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要出租自己 > 第232章 给我放个假吧!
    中午,三人就在东方之门的一家餐厅里吃了午餐。

    有丶小贵,三个人分分钟整了上千块。

    最后慕尔兰要买单,看得出来她应该是认真的。

    虽然她也算是个小富婆,但林小易怎么好意思让她付,况且刚刚还说过请她吃饭了。

    “那下次我请你。”慕尔兰马上说道,突然发现又找到了一个下次一起吃饭的借口。

    林小易就随便应了一声,完全没去想下次的事。

    “刚刚这件事,那个女的都说了警察不乐意管,你准备怎么办呀?”慕尔兰疑『惑』道:“自己动手?”

    “我还没必要动手,先让你试试吧!”林小易笑道。

    “怎么试?”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哦……”

    离开东方之门后,林小易驱车来到了苏洲市公安局门口。

    看到面前的警局,慕尔兰微愣了一下:“她不是说了找市局的警察没用吗?你还来这里?”

    “我找可能没用。”林小易笑道:“但如果是你,可能情况就不一样了。”

    “让我用美人计?”慕尔兰愣了一下,随即微微蹙了下眉头,显得有些不满:“我可不喜欢这样勾搭别的男人。”

    “没让你去勾搭他们。”林小易笑着摇了摇头:“纯粹是因为你是女人,而且长得漂亮,就说你可能遇到麻烦了,那些警员肯定很乐意帮你,并不需要你做什么,把自己当成个受害人就行了。”

    “那里面也有女警呀!你怎么不去呢?”

    “女警太少了啊!”林小易有些无奈:“那我先瞄一下吧!要是有女警员出来,我就过去搭个话。”

    “算了还是我去吧!”慕尔兰才不想让他去撩女警察呢!

    “麻烦你了。”林小易摆了摆手。

    十分钟左右。

    慕尔兰便回来上车了。

    “怎么样?”林小易问道。

    “警员给了我一个电话。”

    “你是怎么和他说的?”

    “我说我有个朋友差点被『性』侵了,这也不算撒谎吧!娇娇本来就差点出事了……然后他说应该立即报警,我说已经没有证据了,而且我朋友不敢报警怕被报复……反正聊了几分钟,最后他就跟我交换了电话,说随时可以报警找他。”

    “这就行了,明天下午等到合适的时机,你就打电话给他报警,说抓到了一个抢『奸』犯,他们肯定会出警的,然后让那个女人指控他。”林小易笑了笑:“如果是我过去,你觉得那些警员对我会这么好吗?”

    慕尔兰撇了下嘴:“如果那女人临阵脱逃不敢指控他了呢?”

    “那我们就回家吧!这事儿不管了。”

    “行吧!我们也只能坐这些了。”

    林小易点头,当着你们的面,我是只能做这些了。

    至于其他一些可能的方法,是不适合在你们面前做的。

    “走吧!”林小易踩下了油门:“去寒山寺看看,这里离那边也不远了。”

    “等一下……不好意思了,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苏唯一边歉意地说着,一边朝慕尔兰悄悄使了个颜『色』:我走了,看你自己的了。

    慕尔兰回了她一个眼神,谢谢了。

    “哦……那我把你送去哪儿?”林小易倒没有多想。

    “前面一个路口就行了。”

    林小易点了点头,苏唯下车后,他有些纳闷地望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慕尔兰一眼。

    “她有事情,你都不关心一下的吗?”林小易说道:“你这有点不太对。”

    “啊……?”慕尔兰顿时愣了一下。

    心想我知道她根本没事呀!就忘记演戏了。

    “莫不是塑料姐妹花儿吧!”林小易笑着打趣道。

    “我……其实是因为你在,我才没当面问的。”慕尔兰急忙找了个借口:“万一是比较私人的问题,她肯定不好意思说呀!所以我就从微信上问了。”

    “也是,你这心思还挺细腻的。”

    被这么一夸,慕尔兰就傻乐了起来:“其实你要是了解我了,你就会发现,我这人还是很好的。”

    “你这话让我想到了饭圈一些脑残粉常说的话,你不喜欢我偶像是因为你不了解他,你了解他了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慕尔兰:“……”

    “你是在说我脑残吗?”慕尔兰哼了一声:“就你这种说话方式,除了云书雪那种傻白甜会喜欢你!”

