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轩辕珀梵把果果落到床上,果果蹬了蹬小短腿,把拖鞋蹬掉后,将自己的兔兔枕头甩到床头,呼呼呼刺溜进被几里。

    然后拍了拍身侧的位置,“破哥哥快上床,一声碎!嘻嘻嘻……”果果的小脸都笑成小花花了,又可以和破哥哥碎觉觉,暖呼呼的,她好开心的说。

    “嗯,果果先睡,我把睡袍换了就来。”轩辕珀梵捏捏果果粉嘟嘟的小脸蛋,转身去换衣裳。

    等他换好睡袍回来,发现床上的小姑娘已经打起呼噜了。

    白嫩嫩的小脸很是满足的样子,红润的小樱唇微微张开,正在呼吸着,秀气的小眉毛很舒展。

    他还记得昨日的果果一张小脸还很阴郁,晚上睡觉的时候,眉毛也会不自禁的皱着,似乎很不开心,今日好多了。

    他躺上去,果果一如昨夜一般,扑腾到他怀里,蹭啊蹭,像八抓鱼似的扒在了他身上。

    轩辕珀梵抱上果果的身子,忽的想到什么,轻手戳了戳果果瘦个棱精的脊背,就鬼使神差的去掀果果的粉色睡衫。

    等掀开,一道又一道,醒目的,青紫的伤痕疤印,毫无准备的撞入少年的鹰目,震得他全身不由得颤抖起来。

    不过一臾,嘭的一声,轩辕珀梵身下的床铺……塌了……

    朝怀里的小东西看去,还好她之前是被他抱在怀里的,好险。

    “唔……”果果被轩辕珀梵怒得震塌床铺的声响弄醒了,揉了揉眼皮。

    “嗯?破哥哥,我们怎么掉下来了啊??”果果歪头望去,发现身下的床塌了!

    破哥哥正抱着她躺在一堆破木头上。

    轩辕珀梵冷着脸把果果抱起身,内心无数火苗乱窜。

    果果摸摸自己微鼓起来的小肚皮,咬着白指头道:“唔……破哥哥,是不是今晚我吃多了,太重了,把床压坏了啊???”

    “……”

    本来气得要撕人的轩辕珀梵听到小姑娘这句,震怒的胸腔骤然一畅。

    他家的小东西怎么可以这么蠢萌,快要萌坏他了。

    _

    轩辕珀梵抱着果果进入另外一间厢房,忍着怒意将果果重新哄睡着,给她裹好被子后,踱步出房。

    睡袍都懒得换下,甩甩衣袖,怒匆匆闪到城主府主堂。

    刚泡进木桶里准备沐浴的六离天听闻此状,赶忙抓起衣裳,胡乱穿上,也跑到主堂,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华幽王此为何意。

    接下来,城主府一阵慌乱急措,人腿匆匆。

    晌刻,除了卧病在床的城主夫人和正在暖暖被子里打小呼噜的果果,城主府上上下下一众人等,皆聚拢到主堂大门面前,战战兢兢跪成好几排。

    其中包括双眉严肃的六离天,有伤在身的六离富,浓妆未卸的红牡丹,以及她的两个宝贝女儿六离萍萍和六离芳芳。

    六离芳芳本来还杵在尘吟院门口挺尸,裹在被子里望天骂人的。

    骂着骂着,府里就跑来几个丫鬟,匆匆忙忙的给她扒了被子穿上衣服,二话不说的就把她丢到主堂门口来。

    她现在吹着凉风跪在主堂前,一愣一愣的,殊不知接下来,她将迎来人生的灰暗。

    ……

    气氛冷到窒息,恍如冰层崩塌,四溢了漫天的寒气。

    只见主堂宝座上的少年王者漠着一张异常俊逸的面容,周身好似布满了临冬的飞雪,透人冷冽。

    六离天在轩辕珀梵的吩咐下,把人都召集齐了,上前禀报道:“王爷,微臣把人都唤齐了,王爷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