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章 赶走
    云溪到底是只有十三岁,哪里能够沉得住气,咽下这口气。

    今天已经当着奴婢的面给她难堪了,现在又要赶她们走,那明个这事就传遍整个国安府了,甚至传到外面去了,她还有什么面子?

    她气得腾的站了起来冲顾今笙委屈的喊:“笙姐姐,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何要这么待我?你平时都是和我玩的,你为什么忽然就不喜欢我了,你是不是因为从梯子上滑下来对我怀恨在心,觉得我应该拦着你?可你向来喜欢玩耍,我拦也拦不住你呀,母亲生病这么多年,都是周姨娘在操持这个家,虽然周姨娘是妾,但她做了正妻所做的一切,她没少为这个家受累,你怎么能这样和我们说话。”

    云溪这是气得要跳起来了?

    她很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这会让她说多错多,会给她更多的机会打败她,让父亲看一看她所宠爱的周姨娘和她的孩子们是什么德性。

    十岁的五少爷也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一看自己的姐姐生气了,他也气得站起来指着顾今笙说:“笙姐姐,你怎么能赶让我们走,我以后要讨厌你了。”可是为什么不能赶他们走?他到底才有十岁,还是比较单纯天真一些的,口才也没那么好,他说不上来。

    今笙淡淡的扫他一眼,五少爷一直很平凡,即使有父亲的宠爱,他各方面的表现一直平平,在她死前他也长到十四岁了,那时由于周姨娘在一旁怂恿着,娇惯着,他脾气越来越坏,自己稍不如意对府里的奴婢非打即骂,对她这个嫡姐,更是不放在眼里。

    当初顾云溪从宫里派了人来拿她,便是五少爷直接把人领到她的院子里,支使着人把她赶紧带走了,免得看着她碍眼。

    她望着这位五少爷冷笑笑,那一记冷笑却是看得五少爷有点害怕,再看顾云溪的时候便正了颜色,说:“照云溪的意思,因为周姨娘为这个家操了不少的心,便应该与正妻平起平坐?她所出的孩子也应该与嫡出的小姐少爷平起平坐?”

    “我……”她心里当然是这个意思,但嘴上可不敢这么承认。

    顾今笙又说:“云溪妹妹,我一直很喜欢你,待你情同手足,这个是父亲可以做证的,只是母亲病重,我们都好多年没好好陪陪母亲了,这话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你怎么就这么的不懂事一直胡搅蛮缠呢?我虽疼你,但也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周姨娘你真得好好教育云溪妹妹了。”

    到了这个时候,顾才华也觉得这个女儿真的是有点不懂事了,也不想她们在继续丢人下去,声音略有严厉的吩咐一声:“周姨娘,带她们回去。”

    周姨娘想争辩几句,但一时半会之间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辩解,这顾今笙太让她意外了,这一番话根本不是她能说出来的……

    顾才华已经不悦了,下令让她带人走,周姨娘也不敢真的惹恼了他,便忙朝自己的女儿使了个眼色,说:“三小姐,五少爷,我们先回去吧。”

    三小姐和五少爷见自己的父亲发话了,也不敢造次,虽是委屈,也只能跟着周姨娘一块离去,她们还没走远,就听那边传来顾今笙的声音:“爹,刚才的事情您也别放在心上,云溪是我妹妹,我们自幼便要好,回头我会好好教教他的,我们要先用菜吗?”

    顾才华能说什么,对这个女儿他也是又惊奇又意外,怎么好像忽然就长大了许多,记忆中,她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小丫头,整天就喜欢上窜下跳的,也没什么心眼。

    “吃吧。”顾才华应了声,动手拿了筷子。

    到底是有点受周姨娘他们的影响,顾才华没有再说话。

    顾今笙吃了几口,一边和她母亲说:“娘,您要多吃点。”候夫人笑了一下,应了,女儿的懂事,让她心情是真的大好,她若真长大了,懂事了,她即使是日后走了,也不会担心害怕她会让人欺负了去了。

    “爹,这菜合您胃口吗,要是您觉得哪里不好就说说,下次再改。”

    顾才华忙应:“挺好,挺好。”便多吃了几口菜。

    顾燕京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这个在他眼里一直都是长不大的妹妹,她一直是刁蛮任性的存在,但今天这一番话,却是句句在理,任谁都扳不倒。

    他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伶牙俐齿,只是觉得妹妹这般也挺有趣。

    ~

    那厢,周姨娘带着一双儿女算是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她们是没有想到,竟会被赶了出来。

    周姨娘的目的,就是要带着一双儿女来这里恶心一下候夫人,依着她的性子,也断不会在候爷面前让他们离开,她也趁机在候爷面前表现一下,好好侍候她用餐,驳个美名,她算计好了一切,唯独没算计到顾今笙。

    顾今笙一直和云溪交好,这今笙的性子她早就摸透了,可她没想到她会忽然变了个人似的,翻脸不认人,还在候爷面前把她们教训了一通。

    不要说周姨娘咽不下这口气,就是云溪也咽不下这口气,大晚上的被赶了出来,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风刮得呼呼作响,她一边走一边气哼哼的跺了几脚嚷:“太过分了,她怎么能这样待我们,亏我平时待她这么好,她的良心简直是让狗给吃了。”

    身边跟着的奴婢都是她们自己人,她也不怕人听了去,这股怒气压在心里面,不发泄出来她心里难受死了。

    周姨娘的性子沉稳多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她没吭声,随她嚷了几句。

    五少爷年纪还小一些,他是坐轿辇的,已经被抬着走在了前面,但在轿辇上他不太高兴的嚷:“再快一点,冷死我了。”早知道会被赶出来就不来了,太丢人了。

    “哎哟……”那边忽然传来叫声,是三小姐脚下打滑,突然就摔倒在地雪里了,她的奴婢秋蝉和冬草忙上前扶她,她满腔怒气没地发泄,对着扶她起来的奴婢直骂:“你们俩个是死人吗,天这么黑路这么滑,都不知道搀着我点走路吗,摔坏了我你们担得起吗?”

    雪已经很厚了,自然是没摔疼她,她站起来气呼呼的走了,她的奴婢想要扶她,被她一把推开,奴婢只得紧跟在她后头,大气不敢出。

    云溪小姐在外看起来性情温柔,但实际上脾气并不好,屋里的人都知道,她发脾气的时候,谁也不敢搭一句腔,恐怕不小心那把火就烧到自己身上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