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药香 > 第429章 你跟云梅不可能
    ,!

    裴耀抬手捂着脸,低低的笑了,他这一生岂不就是个笑话?

    “哈哈……”

    身后传来裴耀的狂笑,云梅举步维艰,心好似快要被撕裂了,一颗颗滚烫的泪水打在自己脸上,灼疼了她的心。

    “梅儿……”

    裴耀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云梅踉跄两步,险些倒地,她强打精神,低声道:“橙儿,快走。随便去哪里都可以,就是不要在裴家。”

    “是,姑娘。”

    橙儿一咬牙,这就背着云梅,去了奴婢房,牵着自己的弟弟,快速离开了裴家。

    裴景摇摇头,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裴耀,“老二,你跟云梅不可能了。”

    “为什么?”裴耀什么都听不进去,抬头苦笑的看着裴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你要我怎么跟你说?”

    裴耀低低一笑,“你不是不知道怎么跟我说起,而是你想得到惠生堂,所以才会利用我对不对?”

    “惠生堂本就是长房嫡子的,我需要利用你吗?”

    “别,大哥,你清楚我,我也了解你,这么多年了,我活在愧疚和仇恨里,现在我也累了,你放过我吧。”

    裴景顿时慌了,怒吼一声,“你胡说什么?”

    裴耀缓缓的爬了起来,颔首一礼,“大哥,我的那份在书架上,你拿去吧,我要离开,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你多保重吧。”

    “混账东西,我不许你走。”

    “对不起!”

    裴耀淡漠的说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西苑,悠悠闭目,这里真是冷啊,冷得他没有一丝留恋。

    “二弟,你不能走,你知道大哥不能没有你。”

    “对不起!”裴耀什么都听不进去,摇着头,低笑的离去了。

    裴景握紧拳头,这就瞪着安河,“还愣着干嘛,赶紧跟着二少爷。”

    “是!”安河吓得不轻,如逃命一般,追着裴耀离去了。

    此刻,一直在暗处的裴毓缓缓走了出来,低低一笑,“大哥,如今感想如何啊?”

    “你别得意!”裴景咬了咬牙,怒气甩袖,“惠生堂还不是你母亲说了算。”

    “惠生堂向来就不是人说了算。”裴毓双手抄着在胸前,一脸玩世不恭,“这点你很清楚,不然二哥也不会被你捆绑这么多年。”

    裴景双目怒视裴毓,“你也没有才华,这点你母亲很清楚。”

    “可是对于惠生堂,我从来都没有想法。”裴毓说着,噗嗤一笑,“我更想惠生堂永远消失,这点从小到大你不是都很清楚吗?”

    “是吗?”裴景冷冷一笑,“少在我面前装,你要是不想,也不会揽那么多事来做了。”

    “我那是身不由己。”裴毓说完,挥了挥手,“大哥努力,争取早日把我手里的分子抢走,我可是翘首以盼啊。”说完,扬长而去。

    裴景气的咬牙,该死的,该死的,如今没有了老二,他还如何跟三房争啊。

    同样,方怡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她没想到裴家这其乐融融的表象,竟然这么容易就破坏了,可她怎么都觉得有点太容易了……

    “小姐,你觉得会不会有诈?”

    青紫问了一句,方怡摇摇头,“不清楚,不过裴家三个男子,就数老二医术高明,如果没有了老二,其他两个不足为惧,但毕氏……”

    “小姐,毕氏已经老了。”

    “姜还是老的辣,你别小瞧那老女人,她能跟裴家老四房叫板,就有她的本事,而且那张药方还在毕氏手中,所以我们不可掉以轻心。”

    “可是三少爷连圆房都不肯,二小姐哪里也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不就是圆房嘛!这种事何须担心,不出一个月,我便能让裴毓乖乖去箐儿房里。”

    “那是,谁叫小姐的药无能解了。”

    “也不是无能人解,毕竟这世上,教我的人是我师父,这辈子我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能研制出凤蛊血,如果能再跟着师父一段时间,我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小姐,青霞那边来信了,说蜀云堂买下了隔壁的粮米店,将宅子健在了城里,而药房偏偏健在清水湾。”

    “哦!”方怡微微蹙眉,这有什么区别吗?不对,刘云岚那女人的附片她也看过,要说稀奇,也没多少稀奇,可就是比别的附片好出几个品阶,特别是去年年底的黄附片,那简直就是极品,她也试着做了几次,可怎么都做不出那种效果来,难得跟

    水有关系?

    “你通知青霞,让她联系季子望,好好看着唐家的药房建造,要是他敢不从,我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是,奴婢这就去办。”

    “月怡!”

    主院传来方箐的喊声,方怡立刻给青紫使了眼色,低声道:“小心点,不要被人看出破绽。”说完,连忙应声,出去了。

    青紫笑了,现在整个府上,谁还关心她这个小奴婢啊。

    *

    成都的大街上,豪华的建筑纵横交错,却没有一处是云梅的家,她泪水直落,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姑娘,现在天黑了,要不去客栈住一宿吧,明儿一早我们出城。”

    橙儿本就受了伤,还牵着十岁的弟弟背着云梅,这完全快要支持不住了。

    “你我身上一点银子都没有,如何去住客栈啊?”

    “姐姐,要不去北门的破庙吧,哪里有遮风避雨的地方。”

    “胡说什么?”橙儿立刻吼了一句弟弟,见弟弟要哭,连忙哄着,“狗儿,哪里都是乞丐,姑娘身子娇贵,不能住。”

    云梅苦笑了,她有什么好娇贵的,从小到大,受的苦难可比现在凄惨几倍了。

    “就去破庙吧!”

    “姑娘……”

    “别说了,走吧!”云梅叹气一声,“你放我下来吧,你自己身子也不好。”

    橙儿顿时委屈的要命,这就哭了,“姑娘,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算了,不管你的事,你也不想的。”云梅打断橙儿的话,喘息着,她这身子还真是差的要命,看来那毒药确实厉害啊。

    橙儿见云梅喘得厉害,想起了什么,连忙掏出解药,递给云梅,“姑娘,你先把这解药吃了吧,我刚才趁着大家不注意,自己捡了起来。”

    “橙儿!”突然,街头传来安河的声音,橙儿顿时大喜,连忙招呼着,“安哥哥,你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