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文玩天下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礼尚往来
    ps:多提提意见,谢谢支持。

    晚饭简单了,杨平只需要做自己和骆汉威,威力还有保安小吴四人的晚餐。

    阿布陪着顾菁回家收拾东西,和她父母告别。要离开家那么久,而且是去国外,顾菁的父母自然是舍不得,少不了千叮咛万嘱咐,里里外外行头准备了好几箱,连辣椒酱都做了十瓶。

    阿布帮忙收拾好东西,就告辞离开,她才没耐心劝完老的劝小的呢。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单独占有杨平一会儿,就让小女人留在家里多陪陪爸爸妈妈吧。

    路上只用了二十来分钟,阿布就把车开回了藏秘。

    骆汉威作息很有规律,早就休息了。杨平和威力在池塘边一人一瓶啤酒,乘凉聊天。

    见到阿布回来,威力知趣地晃晃手里的啤酒瓶:“杨生,柳河啤酒口感不错,哦,不打扰你们了,我洗澡睡觉,晚安。”

    “呵呵,那你早点儿休息,晚安。”杨平举举手持瓶。

    阿布喜滋滋地过来坐在石头上,看一眼威力的背影,拿起瓶啤酒打开:“来,咱俩碰一下,好久没有单独喝酒了。”

    “机会多得很,”杨平碰一下,干掉,又打开一瓶,“怎么样?顾菁家?”

    “娘儿俩哭天抹泪的,”阿布呲之以鼻,抿一口,“过几个月她爸爸妈妈就过去了,有什么好哭的。”

    杨平撕撕啤酒瓶上的商标。乐呵:“谁都像你啊,见天的满世界跑,等央金长大离开你的时候看你哭不哭。”

    阿布神经大条:“有什么好哭?想央金了我就去看她呗。”

    杨平喜欢神经粗大的阿布。放下酒瓶把她搂过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等忙完这段儿咱们好好放松放松。”

    阿布把大波浪的长发拨到一边,让脸颊直接贴在杨平脖颈上,甜腻的气息吹地他蠢蠢欲动。

    “哪能忙得完,公司的事虽然大部分有阿爸和哥哥管,但这边三江源宾馆一摊子事也够我忙的。”阿布手指轻轻在杨平胸前画圈,“你那里。呵呵,什么时候能忙完?打猎。结婚,回来海兰也该生了,照顾臭宝上几个月的学,马上顾菁又该生了……这还不能算小柳。那小妖精随时要生孩子的,还有我,还有那第五枚钻戒……”

    杨平挠挠头,给阿布把高跟鞋脱下来,整齐地放在一边:“你把脚放水里,凉快……你说我又没什么实业,怎么也这么忙啊。”

    阿布把脚伸进水里,一阵凉意袭来,紧接着好多锦鲤游过来啄她的脚:“啊……好痒。”她眨眨眼像黑夜里的星辰,“嘿嘿,我们就是你的实业。也是哦,你说你是以文玩起家的,怎么也不见你开家什么文玩厂子?”

    “现在的文玩说到底都是小道,充其量是小作坊,”杨平玩着阿布肉呼呼的小手,解释。“我就是运气好,文玩本来是文房用具的衍生品。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文房小五宝笔架,镇纸、滴砚、笔洗、臂搁这都是古代文人须臾不可或缺的东西,是文房清供,是儒家文化。演变到现在硬生生和禅意挂上钩,珠珠串串身价百倍。反正已经衍生得太广泛,我索性就按字面解释,所有有文化的玩就是文玩。”

    阿布最喜欢杨平侃侃而谈:“好厉害哦,以前没发现你懂这么多。”

    “这叫什么厉害?大街上随便拉一戴手串的都能给你讲出一堆道理,”杨平最近一段时间跑得像条狗,难得有这么安静地陪着阿布的时间,“好了,把脚拿出来,溪水还是很冰的,凉快凉快就行了。”

    “那你抱我回屋……”这很方便,杨平一个公主抱,顺手还提着两只鞋,“咱们今晚也享受一下帝王的紫檀拔步床。”

    阿布娇笑着横陈在拔步床里,台灯的光线透过红色灯罩照在她象牙般的肌肤上,像是蒙上了一层神秘性感的轻纱,微微张合的鼻翼,轻轻起伏的胸部都像在召唤杨平。

    “真美……”杨平早已过了毛手毛脚的年纪,他轻轻把阿布揽进怀里,握住她胸前的浑圆,“嘿嘿,还是那么坚挺。”

    阿布没好气地打一下:“好好的破坏气氛……快来……”

    杨平俯身吻住阿布性感的丰唇,汲取香甜的汁液,两人很快发出奇怪的声响,引得院子里流浪的猫儿“喵喵”叫个不停……

    第二天上午杨平带着阿布,骆汉威和威力去了趟文庙古玩市场,一来让骆汉威随便转转,二是给远方来的客人买些礼物。

    四人兜兜转转,逛得开心,杨平在小葛店里买了三串高品质的碧玺手串,小葛老婆死活不要钱,杨平坚持给了本钱,一串一万四。正好埃莉诺和芬妮一人一串,顺带着阿布也蹭了一串。

    岑鸿进货还没回来,杨平四人随便看了看就出来,正好看到中原人小李的玉摊儿,他扭头给阿布说一声:“阿布,你先带骆先生随便看看,我半点儿事儿。”小李的和田玉一般都很便宜,估计不合骆汉威的胃口。

    阿布点点头,笑着请骆汉威和威力往里面院子走去。

    杨平过去拍一把正在理货的小李:“来了啊,这次带啥好货没?”

