。是不是真的?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了,来吧,不好。”失去灵魂的娃娃的声音在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元神中响起。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身影动了一下,然后来到树顶。看着失去灵魂的娃娃苍白的脸色,没有消耗法力,只是心累了。但现在失去灵魂的娃娃和老树妖似乎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本能地看着石元泰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以及虫子的祖先,但他们没有改变。马上问:“怎么了?”

    “父亲的树深深地扎进了地里,得到了这片土地的记忆。他看到的是毁灭、死亡和黑暗。这片土地下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父树必须面对来自双方的冲击。他害怕他不能抵抗太久。孟说,一切的变化,我们早就知道了。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了一愣,是不是跟海豹白虎说的有关。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虽然是邪灵之躯,但这是因为九龙散气的作用。如今九龙散气之毒,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汝身变成了一具死骨汝体,毫无生机。所以他计算了古代魔王的法身,女娲在玄澳也听到了这些事情。虽然她看不清玄敖道祖的脸,但如果她不来,她就更明白了。神秘可能是在计算别人。

    “生命确实可以抑制死亡,但如果死亡过于强烈,也可能抑制生命。我的修养太低了。你对我评价很高吗?”失去灵魂的娃娃自嘲说,虽然他是伪练气期的始作俑者,但他发现有那么多无奈的地方。

    里面什么也没有。玄月派连轮回宝藏都没有。我不得不用重生的法则打开一扇轮回之门。玄月派借助轮回的力量,消除了僧人体内的记忆精神,让他的灵魂进入太极地区或其他世界转世。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失去灵魂的娃娃感叹道。

    “你对自己的事情很清楚。石大哥,你为什么不和年轻一代打交道呢?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笑了,没有道义的矿工没有注意到虫子有什么毛病,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发现虫子的损伤还在。只是藏得很深。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当时没有找到。后来,当轮回法出现时,所有的高僧都知道了。练气期的创始者有最新的反应,但遁入智瞳是最慢的。虚空之海的人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但虫子的最后一个祖先一定是,伤害还没有恢复,所以来得很慢。遁入智瞳的祖先没有动,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没有动。石元台立即向玄月派山挺进。整个玄月派山像骷髅一样摇曳着,一点也受不了。然而,在地山顶上有一道绿光,发出绿光,立刻将整个轮回山包围。在绿光中,玄月派山就像一艘小船。

    石元泰的气势一出来,就把整个玄月派山弄得像黄叶一样,随时都会碎。这一次,老树妖站在树顶,顶住练气期始祖的巨大压力。他周围的空间有点破碎,就像整个太极区的空间压力汇聚在树顶。在他旁边是沉浸在轮回法则中的土壤。失去灵魂的娃娃的生元剑已经磨掉了他身上的金膜甲,然后借助生命活力法力消耗弥补了自己的不足。

    老树妖一点都不好,虽然有父树的支撑,如果你想保护自己,也没那么难。但我们必须保护整个后突山。消耗太多。失去灵魂的娃娃从沉浸中醒来,看着苍白的老树妖。刹那间,他又修炼了一把生元剑,并将其注入父树。巨大的生命力瞬间疯狂。正是父树被练气期的创始者所压制。在这个时候,它还没有长出来。相反,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精华树冠,闪耀着绿光。!~!

    “什么?现在,没有道义的矿工正在发力。如果他进攻,恐怕玄月派山几次受不了。”白虎非常焦虑。这个地方在他们心中仅次于红蒙教圣地。这是他们成长的地方,也是他们修行的地方。既然灾难来了,就没有出路了。

    火源过去只有火盆大小,现在只有大拇指大小,若隐若现,几乎被摧毁。老人跪在火源前,看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等人说:“火源已经找到,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无论古代信徒是生是死,一切都取决于你的本性。西玛,这是人造的。当时,七国的创立者想要消灭古代的信徒。只有古代的信徒知道太多的秘密。他们练习了混乱的魔法,并且理解了获得的佛法公式。他们天生就控制着后天,但他们不断地意识到先天的。他们非常生气。古代彝族的命运不会被遗忘,但历史将与我断绝联系,希望能引导他们成为未来像你一样的人。”老人似乎摆脱了它。不料,因为五大世界的碰撞,火的起源出现了。只是一点点,它受不了风雨。如果费克斯不牺牲自己,他担心火的起源会消失。

