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锋暴 > 第19章 范加尔
    为了显示出阿尔梅勒对这一场学期考核的重视程度,场地安排在俱乐部的主场举行。

    市政球场隶属于阿尔梅勒市政府,却被俱乐部长期租用,跟俱乐部的训练场地连成一片,东边是橄榄球场,南边则是球和棒球的场地。

    一线队的主场规模不大,四周只有低矮的单层看台。

    当杨阳等人从更衣室出来,进入布置好的场地时,除了主看台居位置空了一片外,其余看台都早已坐了为数不少的球迷,通道处还不断有球迷入场,甚至还有不少球员家长亲朋打出鼓励的横幅。

    杨阳也在东面的看台看到了舅舅一家,连餐馆的员工们都特地跑来为他加油,由于是热身时间,所以他并未过去,只是远远招手打了下招呼。

    当杨阳在球场内一丝不苟地进行着热身时,主看台处传来了一阵动静。

    只看到俱乐部主席勒内·特尔博格陪同着几名贵宾出现,虽说没有什么欢迎仪式,但依旧还是有很多人认出,宾客包括了阿尔梅勒的市长和政府要员,随后作陪的不少也都是阿尔梅勒的名流。

    杨阳是初来乍到,对这些人都十分陌生,并不放在心,依旧还是进行着热身训练,反倒是亨克·迪梅尔等人,对市长的到来倍感兴奋。

    “看来,市政府要大力支持阿尔梅勒冲击荷乙联赛的传闻是真的。”

    “有了市政府的支持,再加俱乐部正式成为阿贾克斯的卫星俱乐部,相信接下来几年,阿尔梅勒将大有作为,进入荷乙联赛是早晚的事情。”

    “没错,没错,今年不成,明年肯定能进。”

    杨阳一声不吭地听着,他只认出了主席勒内·特尔博格,据说是阿尔梅勒的本土富豪,但却并不住在市区,而是住在布拉里克姆。

    阿姆斯特丹东南郊区的拉伦和布拉里克姆是富豪和企业高管最热衷的居住区,但距离阿尔梅勒反而更近,在阿尔梅勒西南霍伊湖的南面。

    真正让杨阳感到佩服的是特尔博格的眼光和魄力,创办了阿尔梅勒才不到七年时间,能把这支球队带到今时今日的程度,不可谓不厉害,而背后最主要的原因是特尔博格对约翰·雷普推心置腹,除了财政外,几乎把俱乐部全权交给了约翰·雷普打理。

    跟国足球氛围不浓相反,在荷兰,足球是所有政商名流们最时髦的谈资,这一点看特尔博格在主看台跟市长等政府要员谈笑风生可见一斑。

    政府在硬件方面也十分舍得投入,不说别的,阿尔梅勒租用的这些场地,除了一座有看台的标准球场,两栋训练大楼外,标准足球训练场地有六块,还有三块半场,而类似这等规模的训练场地在阿尔梅勒起码有三四处。

    在杨阳惊叹着荷兰政府在足球方面的投入时,主看台再度传来了一阵动静。

    举目望去,正好看到一线队主教练约翰·雷普出现在主看台,十分客气地为身后两位贵宾引路,而原本早在看台端坐的特尔博格等人则是齐齐站了起来。

    “这是谁啊?”

    “这一男一女是什么来头?”

    “啊,我的天啊,那是……那是……”

    “范加尔!”

    “谁?”

    “范加尔!路易斯·范加尔!”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是路易斯·范加尔。”

    “帝啊,他怎么来啦?”

    不仅球场的球员们议论纷纷,连四周看台的家长和球迷们也都哗然了。

    路易斯·范加尔,这在荷兰足坛和阿贾克斯可是如雷贯耳的超级教练,长期在阿贾克斯从事青训,培养出了诸多球星,后来又在九十年代将阿贾克斯带到欧冠冠军的宝座,是阿贾克斯最后的辉煌,也被誉为是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之后,阿贾克斯最后的教父。

    不说别的,现如今阿贾克斯的主教练罗纳德·科曼是范加尔带出来的球员。

    众人在惊叹着范加尔的出现,杨阳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他看出来了,走在主教练约翰·雷普身后的,可不是那个经常跑去观看他训练的荷兰年?而再往后的那个年女士不是他的女友特鲁斯·奥帕梅尔?

    乖乖,原来他是路易斯·范加尔!

    杨阳极为吃惊,有些不敢相信。

    要说他在国内,对足球新闻也算熟悉,对路易斯·范加尔这个名字自然也不陌生,但由于所在的不过是泉州的一处县级市,报纸和信息都不发达,电视又没直播西甲,来到荷兰这一年又闷头训练,不理其他事情,而范加尔每次见他都带着一顶高尔夫球帽,遮去了大半张脸,以至于他竟一点都没认出来。

    可范加尔不是在执教巴塞罗那?