    “一个就够了,要那么多干嘛?”林小易无所谓地笑了笑。

    “诶……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慕尔兰故意问道。

    “不知道呢!她说再等个一两年。”林小易回答的很自然。

    就在这时,林小易的手机响了,是云书雪发来的微信视频邀请。

    慕尔兰侧头望了一眼,迟疑了一下:“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林小易点了点头:“那你赶紧跳车吧!”

    慕尔兰:“……”

    这人说话怎么就那么欠揍呢!

    总是喜欢“虐”人,但我怎么好像还挺喜欢被他这样“虐”呢?

    “喂,吃过午饭了啊!”林小易笑道:“跟你介绍一下,我旁边有个你不太喜欢的女人。”

    为了避免云书雪说一些不该慕尔兰听到的话,林小易只能先把慕尔兰交代了。

    云书雪愣了一下:“慕尔兰吗?”

    “……”慕尔兰瞬间无语,一说到不喜欢的女人,第一个就想到我了……

    “嗯。”林小易点了点头:“她也在苏洲,在外地遇到了,感觉居然有点亲切了,就一起玩玩了,我知道你大方,不会有意见的。”

    云书雪哼了一声:“你们现在要去干吗?”

    “准备去寒山寺看看,你没来真遗憾。”

    “没关系,你就每个地方看两眼,把我的那一份也看了吧!”

    林小易忍不住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

    “想了。”

    慕尔兰目光飘向窗外,扬起小拇指挖起了耳朵。

    这恩爱秀的……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你们是情侣呢!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就会回去的。”

    “嗯。”云书雪点了点头,又提醒道:“你们两个要注意一点,我鼻子很灵的,警告你!”

    林小易心想,我就不信你还能闻到丁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又撩『骚』了几句,林小易才和她结束通话。

    慕尔兰就开口了:“她鼻子真的很灵吗?要不咱俩试一下看她能不能闻出来?”

    闻言,林小易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白眼,懒得理她。

    慕尔兰心下微哼,现在自己是不能跟他开这种玩笑了,只要一提,他就会想,自己是不是想拆散他们俩?

    好吧我就是这么想的……

    寒山寺位于苏洲市姑苏区,算是苏洲市的市区。

    林小易把车停好,两人便进入了景区里。

    要说林小易想看的,肯定有张继那句“夜半钟声到客船”中的“钟”,只是诗中提到的那口钟早已经不在了。

    一千三百多年前,张继写下这首诗的时候,那时的寒山寺还没出名,根本也没什么人在乎这里的东西。

    不过有仿钟,游客也可以去撞钟,五块钱一次。

    这个价格不固定,游客多的时候就贵,游客少就便宜。

    如果是跨年夜那种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时刻,一次估计得数百块。

    想也知道慕尔兰不会放过这机会了,马上就兴冲冲地交钱跃跃欲试。

    “小易,你要给我录视频。”慕尔兰把手机交给林小易提醒道。

    “行。”林小易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

    慕尔兰做好准备,抱着重锤来回蓄力了几次,猛得撞向了这口2吨重的钟。

    砰!!

    一声浑厚的闷响,震撼人心。

    慕尔兰急忙捂着耳朵呲牙咧嘴跑向了林小易:“好吵呀!吓死我辣~~”

    林小易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成语,抱头鼠窜。

    其实林小易觉得并没有那么吓人,只能说女人这方面还是有点胆小。

    不一会儿,两人又看到了一个更大的钟。

    刚刚慕尔兰撞的那口钟只有一米多高,2吨重。

    这口钟8米多高,108吨重,上面还刻有七万多字的佛经。

    “我的天呐!这个你敢来吗?”慕尔兰目瞪口呆:“这么大的家伙,谁能受得了呀!?”

    “……”林小易觉得她后面那句话有歧义,不过也懒得理会:“这有什么不敢的。”

    “那我跑远点。”慕尔兰急忙退后了几步:“我给你录哈!”

    林小易点了点头,握着钟捶用力撞了上去。

    哇……撞钟的姿势都这么帅!

    慕尔兰拍了拍小心脏,感觉他的腰部好像很有力的样子,真好!

    浑厚的钟声消散后,慕尔兰快步跑了过去:“我给你这段发抖音上吧!”

    “别发。”林小易连连摆手。

    “为什么呀?”