    “拦住老人。他想进入火源,加强火的力量。”圣道城的僧侣们立刻警觉起来。五界的所有高级修士立即采取行动。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冰是氺着的水和司徒三人也采取了行动。司徒飞燕等人也保护老人不受那些人的伤害。

    “毁天地无涯。”

    “天上没有法律。”

    “土若坚,其精必波动。”

    “剑无敌。他们中的四个人已经开枪了,强大的魔法来了,大厅里闪耀着美丽的光辉。冰是氺着的水等人不敢低估这些力量,几乎压制了人民的魔力。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只好将功德白玉矛放出来。整个大厅在龙啸中发出白光,神枪像一道惊鸿一闪的彩虹划过。一条白龙围着飞来飞去的白龙。四股力量来了,瞬间爆炸了。但是。

    这些事遁入智瞳祖倒也不在乎,但在石妖祖面前说,难免有些伤脸。然而,在整个轮回法中,它必须站在轮回法之前。他们不会让他们的。

    “你还想封印我吗?我受伤的时候,虽然我的修为不如你,但也只是因为你的诡计。但即使你想战斗到死,你也应该保证轮回的法律。如果你们两个想打架,你们可以来。”虫子的祖先根本不怕他们。他还想打开它。至少,他必须让轮回的法则照耀在虫族的地盘上。只要有七子的转世法,他就可以转世了。当时,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没有办法。

    无数的印记开始出现在白玉石上,而大殿本身就是法律和最强大的宝藏。现在有人偷走了火源,这也让大厅变成了自毁。老人拄着拐杖坐在炉火前。之后,整个大厅都被这股力量震住了,停了下来。眼看着老人在火源中消失,火源变得越来越明亮,已经被菲克斯培育了上亿年。虽然火的起源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但显然很强烈。但大厅石柱上的阵列已经开始发挥作用。空间在缩小,地球在缩小,火的力量在不断泄漏,把所有的人都烧了。司徒飞燕等人是第一个被大火烧毁的人。除了司徒飞燕,其他与他亲近的人都化为灰烬。幸好冰是氺着的水已经把其他人藏起来了,要不然这股强大的势力一定会杀了所有人。三个境界的初学者很容易受到一次打击,消失在白色的火焰中。整个寺院都被烧毁了,没有人能离开。每个人都有麻烦。冰是氺着的水等人靠在一起,他们不能指望会发生这样的事。

    “现在怎么办?火焰似乎很奇怪。它会烧掉我们的成就,不是吗?”司徒很困惑。

    “好吧,费克斯好像没法对付我们。你看,那些开创三界的人已经被火焰保护着消失了。看来圣火不是针对我们的。”看着这五位天下第一的高僧,他们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而是害怕火焰。冰是氺着的水却把目光转向了司徒飞燕手中的拐杖。他说:“不攻击我们是必要的,但这个拐杖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想到司徒飞燕会得到。这和火的起源很相似。似乎这东西保护了我们,但我们不知道火焰何时会熄灭。”

    “好吧,既然我们没事了,在圣道城和太古城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杀了我们。”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看到这一点,手中的功德白玉矛又来了。功力似乎不受任何影响,完全可以保护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然而,五界的高级修士却不能,所以他们不得不用法律保护自己的身体。然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频频进攻,他们不得不反击。虽然力量强大,但也让这些人一路走来。每个人都用有力的手掌击退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功德白玉矛。不过,刚才那地方有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影子,白玉长矛也刺在了防御上。他们不停地向前推进,但这五个人的防守很强,所以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得不临时出击,生怕长此以往输的是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

    九色见此,亦无办法。那时,我也有一些优点和优点。虽然我没有提炼,但我在培养我的原始精神。但如果我当时不这么做,就没办法对付这五位顶级修士。他掏出九根羽毛,在虚空中飞了起来,形成了一个19色的飞钻,直接冲击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在火海中绽放出完美的光辉。这种防御在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冰是氺着的水的联合冲击中消失了。而九尾羽也要落在火海中,冰是氺着的水没办法。那人离开了拐杖的保护。当我走到火的深处时,我感到我的成就在不断消失和毁灭。当我拿到九根尾羽时,我发现没有办法离开。肉体似乎在逐渐褪色,魔力也在消失。几乎所有的修行情怀都被摧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