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次元入侵 > 【737】 酸涩
    黛丝在这样的桌子上面,表现得很像是一个到位的公主,她接受的皇家教育,让她的眼神可以兼顾每一个人,当然又同时能够掌握到每一个人的表情,动作,神态,当然这样的本领全部使用到了李哀川身上,从刚刚开始,她本就没有刻意的看过李哀川一眼,但是却又能够通过眼睛的余光,或者一些微妙的角度,观察到李哀川的一举一动。

    宴会似乎被刚刚阿莫德的动作点燃了一些气氛,现场倒是没有之前的那么紧绷和火药味浓烈,不经意之间,黄欣手肘从肋下轻轻的捉了李哀川一下,俏声的说,“喂,那个,很可爱噢,看来你有一个强力的情敌了,就连我都有些对他心动呢”黄欣这句话当然是对李哀川开着玩笑,顺便刺激一下他。

    李哀川心头更是有些堵,切着牛排的刀又似乎再稍微用一点力,盘子就会被他割成了两半,他瞥了瞥黄欣,后者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然后他再看了看田小恬,田小恬长长的键毛在美目上面跳动,望着王室那一边,李哀川虽然知道不可能打动田小恬,但是看着面前看着田小恬那种爱慕的眼神,李哀川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意。

    “如果我记得不错,在大学的时候,曾经是被称之为抽象画天才的男子,他的画展,经常送到了世界各地去表演,更是被所有名家所鉴赏,现在在我们的展览馆,还有一副在21岁那年得到的全国加兼尔会画艺术大展铜奖!”秘书官是何等的人物,政坛上面的风生水起,察言观色这些只是小手段,如果连阿莫德明显对田文语女儿田小恬有着爱慕之意也看不出来,那么他也不用做这个内务了。

    果然,这句话说出口,塞摩罗和凯尔都有些惊讶的对阿莫德赞不绝口,他们两个人自然处于娇生惯养的环境下长大,听到阿莫德的成就,的确是由衷的有些惊叹,想不到这个刚刚求爱动作滑稽,看上去像是情商不合格的阿莫德,竟然还能够在利造力上面有这样的成就,的确是他们所未能够感受得到的。

    田文语等人当然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带着半分怀疑和不信的神色看着他,犹如第一次认识一样,带着一些赞叹的说道,“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横溢的才华,法国有梦幻,雷动,阁下也不赖,阿莫德,竟然也是一个天才画家!”

    田小恬也微笑着点点头,“的外表不像一个画家,但是内在却时常给我们惊善,丰富多彩的生活,也是那些画意的灵感来源吧?”

    阿莫德心头一喜,能够受到田小恬表扬,胜过了现场所有人的赞美,他刚刚张着嘴,要说话的时候,李哀川突然从旁边冒了一句,“抽象画嘛,就是胡思乱想多了一点,然后再随意的抹上去,只要让人看不懂,那么你的画艺就到家了,也就可以得奖了嘛确实是丰富多彩!”

    谁知道李哀川竟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谁都听得出他说出话里面酸酸的味道,众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就他一个人敢对着干,内务秘书官露出一个辛苦的表情,黛丝双眼则是扫向李哀川,目光灼灼,从刚刚开始,她就没有主动和李哀川说过话,一直以来都是以一个默默的角度看着李哀川,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田文语和赛琳娜夫人尴尬的露出一些笑意,带着一些歉意的看着面前的阿莫德,其他的众人都带着一些尴尬的微笑,田小恬不动声色的从桌子下面伸出手,在李哀川腰间掐了一下,李哀川痛的咧了咧嘴,不过却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把他刚刚的问题抛给了阿莫德。

    双眼看着李哀川,眼神先是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旋儿微笑了起来,然后则是换上了他那种绅士一般温柔的眼神,摆摆手说道,“你不懂的,绘画没有这么简单,抽象画也更不会那么的简单。”

    李哀川喃喃的说道,“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不信从你手上画出来的画,可以成为蒙娜丽莎的微笑!”

    “拜托李哀川,蒙娜丽莎的微笑是油画,不是抽象画!不能够相提并论!”黄欣捂着脸,她已经感觉到了有些丢脸。

    “还不是一样,都是画,难不成经过你的手描上两笔就成为一副3d电脑绘图了!”李哀川一副丝毫不知道自己错误的瓣驳。

    众人都笑了起来,就连黛丝都有些忍不住,不过李哀川这个样子,还真是和之前没有区别啊,依然是一副像是什么世面都没有见过的乡巴佬,除了身材越加颀长高大,身手越来越厉害了之外,还是那一副土包子的性格。

    “李先生是剑术上面的一流高手,我们这桌子里面,除了田文语,只怕没有人能够和你分庭抗衡,但是要是论到画上面,也许我们这桌子里面就没有人能够和阿莫德有相提并论的了,呵呵,所以隔行如隔山,我们外行也不说内行的话,大家来喝酒!”

    内务秘书官出言化解尴尬,气氛又缓和了下来。

    田小恬拉着李哀川的衣袖,低声的说,“李哀川你在干什么?”

    “好意思说我,班长,你没有看你刚刚的那个崇洋媚外的样子,你怎么不干脆来一个哇,你给我内心好大的惊喜噢!阿莫德你好棒喔!”李哀川在众人举杯的掩护下面,一脸酸酸的低声说。

    田小恬气急的说道,“李哀川你大度一点好不好?他是,当然要顺着他说,我父亲还在这里呐!”旋儿她换上一副笑脸,和酒杯端上前来的塞摩罗和凯尔碰了杯。

    叮!得一声,李哀川的酒杯不知道被谁重重的碰了一下,里面的雪利酒四处摇晃,倾斜了一些出来,李哀川有些奇怪的转头看过去。

    “对不起!”黛丝重重的说道,然后一屁股坐回原位。(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