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6章 见过
    苏大人接了今笙递来的茶,说了句:“我这个人,对学生是很严厉的。”

    今笙瞧着他,他说他这个人对学生很严厉,但是,她听他的声音,却觉得他的声音很温和,就像一杯热茶一样,喝到人心里,都是温暧的。

    这位苏大人,脑海里忽然闪现些许的记忆,难道,就是那个传说十八岁就进了内阁的苏大人?在太子党被绞那一年,苏大人在朝中的地位已经无人可以动摇,即使是二皇子皇甫羡即位,斩杀了所有太子一党的人,但对于苏大人,还保留着他的性命,他还活跃在朝堂中,那时候,苏大人已经是阁老了,有着绝对的地位和权势。

    忽然想到这件事情,她不由得多瞧了苏大人一眼。

    这般年轻的一个人,竟然成为了阁老,那个时候的苏大人,也不过二十来岁吧。如果他真的是太子一党的人,他竟然有本事在那样动荡的皇室风雨中、在所有人都被杀后,他还依旧活着……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猜测这苏大人要么能力大到令皇甫羡都忌惮,要么便是皇甫羡的人,暗中潜伏在太子党身边。

    她正这么想着,便触碰到了苏先生扫过来的一双凤眸,那双眸子比太湖的水还要深,深不见底,又比今天十五的月亮还要亮,还要远,远得无法触及。

    她心底微微一慌,忙垂了眸。

    “起来吧。”他本没让她跪的。

    “诺。”她站了起来。

    顾燕京觉得自家妹子可能不自在,转而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不管人前人后就没人令自家妹子有不自在的人和事,他想了想,还是打趣了今笙一句:“笙儿,你莫不是忘记了,苏大人你是见过的,前年,前年你不是闹着让我带你出来玩玩吗,我把你打扮成了男孩的样子,你跟着我去了猎场,但你又不会骑马,非闹着要骑,差点从上面给摔下来,还是苏大人接住了你,还教你骑了马。”

    这事,经燕京哥哥一说,今笙记起来了。

    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男孩子。

    前年她才十二岁,她说话嗓门亮,性子野,哥哥向来宠她疼她,怕被父亲母亲知道,特意把她打扮成男孩的样子去了猎场。

    儿时,她是没少干荒唐事。

    后来还是被母亲知道了,狠狠的说教了哥哥一番,后来她再怎么缠着他要出去,哥哥都不肯带她了,母亲那个人向来遵从三从四德,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偏她总是守不住。

    那个时候,苏大人应该也不大吧!

    事隔多年,由于后来再没见过苏大人,她还真的不记得了。被哥哥这么一提,便想起来有这岔事了,她不由得再仔细瞧了一眼苏大人,发觉得他长得才真的是俊美绝伦,惊为天人。

    他坐在那里,看着姿态随意,偏又矜贵万分。

    被燕京提了往事,苏大人这才又说句:“都统大人不说,还真没认出来,你现在几岁了。”她瞧着也依旧不大,只是这性子瞧起来沉静不少。

    今笙回他:“大人,学生十四了。”

    苏大人说:“你不用以学生自称,我也仅是受你哥所托,指点你一二。”

    今笙心里了然,人家这是不愿意收她为学生了?心里明白过来,脸上难免有点尴尬,她刚才都行了礼,敬了茶了。既然不愿意,刚才可以阻止的,还说什么他这个人对学生很严厉的,害她误会,以为他就此愿意收她做学生了……

    她心里正纠结着,尴尬着,就听苏大人说:“改天,我去府上和你定个时间。”这其实是答应了。

    今笙闻言立刻道谢:“谢苏大人。”

    门在这时忽然被拉开了,皇甫羡走了进来。

    太子瀚瞧见他终算是回来了,微挑了眉,狭长的眸子染上些许暧意,用调笑的语气说:“二弟这如厕的时间可是有点长。”

    皇甫羡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刚进来的时候瞧见云溪低着头站在外面,接触到他的眼神看起来又可怜又无助,他便猜到原因了,果然,这些个大小姐在里面歇息,聊着天喝着茶倒是快活,云溪虽是庶出,到底也是候府的小姐,却让她和那些奴婢一样站在外面挨冻。

    这些打一出生便是嫡子的人,天生就有一股子高于他人一等的优越感,他在心里发誓,早晚有一天,要把他们全部由那高处拉下来,斩去他们的优越感,但是,面对太子瀚的戏谑,他不能不忍下心里的反感,怒意,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轻描淡写的说:“许是外面太冷了些,来时受了些寒气,都是这肚子给闹的。”说了这话,他好似忽然发现了今笙一般,走到她面前说:“原来你们都认识呀,你叫什么名字。”语气之间便多了一股子暧意,好似忽然对她起了兴致。

    今笙瞧了他一眼,便转身来到燕京旁边悄悄问:“他是谁呀?他刚才在楼下骂我说话太刻薄,没有教养,好像和我有深仇大恨似的。”她故意压低声音来说,可偏偏在场的人都听得到,就好像一个孩子朝家人告状般。

    三言两语间,她把刚才楼下的事情挑明了。

    皇甫羡心里是不悦的,他真不喜欢她这牙尖嘴利的样子,好似准备着随时与他吵一架似的,但是,他忍了,望她笑笑,说:“刚才是我无礼了,还望小姐见谅。”

    认错态度倒是快得很,嘴上越是喜欢服软的人,心里越是诡计多端。

    今笙便不在意的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皇甫羡心里气得不行,还真没人敢和他这般的态度说话,他是皇甫羡,二皇子殿下,有着高贵的血统……

    顾燕京忙在一旁说:“笙儿,这是二皇子羡殿下。”料想她是不认得二皇子的,所以才敢这么说二皇子,他这个妹妹向来喜欢口出狂言,但好在有他这个哥哥的护着,不知者无罪。

    今笙果然一副恍然所悟的表情,但还是说了句:“越是身份尊贵的人,说话越要注意分寸。”那还是在说二皇子说话没有分寸了……

    顾燕京怕她惹恼了二皇子,还是忙圆场:“笙儿说话向来直,但没有恶意,羡殿下您别给她一般计较。”

    二皇子能不计较吗?但面上还望了今笙淡淡一笑,说:“看得出来,小姑娘性子野,说话直,我自是不会计较的。”

    今笙也望他笑笑,她倒不愿意与他斗太多的嘴,这没有意义,对付这种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他从高位拉下来,令他再无翻身之日。

    他若不能即位,云溪就不能为后,所有人的灾难也就免去了。

    如何才能避免前世的悲惨,她要回去好好想一想。

    “哥哥,我们先去太湖了。”今笙和燕京说了一声,是打算走了,燕京便点了头,说:“注意安全。”

    “瀚殿下、苏大人,明兰哥,今笙告退,也祝愿您今晚玩得愉快。”她躬身行了礼,分明就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世家小姐。湘君跟她一起行了礼,退了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