    小李一见杨平,咧嘴笑:“杨哥,来一次肯定要带些好货,咋样,给开个张?来来抽烟。”

    “不抽,咱现在是抽雪茄的人,来抽根这个,没事儿,这和抽烟还有区别。”杨平又开始显摆,按说这厮也该过了爱显摆的阶段了,怎么一见到熟人就忍不住嘞?唉,玩文玩的货啊。

    他从机动鞍袋里拿出一根精致的银管。小李见了,好奇:“咦嘁,这啥玩意儿?精致得很嘞。”

    杨平打开。抽出behike雪茄,收好银管,用‘普雷斯蒂奇‘打火机烤烤雪茄底部,接着拿雪茄刀切掉雪茄帽的三分之一,慢慢的旋转着点着雪茄。他倒着吹一下烟雾,这才递给小李:“来,尝尝这个。世界顶级雪茄。”

    小李接过去,抽一口:“味道怪了吧唧的。还不错嘞,顶级?有多顶级?多少钱一根儿?”

    杨平咂咂嘴:“哎呀,我哪儿知道,反正很好就是。来看看货,我要几样好货,最好的。”

    小李夹着雪茄,拎出旅行箱:“好的都在里面,有个一级白的籽料貔貅,剩下的白度达不到一级,就这个。”

    杨平接过籽料貔貅,这貔貅和一般的圆雕不太一样,算是个随形圆牌。也可以当把件,整体通白,油润细腻。秋梨皮占了整块料子的三分之一,巧雕了只貔貅的头。

    “这个多少钱?”

    “你要就实价,你不杀价我还整得我不好意思唻,一万。”小李也实在,现在这么大的一级白籽料就下不了两万。

    “嗯,就这档次的你再给找几个”杨平算算人数。“嗯,再找九个。”

    小李惊得牙疼:“咦嘁。你当这是鸡蛋唻?一下一窝?我这次来正经的好东西就这一件。”

    杨平嘿嘿笑:“你看你这么多老乡都在卖和田玉,你给调调货,我送人的。”

    “嘢!杨哥,你现在做大了啊?送人都送这样的?嘶……九块?手串行不行?”小李牙有些疼。

    “速度吧,我赶时间,我给你看着摊儿,你去给找东西。”杨平不耐烦,掏出盒二十的云烟点上一根。

    “好唻,”小李抽口雪茄,把行李箱合上,“稍微贵点儿的行不?”

    “你看着办。”

    杨平等啊等啊,小李终于回来了,拎着个手提袋,这圈儿转得废老劲儿了,都是同行老乡,知根知底,好东西倒也不藏着掖着,价格也给的合适,九样东西,四串随形籽料手串,四样把件,一件红沁挂件,都是籽料。

    杨平一样一样看,心里感慨,什么籽料枯竭,真是只要拿着钱什么样的好物件儿都有:“都什么价?”

    小李腮帮子有些疼,还舍不得熄掉:“杨哥,刚才唐玉斋的老板给上网查了查这根雪茄,你猜多少钱?五百,五百一根。”

    杨平呵呵笑:“这不算贵的,哎,忘了给你把商标去掉了,抽雪茄要先去掉logo的。先说这些都什么价。”

    小李拿出小本子:“一共十一万一,钱还没给,这四串籽料随形手串都是一级白的,这么大一串一万,也算捡漏了。呱呱把件一万四,喜上眉梢一万二,多子多福一万五,山水把件一万,红沁连年有余挂件两万。”

    “东西真好,看来我以前找你买的都是垃圾货啊,还要啥零头,连你的一起十二万吧。”

    “两根烟还要和我计较,中。”小李痛快。

    杨平掏出手机:“你有啥账号?”

    小李苦着脸:“还不是现金?唉,农行……”

    “现在都是电子支付时代了,你要与时俱进啊,小鬼,”杨平挤兑,“嗯……62多少来着?你手机我有。”

    不一会儿小李手机短信就来了,他拿出来看看:“嗯,收到了,这玩意儿还真快。”

    “走了,事儿还多着呢。”

    找到阿布她们,就近吃了顿名气很大的酱爆牛犊肉,这才回了藏秘。

    回到家,杨平把买到的东西堆在圆桌上:“骆先生,威力哥,你们先挑,见者有份。”

    骆汉威奇怪:“杨生这是什么意思?”

    杨平笑着解释:“你们远道而来,还给我带礼物,我总要礼尚往来嘛。”

    威力呵呵笑:“杨生,那我就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骆先生,这就是一点儿心意。”杨平打开密封袋,拿出籽料貔貅,“都是有中国特色的物件儿。”

    骆汉威是收藏大家,一眼就看出这些东西极好:“呵呵,威力,你还真不客气,这里的每一样最少都值一万瑞士法郎。”

    威力小惊:“呦,杨生这也太贵重了。”

    杨平哈哈笑:“你也不看看是谁的礼物,我好歹也是海澜钻石的主人,送便宜了丢不起那人,别客气了。”

    威力摇摇头笑:“嗯,也是,那我要这件红色的鱼。”

    “眼光真好,这连年有余是这里最贵的了。”杨平竖个大拇指。

    骆汉威也哈哈笑:“那我就随缘,我就要你递给我的这件貔貅了。”

    阿布摸摸和蓝珀缠绕在一起的碧玺:“不知道芬妮她们喜欢不喜欢这样的礼物?”

    杨平乐呵:“她们是干什么的?是珠宝公司的,还能不喜欢碧玺?”

    骆汉威点点头:“是啊,碧玺是“落入人间的彩虹”,芬妮和埃莉诺怕是抵抗不了这种诱惑。”

    威力握握手里的红沁连年有余:“,上次埃莉诺设计过一个系列,芬妮眼热得快要疯狂,这次是得偿所愿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