    “因为想到很多花痴的女人抱着手机yy我,我就觉得挺恶心。”

    慕尔兰:“……”

    “是不是觉得我这么说话更恶心?”林小易笑道。

    “说真的,我没这么想。”慕尔兰认真地道:“我大学时有个男校友,长得也特别特别帅,比你也就差了一点点吧!他没女朋友,但是大学几年下来,肾坏了。”

    林小易:“……”

    “真的!不管是校内的,附近其他学校的,社会上的,只要他愿意,每天都不缺女人约,真的夸张到一些女人看到他那张脸就合不拢腿,那换泡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

    林小易:“……”

    “而且我听说他还撩过姓云的……呸,撩过云书雪,但云书雪没理他,你不信可以去问问云书雪,是有这回事儿。”

    “既然他那么那么的帅,你为什么没撩他呢?”林小易笑道。

    “我又不是颜控,或者说,脸对我来说并不是第一重要的。”慕尔兰撇了撇嘴:“不过我不用想也知道,你大学肯定也糟蹋了不少良家少女吧?”

    林小易笑了笑,没理她这个问题,不然又要聊起舒颜了。

    “走吧!去那边看看。”

    出了钟苑,便能看到一座碑文,上书“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

    这块碑文高15米多,差不多相当于五层楼那么高了。

    站在碑文下,慕尔兰仰起了脑袋:“你说这碑如果突然倒了,咱俩是不是就被压扁了。”

    林小易:“……”

    就这样,大约两个小时后,两人便将寺内的景点差不多看完了。

    什么藏经阁、法堂、禅房、古镇……等等,其实能看得东西确实不算多。

    最后两人来到了寺外的江枫桥上,寒山寺就是傍水而建。

    慕尔兰又少不得拍了一组美美的照片,随口问道:“这桥下是什么河呀?”

    “这条河你肯定知道的。”林小易笑道。

    “可是我真不知道呀!”

    “京杭大运河,你不知道?”

    慕尔兰愣了一下:“这就是京杭大运河?”

    “没错。”

    “哇……两千多年了吧!你还别说,我突然就觉得站在这桥上的感觉不一样了。”

    林小易笑了一声,也不打扰她惊讶感慨。

    ……

    晚上八点多,林小易和慕尔兰苏唯吃过晚餐后分别了。

    林小易没有直接回酒店,这个时间点回酒店也没事儿,生物钟没到,也睡不着。

    开车在街上晃悠了一会儿,林小易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

    走进去,点了杯饮料喝果盘,找了个角落,边吃边喝边看着舞池里疯狂的人群,然后和微信上的几个好友聊聊天。

    花康柔问他在哪嗨皮呢,林小易说在苏洲,她说离得近,开车一个多小时就行,也要过来玩。

    林小易不知道她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想来玩玩,反正他是婉拒了,只说回魔都再约。

    因为慕尔兰在这里,真不能让她来和自己玩。

    忽然,来了条娇娇的微信消息:【你在哪儿呢!来接我不?】

    看到她的消息,林小易便明白,这女的又欠睡了啊!

    林小易:【报地址。】

    娇娇便将她的位置发了过来。

    林小易回到车里,订了个酒店,而后便驱车过去了。

    见了面后,两人就很有默契。

    林小易把车停在酒店门口,娇娇就很自然地下车和林小易走了进去。

    “明天把卓泰的事情解决掉,我应该就回魔都了。”林小易边走边道。

    “哦……”娇娇点了点头,表情上也看不出喜悲:“以后有时间再来玩呗!反正咱们离得近。”

    进了房间,两人躺在床上聊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了,不知不觉就缠绵到了一起。

    对于娇娇最引以为傲的部位,林小易有点爱不释手。

    一番云雨,骑乐无穷。

    良久,娇娇软在床上『舔』了『舔』娇嫩的嘴唇。

    “你说你这怎么长得这么大呢?”林小易笑着把玩了一下某个东西。

    娇娇低着头瞄了一眼,笑道:“我哪儿知道,反正这东西看人品的吧!”

    “你这是真的假的?”

    “废话,你『摸』不出来吗?”

    “哈哈……”

    “不过说真的,我觉得c和d就刚刚好了,太大了真的不好,别的女人羡慕嫉妒我,我还羡慕她们呢!”

    “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嘿嘿……”娇娇笑着翻了个身子压在林小易身上,一双小手也跟着不老实了。

    “干嘛?”林小易有些无奈:“稍微休息一下行不行?”

    “不行!”娇娇鼓着嘴摇头,然后就亲上了林小易。

    “不是……给我放会儿假吧!我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哼!”娇娇哼了一声,直接跨了林小易身上。

    林小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