    哦,对了,一月份的时候好像有新闻说,他被提前解雇了。

    虽说两次从巴塞罗那下课,之间执教荷兰国家队也不成功,但范加尔荷兰足坛的地位还是相当崇高,所有人都对他礼敬有加,阿尔梅勒下也都对能邀请到他这等世界顶级主帅的到来而感到荣幸。

    杨阳在球场内看着范加尔,荷兰名帅也同样在看台找到了他的身影,微笑地举起右手,跟杨阳遥遥打了一个招呼,这个举动立即引起了身旁约翰·雷普的注意。

    “路易斯,你认识杨阳?”约翰·雷普诧异地问。

    范加尔敛去了笑意,淡淡地点头,“算是认识吧。”

    他似乎并不喜欢在外人面前谈论自己的私事。

    “何止,他可偷偷跟踪了人家一个多月,结果还看走眼了。”特鲁斯在一旁笑着打趣。

    约翰·雷普更是怪了,“怎么回事?”

    特鲁斯瞅了范加尔一眼,发现他不愿意多说,只能由她来简单地说了几句,不外乎是范加尔当初觉得杨阳的基础苦练坚持不了多久,结果大出意外之类的。

    她说得很模糊,但约翰·雷普却听得很是震惊。

    作为球队的主教练,他已经对杨阳彻底改观,并且十分看好了,可听特鲁斯这么一说,连范加尔都对杨阳青睐有加,甚至不惜跟踪了他一个多月的训练,这代表着什么?

    整个荷兰谁不知道,范加尔是出了名的臭脾气,眼里绝对容不下一粒沙子,可他竟然能跟踪杨阳一个月,除了非常看好外,还能怎么说?

    而谁不知道,范加尔的眼光是出了名的毒辣,被他青睐简直被阿贾克斯的首席球探看还要有说服力,要是这一条消息传出去,杨阳立马身价百倍,引来无数荷兰球队的关注,甚至是招揽。

    更重要的是,约翰·雷普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范加尔的下一站可是……

    一条条念头闪过脑海,阿尔梅勒主教练有些措手不及。

    …………

    …………

    等到球员们结束了热身后,俱乐部主席勒内·特尔博格开始了考核前的讲话,同时也对外宣布了俱乐部的一桩大事,那是来自日本的洋马农机正式赞助冠名阿尔梅勒的球场。

    也是说,以后市政球场将正式更名为洋马球场。

    这一份来自日本的赞助将大大缓解阿尔梅勒的财政压力,同时也大大刺激俱乐部下。

    不管本赛季球队是否能够冲乙成功,但最起码,俱乐部的经营绝对是蒸蒸日。

    在主席勒内·特尔博格之后,主教练约翰·雷普则是郑重介绍了学期考核的用意,同时宣布邀请了名帅范加尔出任这一次考核的技术顾问,得到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测验跟平时的训练课是一样的,还是九十分钟,训练项目也都跟平时训练差不多,都是一些最具考核意义的常规项目,例如十米和三十米冲刺折返跑、遛猴和四对四、六对六小场攻防,唯一不同的是在训练的最后,安排了三十分钟的全场攻防赛。

    由于训练项目都不出,所有人很快在迪克·范普尔的组织下,开始了最后的考核。

    虽说都是平日里每天训练的项目,但所有人都明显感受到了不同,场边多了不少拿着记事本的教练边看赛边打分,这让很多平日里表现不错,但稍微容易紧张的球员都倍感压力,出错频频。

    对此教练们在打分时是不会给予任何同情的,因为这属于心理评估的一部分。

    心理素质不够硬,同样也是在限制球员的未来发展,毕竟到了真正的赛场,对手可不会给予弱者丝毫的怜悯和同情。

    好像打奥姆尼巴斯的那一场赛,顶替尼克场的右边后卫表现得十分糟糕,之后一直被迪克·范普尔打入冷宫,再没有获得过哪怕一次的出场机会。

    教练们打分也并非只是看出不出错,更多还是综合评估。

    例如传球,既会评估传球者的传球质量,如球速、出球的路线、是否传到接球者的惯用脚、是否便于接球之类的,同时也会评估接球者的跑动接应和接球动作。

    杨阳的传球和接球是弱项,虽说经过一个多月苦练,进步十分明显,但依旧还是不如别人,但他的无球跑动接应和传球线路等方面却屡屡有叫人眼前一亮的表现。

    在速度测试方面,不管是十米还是三十米冲刺折返跑,他都是冠绝全队。

    在过去一个多月里,他除了进行最基础的训练外,对自己最拿手的速度优势也是一点都没落下,在老冰的专业督导下,他的速度和爆发力都以往有所提升。

    而在随后的遛猴游戏和小组对抗里,杨阳也表现出了自己的进步。

    等到最后进行全场攻防赛时,主教练约翰·雷普和技术顾问范加尔也都从看台下来,亲自走到场边督战,并给予球员打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