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药香 > 第455章 从未对你温情过
    唐天昊一愣,整个人迷惑了,低低一笑,“你是做梦了吧,我可从来都不曾做过这些事。”

    何琳整个人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胡说,我掉下河的第二天夜里,你就来过,我虽然看不见,可是我听得很清楚,是你的声音。”

    唐天昊摇摇头,“何琳,那天可是我娘的忌日,我在唐家的墓地里守了一夜,怎么会去你家?”

    何琳拼命的摇着头,“那我十岁生辰的那天了,你夜里来过吗?”

    “没有!”唐天昊冷漠的回了一句,“那天我陪着天启去他外婆家里了,不是给你带了礼物回来吗?”

    何琳懵了,再问道:“那你离开的那晚了?”

    “我要走的时候,跟我爹吵架了,住在我大爷爷家里,根本没去过别的地方,而且我提前一天就走了,怎么去见你。”

    唐天昊冷漠的话再度粉碎了何琳的心,这些年,她靠着那些情话,靠着那些爱意活着,然后用尽手段,只为得到自己的爱人,可没想到竟然是个笑话……

    “哈哈……”

    何琳突然大笑着,笑的撕心裂肺,笑的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错了,我错了……”

    一声哀嚎,何琳晕死了怒气攻心,晕死了过去。

    “琳儿……”

    何大娘上去抱着晕死的何琳,痛哭不已,到底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何琳这样,她也是很难受啊。

    曹香轩看着一幕,眉头微微蹙起,抱着孩子走到何大娘面前,“婶子,孙子你抱着吧,让我给她看看吧。”

    唐天昊摇摇头,心下五味杂陈,他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恨,还是可怜,但让他下手,这一刻他肯定是下不去手的。

    何大娘哭泣着起身,抱着孙子,连点喜悦都没有。

    曹香轩检查了一下何琳的身体,砸咂嘴,这女人还真是会装啊,这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她还能晕死过去,不过她也懒得去拆穿她,这一刻还是救人要紧。

    “死不了,就是怒气攻心,让她去躺下休息吧。”曹香轩淡漠的说了结果,看着唐天昊,“我告诉你,如果岚儿再因为这个女人有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的是你。”

    谁叫她看出唐天昊的那一丝心软了,警告一下还是好的。

    “嫂子多虑了。”

    唐天昊立刻敛了所有情绪,冷着脸,招呼下人,将何琳弄进屋子里去。

    很快,云岚和唐沫都回来,可何平他们还没有回来,云岚检查了陈珠儿的身子,发现不能再耗下去了,这就看着何大娘,可这古代她要是名言,肯定是不行的,看来只好用非常手段了。

    “婶子,孩子先给我吧,你去休息一会。”

    “没事,我抱着就好了。”

    “我是要给孩子检查一下身子,看看有没有事。”

    “哦!”何大娘这才妥协,把孩子给了云岚。

    云岚抱着孩子,对曹香轩使了一个眼色,便转身进了屋子,唐沫已经在屋子里准备了。

    “记住,轻点取血,别弄醒了孩子。”

    “放心吧,他只会想睡觉。”

    唐沫可是迫不及待了,这就接过孩子,挑出一只十厘米的水蛭,放在孩子的手腕处。

    曹香轩顿时一惊,按着唐沫的手,“喂,那可是大脉,你可得掌握好了,这孩子才……”

    “松手,我的医术可不是你能望尘莫及的。”

    唐沫一脸得意,死女人,这句话可是你当初送给我的,今儿全然还给你,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切!”曹香轩白了唐沫一眼,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可有觉得不可能啊,那死人妖可是男人啊。

    云岚这边已经将注射器放在酒里消毒,然后取出针尖来过火了。

    一切准备就绪,唐沫那边也差不多了,他拿着两只吸的肥嘟嘟的水蛭给云岚,“岚儿,你给我轻点扎,别给我弄死了,我出门没带几只。”

    “知道了,死不了。”

    云岚可是最了解水蛭的结构了,这就拿着对准水蛭,抽出水蛭肚子的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上天保佑,这血不要排斥啊。

    抬手按着陈珠儿的手腕,直到血脉爆出,她这老医生下手,一下一个准,陈珠儿的血瞬间朝着她的针管流过来,云岚立刻推进……

    “就这么简单?”

    唐沫傻眼了,还能有这么简单的过血方式,他这些年的医术岂不是白学了?

    云岚白了她一眼,还要怎么复杂?

    “难不成还要像你们一样,弄得惊天地泣鬼神,然后各种生离死别,肝肠寸断啊。”

    “噗嗤,哈哈……”

    曹香轩一个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云岚忍着笑意,一边推血,一边说道:“姐姐,你这么不厚道的笑,会气死沫儿姐姐的!”

    “你这么说一样不厚道。”

    唐沫说完,气的胃疼,本以为多么神秘,结果竟然这么简单,简单到他都怀疑人生了。

    现在推血了,接下来就是缝合下身的伤口,云岚看着曹香轩和唐沫,“两位姐姐,我给她推血,你们要给她缝合下身,免得她再度……”

    唐沫一听,顿时面红,睖着云岚,打断她的话,怒气说道:“都被气死了,哪还有心情帮你,你自己搞定。”说完,这就冲出门去了。

    “我来就好了,你安心过血吧。”

    曹香轩这就拿着云岚准备的好的针线,这丫头还真舍得,这都是最好的棉线啊。

    两管血推完,曹香轩也缝合好了伤口。云岚拔针,按着陈珠儿的手腕后,看看陈珠儿的血色也恢复了不少,再把脉,发现血流也顺畅了,看来已经稳定了。

    “接下来就是观察血液会不会排斥,只要不排斥,她的命也算保住了。”

    云岚话落,曹香轩看了看孩子,“应该不会吧,毕竟是自己的血脉。”

    “我也这么想,不然也不敢冒然给她过血。”云岚叹气一声,“母亲都能舍命保子,这孩子生下来就救了自己母亲,也算一报还一报了。”

    “你还信这个!”曹香轩噗嗤一笑,“如果这世间有一报还一报的,那好人一定活不久。”

    “姐姐,别说的这么冷漠,这世间还是温情长存啊!”云岚缓缓起身,看着陈珠儿母子,总觉得心里很是舒畅,这也许就是她两世为何执着医术的原因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