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逍遥小书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谋杀亲夫!
    近些日子,三皇子发动政变,大皇子派兵围城,整个京畿地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胜州,百姓们忧心战局,怨声载道,刺史府,却是欢腾一片。

    今日是刺史府大喜的日子,府中处处张灯结彩,府门前来往的宾客络绎不绝,单是负责记录礼单的书办就有两个,各个奋笔疾书,写的手腕酸痛。

    每次少爷纳妾之时,附近各州送礼的人络绎不绝,这是刺史府每年进项最大的时候。

    李易和徐老老常他们进刺史府,自然不需要走正门。

    都是一群高来高去的高手,走正门的话,怎么能够体现出高手的身份?

    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准备礼物,也没有请柬,当场打劫又太麻烦……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越是乱世,这种差距就越发的明显。

    胜州百姓有很多已经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这刺史府中,却是欢腾一片,酒池肉林,好不热闹。

    这让李易心中因为打扰别人的好事而产生的一丝内疚,彻底消失。

    后宅,一处僻静的院落,所有的喧嚣与热闹都被隔绝在外。

    秀儿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在房间里面踱着步子,喃喃道:“怎么办,怎么办,马上就开始了,李公子还没有过来,这可怎么办……”

    林婉如坐在床边,看了看一旁的林勇,说道:“你一会儿先带秀儿走。”

    林勇愣了愣,问道:“那小姐你呢?”

    林婉如没有看他,淡然说道:“我自有办法。”

    “不行!”林勇干脆的拒绝道:“小姐不走,我们也不走!”

    秀儿小脸上浮现出坚决之色,连声道:“我也不走,要走一起走!”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一名老妪和几位丫鬟走进来,一进门便焦急道:“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有换衣服,快要来不及了,快点,快点……”

    老妪看了看身旁的丫鬟,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新娘子洗漱打扮……”

    秀儿挡在林婉如的身前,说道:“我们家小姐还没有准备好……”

    老妪看了看她,不满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把她给我丢出去!”

    几名丫鬟拖着秀儿,将她拖出了院子。

    老妪这才看着林婉如,说道:“哎呀,你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着急呢,虽然不用拜堂,但是这打扮起来,可要好一阵子呢,到时候耽搁了时辰,公子爷怪罪下来,老婆子我可吃罪不起……”

    林勇撸起了袖子,林婉如看了他一眼,他恨恨的看了看那老妪,大步走了出去。

    老妪关上门,立刻对身边的几名丫鬟吩咐道:“你们几个,动作快一点,要是耽误了大事,饶不了你们!”

    “把那些首饰都拿出来……”

    “嫁衣,嫁衣也快拿出来!”

    “剪刀,这是谁干的活,吊牌都不剪,穿出去要笑死人的!”

    “什么,剪刀不见了,去去去,去外面再找一把……”

    ……

    半个时辰之后,老妪围在床边转了一圈,满面笑容,说道:“啧啧……,干这一行这么久,老婆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新娘子……”

    她对身后的丫鬟招了招手,说道:“还不快给新娘子盖上盖头,送到新房里去……”

    等到这边的事情结束,她才长松一口气,走出院子,和迎面走来的一位老者遇上。

    “大吉大利!”

    “大吉大利!”

    两人互相问候一句,老妪才有些诧异的望着那老者,问道:“老王头,你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难道是公子爷没给你算日子的银子?”

    两人也算是同行,一个负责新娘子的礼仪仪态,另一个负责计算良辰吉日,平日里多有合作。

    王老头看了看他,只是叹息口气,微微摇头。

    老妪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该不会是算错日子了吧?”

    老者的脸立刻涨红,怒道:“林婆子,你可不要乱说,我老王头的招牌响当当,会算错日子?”

    “没算错日子你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跟死了婆姨一样……有病!”老妪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离开。

    见他走远,老者才摇了摇头,一边走,一边恨恨道:“不吉利,不吉利啊……,说了三个月后才是良辰吉日,非不听,非不听,出了事情可别怪我……”

    小院外面,某处阴影里。

    林勇咬牙道:“我说什么也要救小姐出来!”

    他转头看了看秀儿,低声说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先让他们几个想办法送你出去……”

    说罢,他便大步的离开。

    秀儿怔怔站在原地许久,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子,大声的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怎么了,是不是林勇又抢了你的糖葫芦?”

    秀儿抬起头,眼中的泪珠被远处的灯火映照,闪耀着璀璨的光。

    ……

    刺史府的一名下人,扶着年轻公子,向某处院落走去,连声道:“少爷,您慢点,慢点……”

    “慢什么慢……”年轻公子满身酒气,说道:“我要是慢了,岂不是让新娘子等的着急了?”

    “新娘子又跑不了……”那下人说了一句,忙道:“少爷您慢点,小心摔着……”

    两人走到院落门口的时候,恰好和另外几人遇上。

    那下人先是一怔,随后伸手指了指后方,开口道:“你们走错方向了,大门在那边。”

    他只当这些人是走错了路的宾客,说了一句之后,扶着年轻公子准备进去。

    常德看了看李易,说道:“你先进去。”

    常德的声音尖细,那年轻公子没有听清对面的老头说了什么,但是这种声音却让他很不舒服,皱眉道:“不男不女的,我爹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请……”

    徐老用怜悯的眼神望了望年轻公子,忽觉裆下发凉,忍不住伸手掏了掏。

    常德从那下人的手里接过年轻公子,说道:“你去忙吧,我扶着他。”

    那下人下意识的松开手,然后才反应过来,问道:“你是何……”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应声而倒。

    李易看了看老常,点头走进院子。

    年轻公子惨绝人寰的叫声随后传来。

    房间里面,林婉如坐在床边,头上盖着盖头,这一块红布,似乎将外面的一切都隔绝开来。

    刚才那些丫鬟帮她打扮好了以后,她从镜子里面看了一眼,镜中人美艳不可方物。

    人常说,女子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就是她穿上嫁衣的时候,此话果然不假。

    只可惜,她穿上嫁衣的样子,没有让她心里想的那个人看到。

    她的右手握着一把剪刀。

    半年多的时间里,她一直在和如意学功夫,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弱女子,那位刺史公子,不是她的对手。

    今夜是最后的机会了,挟持他,逼迫胜州刺史送他们出城,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她的心头一紧。

    有脚步声音从门口渐进,来到床前。

    有一只手掀开了她的盖头。

    她猛地起身,抬起一只手,手中的剪刀直向他的脖子。

    她的手腕在半空被人握住,剪刀被用另一只手夺下。

    她的脸色苍白,一颗心迅速的沉了下去。

    李易看着她,诧异道:“大婚之夜,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