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4章 赏赐
    下午的时候今笙撑不住疲惫,虽然强撑着不睡,可靠在美人榻上的时候还是睡着了,醒来之后天色已黑,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炮竹声。

    从美人榻上起身,就见袭人轻了脚步进来,乍见她醒来了,便忙过来说:“小姐,您醒了,一会要吃年夜饭了。”

    “去母亲那

    里吃吧,通知那边多准备些饭,把燕京哥哥也一块叫上。”

    袭人微有惊讶,小姐的年夜饭向来是与云溪小姐一块吃的,她已经许多年不陪夫人过年了,夫人病重,说不几句话便咳了起来,又常年躺在床上,她哪里守得住。

    惊讶过后,但见小姐脸色毫无反常,便忙应了下来,转身去吩咐侍候在外面的奴婢去办这事。

    今笙站了一会,有片刻的失神。

    她竟然还在这儿,并没有因为睡着了魂魄就离开了这个身体。

    是不是说,以后她都会借着自己这个身体活下去?

    有些事情她也想不通,但若是能这样活着也好,她便可以在母亲面前尽孝,弥补对她的亏欠。

    站了一会,她唤了紫衣进来,和她说:“来给我梳个精神点的发,一会去母亲那边吃年夜饭。”

    紫衣心灵手巧,尤其梳发这种事情上,她可以一百天不变样的为她绾出好看的发型。

    紫衣年纪长她一些,算起来现在应该有十八岁了,她和袭人原是亲姐妹,袭人又小她一岁,姐妹相貌都好,性格相反。紫衣好静一些,袭人好动一些,姐妹俩家道中落,卖身为奴,几年前被母亲买了下来,陪伴她读书,玩耍。

    这么多年来,她们姐们俩的确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就像姐姐一样。

    当年云溪为后之后,便派了人来带她入宫,她自然是不会去的,袭人紫衣为护她,硬是被某些个奴婢一刀子捅死,临死前,这姐妹俩还死死的抱着那人的胳膊,大声喊着让她快跑,结果她被连捅了数刀,尽管如此,她却是死也不肯放开那个奴婢的胳膊。

    最后,她们的胳膊被砍了下来,放才松了手。

    ~

    紫衣用一根银簪挽住她乌黑的秀发,沉沉的墨发从上而下倾泻在背上,再别上一朵玉兰花,显得清新美丽,她却把那朵玉兰花拿了下来说:“这样便好。”脑袋上简单又不觉得繁锁沉重。

    紫衣有点疑惑,说:“小姐平日里不是最喜欢这朵玉兰花吗?这是周姨娘送您的呢。”走到哪都要戴上,好像她们感情有多好似的。

    原来是周姨娘送的啊!她都忘记了,便说:“把她赏给明目吧。”明目也是在她屋里侍候的,只是侍候给她端茶倒水洗漱的活。

    紫衣应下,便又去给她拿了件红色的大氅系上,瞧着喜庆些。

    这会雪还没有停下来,外面风又大,小姐身子娇贵,自是要包裹得严实些。

    收拾妥当,今笙便往外走去。

    “小姐让赏给你的。”紫衣在来到外面看见侍立的明目时忙把那只玉兰花拿来赛给了她。

    明目见状忙收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声谢字,紫衣便跑了出去,跟着小姐一块去了。

    明目看着手中的玉兰花,她心里是有点不太开心的,看小姐她们人都走了,轻轻撇了下唇,她知道这是小姐用过的东西,她自然不会嫌弃,她不高兴的是,既然是小姐赏给她的,为什么不是小姐亲自给她,还要经紫衣的手……

    都是一个屋里服侍小姐的,这么一弄,好像显得紫衣与小姐更亲近似的,好像她自己矮了紫衣一等。

    “真好看,小姐最喜欢的一个头饰,竟然舍得送你了,小姐可真疼你。”和她在一块的霞光围了上来拿过她的玉兰花翻来覆去瞧了瞧,羡慕得不得了,为什么小姐不赏赐她一个呢。

    霞光平时也就在屋里收拾收拾,擦下桌椅,帮小姐换下被褥,她们这等在屋里侍候小姐的活,相对来说是最轻松的了,外头侍候的丫头不知道有多眼红。

    瞧霞光羡慕的样子,明目心里好受了点,一把夺过自己的玉兰花笑说:“这是小姐赏我的,你要是想要,可以找小姐讨一个去呀,反正她首饰多得是,用也用不完。”

    霞光撇了唇,当她傻不成,便说:“就算用不完,那也是主子东西,做奴婢的有什么资格和主子讨赏。”

    明目知道她心里泛酸水,得意的哼笑,便往自己脑袋上一别,还故意晃了晃脑袋。

    霞光便不与她说话了,再和她斗嘴,就该翻脸了,要是让小姐知道,准得挨骂。

    与此同时,顾云溪在屋里也是气得跺了几次脚了。

    刚刚她打发奴婢去问一问今笙晚上要如何过,意思是想和她一块吃晚饭,她打发过去的奴婢很快过来回话说,小姐去了夫人那边了,要在那边吃饭,守年夜。

    这是以往从未有的事情,自从夫人四年前生病后,今笙便一直跟她一块吃年夜饭,守年夜。她不敢相信和她周姨娘说:“您看看,这笙姐姐怎么摔了一次反倒变傻了,居然跑到她娘那儿去吃年饭守年夜了。”

    周姨娘此时正坐在圆木方面前,见女儿气得不行她只觉得好笑,她不在意这事,去就去呗!便和她讲:“这大过年的,你就别气了,由着她吧,一会你父亲就到了。”侧身喊自己的儿子:“来哥儿,一会你父亲就来了,之前教你的都记住了吗?”

    她为国安候生了一双儿女,小的也仅有十岁,起名东来。

    “姨娘,记住了,我要恳求父亲陪我守年夜。”这样也便把父亲拴在了他们这儿,虽然父亲向来宠周姨娘,但这毕竟是年三十,免得他临时起了什么意,离开了。

    ~

    都到了晚上了,风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主仆四人踩在雪地里,每走一步都个深深的脚步,极大的风刮在人的脸上,有些生疼。

    “小姐,您慢着点。”奶娘紧跟着她,恐怕她摔着了。

    她走得极快,倒不是急着去看母亲,而是急着去找她的父亲。

    她怕自己去晚了,父亲便被周姨娘请了过去。

    每个年,父亲都是陪周姨娘一块过的,倒是母亲那里,常年冷清,父亲已经很多年不往她那里去了,母亲瞧起来年老色衰,男人又都是喜新厌旧的,若不是为了他的名声,还有外祖母家的势力,恐怕他早就抬周姨娘为平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